无障碍说明
本期嘉宾
  邢山虎 笔名,说不得大师,做为中国最早的一批网络玩家,他不仅非常擅长网络游戏产品的市场运营,还从事过游戏研发工作,在业内更有“第一代网游经理人”等美誉。
  

记者手记: 

  生活中的邢山虎,喜爱喝茶,惯开慢车,直话直说。  

  理由却都还很可爱:喜欢喝茶,因为越喝越清醒,时间多了就可以做越多的事;惯开慢车,因为不喜欢冒无谓的险,喜欢以合适方式到达目的地;直话直说,因为头脑不好,懒得圆慌。 

  这都正如他的笔名——说不得大师一样,所谓的说不得,就是直言直语。像金庸笔下的明教五散人,直来直往,天性自由,喜欢平和生活。与他相处,轻松直接不费劲。

  这才是大师的魅力所在,不需矫饰过多,你自会想要亲近。

身似不系之舟
  “在哪个城市都没有归宿感,就像流浪一样,有点像吉普赛人的感觉似的。”——邢山虎
身似不系之舟
  他称自己为流浪者。
  在山东出生的邢山虎,因父母工作原因,5岁到了山西太原,随后又只身到北京求学,一呆就近20年,期间还到广东、四川等地生活过半年多。男儿志在千里,以事业为重并不为奇。但令人意外的是,提及“家在哪里”这个问题时,这个爽直的山东大汉竟称自己——没有家的感觉。“在哪个城市都没有归宿感,就像流浪一样,有点像吉普赛人的感觉似的。”
  或许是受家庭教育的影响,邢山虎总会把事业放在第一位。家庭与事业,小家与大家,他毅然地选择了后者。这种观念,从小就在他的思想里根深蒂固:“从没有什么劝服自己要舍小家为大家,就是这样的,必然的,没有第二条路可选。”即使是父亲去世的第二天,他也坚持戴着孝,到乐动卓越公司去处理和另一家公司的经济纠纷官司。心里虽然内疚,但同时,山东人的性格也在他身上表露无遗——实在,直率,勇往直前的拼劲闯劲,支撑着他在失去亲人的第二天就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中去。
  “作为男人,我对家人永远是一个报喜不报忧的状态,有问题自己hold住,hold不住,跟家人说了有什么用?别人不可能给你实际的帮忙。”就是这样的一种观念,邢山虎的创业过程似乎大部分都不需要家人参与,他也不太喜欢家人参与。即使是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他还是坚持一个人撑起所有困难。“在我再创业的过程中,只要没有阻力我就OK了,有阻力我一般也会忽略。”在他看来,大部分的创业者都是排除万难做一件事,其中包括来自家人的难,所幸的是,他还没遇到这种问题。
  “如果要说最有感情的,还是北京。”在北京求学,在北京工作,在北京创业。对他创业之路影响最大的,不得不提到金山,这个激发了他创业细胞的地方。1998年,邢山虎进入金山软件公司,负责写游戏方案。酷爱游戏的他,一直想做游戏方面的工作,却一直得不到上头回应。不想被按在WPS的浅水里一辈子出不去,他无奈之下只好反抗,辞职离开金山:“不自由毋宁死。”邢山虎年轻气盛,自有自己的抱负:“金山没有看到我网游很牛。”那时,他已经看到了网络游戏的潜力,金山也留不住他。也恰恰是这次当机立断的离开,结下了他一生与游戏行业的不解之缘。
  没有归依感,感觉不到家,因为邢山虎在太多城市长时间的漂泊过;在小家和大家的抉择中,邢山虎选择了大家,因为他是不受家庭束缚的工作达人;更不会贪图安逸在熟悉的环境牢笼里不肯出来,而是奋力地挣扎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天地,比如从金山离开。男儿的天性,志在四方;商场浮沉,埋头咬牙独自拼搏,身似不系之舟。表面自由敢闯如他,当夜静四周寂寂时,也会感到漂泊无依的无归属感。
  或许,这正是山东汉子的隐忍与坚强。
文艺青年——“面子问题”没法破
  “我在任何一个团体中,总喜欢先混到前三再说,混不上去,天天就想混,一直混到前三,我觉得差不多了,就不想混了。面子问题。”——邢山虎
文艺青年——“面子问题”没法破
  十九岁的邢山虎,曾在《北京青年报》当过学生记者。而在写作方面,他却坦率宣称自己并无天赋:“如果我的语文老师知道我现在能发表小说,而且能出版,他会惊讶得嘴里塞进一个鸭蛋。”
  一开始,在报社的工作并没有让邢山虎有表现的机会,看着别人霹雳啪啦发稿件,他也天天往里递,但是从来发不上去。最后,看到他着实不易,台长给了个面子指定了个豆腐块让他写,才终于得以上报。借着这难得的机会起步,他竟也发了大概30几万字的文章。
  从毫无天赋到慢慢培养起写作能力,再到写书出版,这个阶段的坚持,用邢山虎自己的话说,只是因为一个“面子问题”。“我在任何一个团体中,总喜欢先混到前三再说,混不上去,天天就想混,一直混到前三,我觉得差不多了,就不想混了。”
  由面子过渡后,邢山虎对文字的兴趣也日渐浓厚,“说不得大师”生涯也自此开始。
  没有市场,没有挣钱欲望,纯粹为了玩而写,这竟是他最初写小说的初衷。当时千字,厂商轻易用二三十元就能买断版权,什么也不给作者剩下。而最初,只是把文章贴到BBS上面去,每天看着上升的点击量和回帖,邢山虎就能乐不可支。就是这样对人气的渴求,支持着他用笔记录下源源不断的灵感。
  “那时候就是因为写得好玩,写完以后大家给你叫好声多,鼓掌声多,我就觉得很high。我觉得是一种纯为了文艺的心态。”“文艺青年”、“愤青”,邢山虎似乎很乐意别人这么称呼自己。或许作家骨子里都有一种“自悯”的文艺情绪,对一切鼓励的声音特别敏感。
  《拥兵天下》面世后,迅速窜升到小说排行榜的前三,销售量达几百万册。“我只要一更新,基本就是第一,”邢山虎在说起曾经的辉煌,自豪满满,“写作,应该算是我的第一桶金吧。”
  在他看来,做事的“前三”思想就是他与生俱来的,也就是凭着这股不服输的拼劲,邢山虎啥事的都要较劲。许多人总会顾虑太多,畏手畏脚,而他却淡然视之。有时他的灵感也会卡住,半年蹦不出一字,慢慢找到感觉,他又继续写。“既然努力了,又没有人在里面恶性竞争。大家都是一支笔,一个脑袋,两个眼睛,熬时间,那你一定会成功,为什么不成功?”
  末了,这位有着明教五散人无拘无束性格的“说不得大师”还不忘幽默地一把:“比我文笔好的人没有我能熬时间,我不怕比我能熬时间的,因为比我能熬时间的人可能没有薪水。我又有工作,又有薪水,又有时间,又有想法,能把所有人都熬掉。这样我就变成了前三。”这竟是他有底气的原因。
“命中注定”的游戏之缘
  “最后我选择了手机游戏,没有选页游,没有选端游,没有选电商,当时起码有五六个可以选择的。从今天看,手机游戏显然是我最应该选择的一条路,依旧是最正确的一条路。” ——邢山虎
  一次失败
  做为中国最早的一批网络玩家,邢山虎不仅非常擅长网络游戏产品的市场运营,还从事过游戏研发工作,在业内更有“第一代网游经理人”等美誉。在我们看来,他在游戏行业方面的禀赋与嗅觉似乎是与生俱来,其实不然。每条康庄大道,背后都有其艰难抉择与顽强拼搏的血汗。
  2002年从金山离职后,邢山虎尝试过创业,也在一家做游戏的公司工作过,但这总共持续不到半年。最终,他选择了和几个兄弟创立了欢乐时代公司,在当时这是最早做手机游戏的公司。二十六七岁,并没有做游戏行业的经验,他们只能很冒然地尝试着。开始,每月几百万的收入让他们初尝甜头。但是毕竟对这个行业过于生疏,稀里糊涂地不懂运营,公司渐渐从一个收入很不错的公司到亏损、停滞不前。最后公司只能把所有利润用于做研发,再也做不起来。
  当时,魔兽游戏已经上线,经历着第一次创业失败迎头棍的邢山虎,晚上玩魔兽,背负着读者因对《拥兵天下》过于焦急等待,又看不到下文“太监”的骂名,白天只好继续写着他的书。当书完工之后,又与麒麟网的创始人CEO尚进合作,投入了他的第二次创业。
  二次再来
  这期间,不可避免地还会遇上很多困难,但对于邢山虎来说,因为遇挫折的防御指数高了,困难的进攻伤害也小了。
  遇上不同意投放广告的游戏媒体,他淡然处之:“省300万广告费不是挺好的吗?我们把钱砸到别的地方就可以了。好多公司不让投不也做成了吗?担心什么?”最后不依靠那个媒体,寻求别的途径,公司也做起来了。
  遇上大家联合封杀的情况,他临危不惧,头头是道:“多一些公司起来是整个行业的福气,如果小公司都被封杀了,就意味着大公司有价格操控权了,双方无益。”事实证明,多数媒体还是认同他的合作策略,公司也平安无事渡过危机。
  命运的转折路口
  2010年,邢山虎开办了乐动卓越公司,转战从事苹果iOS系统游戏开发。首推的几款游戏,却遭到玩家冷淡的反应,公司一度窘迫到以裁员度日,甚至达到不敢谈业绩的程度。但不久,这个游戏大佬,利用他敏感的嗅觉,发现了魔兽早期带来的游戏效应,以300万人民币签约以其为核心的国产动画——《我叫MT》的游戏改编权。
  2013年1月11日,刑山虎一条微博,宣布《我叫MT online》正式上架,迅速引起了界内老大和粉丝们的狂热转发,不到一小时内,就在phone、ipad收费下载榜同时杀入前20。短短四天时间内,这匹游戏领域的黑马便迅速地窜上iphone App收费排名和ipad App收费排名的第一位,瞬时,在手游市场上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卡牌风。
  一切的成就让我们不得不对这个在游戏舞台上叱咤风云的大师万分膜拜,互联网熙熙攘攘的大潮中,他是如何把握住这个主流行的舵?这些,都被邢山虎用“顺势而为”这四字简洁概括。
  在麒麟做了一个阶段以后,邢山虎发现不管他们怎么努力,每年两三亿的营业额就再也冲不上去了。仔细分析后,发现了新增市场空间的缩小。嗅到了“手机大潮”的到来,他便毅然地从网游中退了出来:“把手里的一切都扔掉,跳出来了。”
  “运气固然重要,但你不在合适的位置上,是没有运气可言的。我刚跳槽出来的时候,也有很多朋友。当时好多人想投资。有人鼓励我做电商,做这个做那个,大家甚至说你做什么我们都投,你随便选就可以了。”而最终,他选择了手机游戏,毅然决然。
  显然,邢山虎用他的努力与坚持,证明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今年5月,知名市场调研公司Newzoo公布了2013年4月全球IOS手游开发商TOP 20的榜单,邢山虎的公司列第16位,这是中国公司在本次排名中取得的最好名次。凭借《我叫MT》,乐动卓越迅速发展成为估值10亿的行业巨头。
“命中注定”的游戏之缘
“谁叫我邢总,罚款!”
  “我拒绝所有的尊称,包括您,不要说您,就是你、我。没有必要说您。” ——邢山虎
  第一次跌倒的坎,无疑成为前车之鉴,为邢山虎的创业之路树下了更多的指路标。
  人脉资源广了,口碑资源好了,资金条件坚实了,经验积淀丰富了,这些都成为邢山虎第二次创业之路更快更顺的因素之一。而其中,一个被他特别提出的点,便是心态。
  “这一次没有什么特别绕不过期的槛,资金很多,兄弟们来得也多,有些兄弟还很凑巧。”经历对公司经营的探索,邢山虎也慢慢地摸索出自己需要的和兄弟们需要的东西。其中,让他深有感触的便是,学会“长时间夹着尾巴做人”。
  “不要一做出点成绩来就翘尾巴,就觉得天底下老子第一,万事是唯我运筹帷幄才能成功”。沉淀下来的“说不得大师”不再少年轻狂,而是学会冷静分析:或许只是当时自己的想法与大势相近罢了,走运罢了,并不是你有多么牛逼。他清楚认识到:“企业老板的心理狂妄就是被员工一点点培养起来的,而我没有必要培养这种狂妄。”也是这种观念,才让一大批人心甘情愿服气地跟着他,再次闯天下。
  在他看来,与兄弟,与员工融和在一起,更为重要,大家都是平等的,只是职位不同,只是股份不同,但成败却都属于大家。公司成功了,大家就都成功了,能实现财务自由。在称呼上,他不允许别人叫他“邢总”,而只能称他为“老邢”。“我拒绝所有的尊称,包括您,不要说您,就是你、我。没有必要说您。”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在创业的过程中,团队凝聚力的重要性渐趋体现,对此邢山虎也自有妙招:首要便是以身作则。作为公司的领导人,几个合伙人却都是加班最多的人。工作到十一二点,周末加班都是家常便饭。其次,便是同甘共苦。邢山虎和兄弟们吃玩都在一起,用一样的电脑,吃一样的东西,拿麒麟的几十分之一的薪水。合伙人也基本一样,降薪。他还犹记着当时自己开玩笑说:“我们都拿了这个行业最低的薪酬。”这种心态,哪是随便一个大老板就甘心屈从的?
  “特别是后期做到一定阶段以后,福利、期权也跟上去,大家看到公司有做成的迹象了,大家就少操心这个事情,心态就好了,然后在一起做事情。”这种不骄不躁,不计舍得的心态,也会感染,让合伙人们,一起奋斗的弟兄们,相互理解、支持、努力,团结在“老邢”的周围,为彼此更美好的未来一起拼搏。
“谁叫我邢总,罚款!”
总监制
监制主持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