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本期嘉宾
  尚进先后在金山公司和搜狐公司领导游戏开发团队,代表作品有大型网络游戏《封神榜》(2004年上线)和另一以金庸先生著名小说为题材改编的网游《天龙八部》(2007年上线),此后一尚进手创建麒麟游戏,推出历史题材大片《成吉思汗》(2009年上线)。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位三款网络游戏作品国内同行业市场占有率均进入TOP 10的金牌制作人。
  

记者手记:

  我们会发现,双子座的尚进,既守传统又喜新鲜,理性却偏爱艺术。不轻易表达情感的他,更倾向于把心情和梦想投射在他的作品中,或许是游戏,又或是电影。他总是说自己“传统”、“按部就班”、“被动”,踩着外部规律走,把梦想放在心里,同时却不忘张扬着自己的个性。

 “因为时代在变。我们只不过是有机会,在这个特定的空间里,幸运地走在了时代的浪头上。”他总爱检讨人生:“我们这一代,无论是游戏制作者还是电影制作者,离成名家还早。”因为及时回头,虚怀若谷,低调行走,才会有今天的他。

他们说:你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吧?
  “其实大家本来是想当知识分子,当工程师。因为那个地方也没有医院,所以说小时候要当医生或者老板这个愿望不那么强烈。最多就是说当个工程师,当个知识分子就觉得不错了”——尚进
他们说:你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吧?
  出生于军人家庭,从小在四川山沟三线部队相对封闭环境长大的尚进,毫不掩饰自己:“我挺传统的”。
  坚毅与隐忍似乎是每个从部队里走出来的人都得带上的印记,他们关心国家大事,更具责任感,他们可能不善言辞,却谦逊踏实。“三线出来的人,一眼就能被看出。”因为脸上一种对纷扰外物不在意的表情。
  封闭环境里所沉淀下来的性格及观念,时时体现在尚进的人生道路上。“我更偏向于按部就班,是一个相当被动的人,基本上是踩着事情发生的外部规律在走。”老老实实地在封闭的深山老林里念完初中高中,顺其自然地上了大学,最后连首份工作也是分配好的。他并没有提出过大的梦想或抱负,最多也只是梦想当个知识分子或者工程师。
  或许恰处三线里的科研机构,尚进从小就对技术门类的东西感兴趣。而大学攻于物理专业的他,开始对互联网产生了兴趣。“因是基础学科的关系,物理专业对各个领域都能涉及。”大连理工物理系学生拥有自己的机房,能更好地接触一些好的设备,还有着通宵玩游戏的特权,这些无疑增长了他对互联网的的热情。
  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致于尚进即使身处繁华都市,还怀念那种相对封闭的清幽生活。“封闭环境有一个好处,因为封闭你会专心做一件事情。”毕业后他到达了金山在珠海的公司,空间相对封闭,工作相对清闲,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到食堂吃饭,像还在大学里继续着“大五文化”。没有商界的你争我斗,而他却也怡然自得。
  他是如此传统,不到生活逼迫,也绝不会想着要跳出原来的框框。而这绝不是囿于陈规,他也曾慕名追随金山“红色正版风暴”的民族大旗而去,也曾成为金山提出内部形象转型后第一个染黄头发的领头人。他只是习惯把梦想放在心里,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前进。
“程序员”的小世界
  “当时我想,一定要让自己写的代码就像一个作品一样,希望更多地让更多人去使用。”——尚进
“程序员”的小世界
  毕业后的尚进,到沈阳一家公司纯写代码,拜了个IMB的师傅,考了微软程序员认证,身价倍增。这让他现在还暗暗得意:“我和游戏谷的姬凯是当时第一个拿到微软程序员认证的,这还是比尔盖茨亲自签名的。”这个资历让他的职业生涯顺风顺水,东软、联想、金山都不在话下。
  1999年互联刚刚抬头,中关村的光茫吸引着尚进走进了北京。而彼时,金山大打民族大旗,提出“红色正版风暴”,一腔热血的他也坐不住了:“一定要让自己写的代码就像一个作品一样,希望更多地让更多人去使用。”
  从小在部队生活,对成就感的需求就像饮水般重要。一心想着“要做点让全社会都知道的事情”,做出个像WPS一样让全国都知道的产品,尚进就动力十足,至于工资待遇问题,他却考虑甚少,毅然南下扑向金山的怀抱。即使干的是写WPS这种底层技术工作,他也乐此不疲。总会有人抱怨程序员的苦,而他却乐在其中,将其视为一个创意工作。“这让人满足,因为你能在在作品里找寻自己的成就感。”
游戏让我开始亢奋起来了
  “我是整个金山第一个把头发染成黄色的。只要公司有一个染黄色,雷军和王峰都染成黄色。包括雷军都染了一点。”——尚进
  在与尚进的访谈中,“非常适合我”常常出现在他的嘴边。一说起游戏,他仿佛就似提起自己多年追寻小心珍惜的梦中人,一脸自豪而欣慰。
  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打断了尚进在南部金山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一派经济萧条中,他选择回到了北京。两年后,非典来了,盛大的《传奇》“趁虚而入”,抓住了人们闲在家里无处可去的无聊心态,霎时风靡全国。金山看到了契机,也借鉴此开始规划转型,成为第一批自己开发国产游戏的企业之一。还没适应商业环境的尚进,面临着自身和外部的转型,也随此开始了他与游戏的不解之缘。尽管脚步只是协同大流,但天生文理兼修的特质渐渐让尚进在游戏领域混得如鱼得水:“游戏这种结合技术,结合文化创作的东西,非常适合我”
  长期面对代理韩国游戏的市场扁平化现象,国产网游的开发无疑给中国游戏市场注入了一剂活力。而尚进心里也是兴奋不已:“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被逼着去运营、开发、软件、文化,在稀里糊涂的情况下做了一个大跨界。所有的人炖成了一锅,在这个大熔炉里面大家去接触很多没有过的新东西。”
  因为产品变了,工作氛围变了,身边人的工作态度、方式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这让尚进开始亢奋,激发了他双子座本性中追求新鲜好玩的那一面,一改原来“按部就班”的状态。当金山提出“游戏改变命运”,雷军提倡内部也要追随游戏的大流娱乐化时,尚进第一个把头发染成了黄色。“虽然我觉得我们当时没有走下去体会娱乐的精神,但学了神总可以学一点形。”
  回过头我才意味到那叫创业
  “回头看,稀里糊涂渡过了这么一个阶段,也叫创业。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租了一个民宅,做做饭,擦擦地,用JAVA试着写一些东西,有点像先锋艺术,地下电影。”——尚进
  一路都只是就职,平淡人生似乎无多大起伏。自金山后,即使尚进参与了搜狐畅游的火狐工作室《天龙八部》的制作,也开始觉得乏味,在其刚刚封测后就离开。毕竟接触过太多武侠题材。于是便思索另谋新意——组建游戏实验室团队,这也就是麒麟网。
  坐落在回龙观的实验室是一间租来的小小民宅,春天时候的柳絮飘过没过脚面。团队人员有负责网页游戏技术底层的,有写Jave的,有画漫画的。“每天做做饭、擦擦地,有时间试着用Java写一些东西,”偶尔也孤芳心赏,“像先锋艺术和地下电影。”
  2006年开始,中国网游市场就开始呈现一派蓬勃景象。“当时恰到国产网络游戏井喷的时期,人也可能比较骄傲,总觉得要做出一些新东西,但却不知道新东西是什么。”尚进称:“也谈不上是公司,随手一注册,没有钱,没有帐,也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挺苦,但是很快乐。”
  本执意坚持网页游戏,因其成本低,更能体现张扬的创意或者理念的想法;同时白领玩起来也简易,互联网商推广便捷。而资金的缺乏让日子越过越窘迫,最终,无奈之下的尚进团队还是重回主流市场——端游。
  在迷茫困顿中摸索,2008年,《成吉思汗》抓住了端游的末班车,挤上了井喷期的最后一个阶段。
游戏让我开始亢奋起来了
本土文化的回归
  “为什么坚持本土文化?因为你做不过老外,你最终会发现你内心对他是陌生的,虽然你天天看《指环王》。到最后,还是得做武侠,做中国元素的东西。钱、题材,就那么简单”——尚进
  那一年的冬天,成都,尚进在路上见到一份报纸,突然发现曾经的小伙伴王涛的畅游公司上市的消息,而后他们挑战西方题材,却在文化上碰壁的消息传来。这让尚进又重拾对中国元素武侠题材的兴趣。有钱、有题材就行!
  在《聊斋》与《成吉思汉》中一番比较纠结,尚进与其合伙人郭力长中最终选择了“血气方刚”的《成吉思汗》。聊斋系列产品是后来慢慢发展起来的,包括《梦幻聊斋》、《画皮》、《画皮Q传》等等。六年下来,麒麟一心一意,仅开了这两条产品线。
  2008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各个行业凋敝冷清,而《成吉思汗》却是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在2009年底更是突破了20万人在线,一气呵成,夺下了国家最权威的三大部委奖项,囊括了年度国内网游产业领域的所有权威大奖,成为国产网游史无前例的神话。
  评价一个游戏,发言权最终得落在广大玩家的手里。相比于其它网游题材,《成吉思汗》不仅只有娱乐性,更包含着许多的文化内涵,说白了就是今天中国版权力的游戏。“我们把当时在中世纪整个中国的全貌构建,又把这款产品定位到当时蒙古帝国,四大汉国的对立和纷争。”口味稍重却不失热血,题材新颖而内涵丰富,如何不吸玩家的眼球?
  而近期,《成吉思汗》又推出了新政策, 推行点卡、收费模式。“实际上,这是一次回归。”经历免费游戏的阶段,不少玩家都强烈愿望回到真正玩游戏的状态,花点钱公平地玩,比如说个性消费、道具消费。“每一个细分市场的端游,会渐渐变得经典起来。它把很多文化沉淀下来,或者情节性东西融入进去。”尚进指出,“大家想重新回到一个比较稳定和公平的环境来玩,把视角落回原来几款经典游戏上。重新给玩家一个公平的游戏环境,会让很多已经厌倦网络游戏的人回来玩。”《成吉思汗》在未来的探索中,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历史使全——不往下拼命追求新的,而要把《成吉思汗》在变成真的经典。
  抱歉,凑巧不是文艺青年
  我也希望能够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融入到作品里去。既然说做电影,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就是稍微跟别人不太一样的东西。——尚进
  2012年,由麒麟影业承制的《画皮2》上映,而半年前尚进也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这让不少人猜测麒麟是否也在转型。尚进却坦诚,自己仅是因跟随麒麟的脚步,包括麒麟影业的发展,包括”三屏合一”创意的践行,才涉足到这个领域。
  “抱歉,凑巧不是文艺青年。”特立独行的他,似乎不喜欢这个称呼。因为拍电影的人太多,甚至还被他指作“不值钱”。而谈到电影与游戏,他却滔滔不绝。
  电影与游戏,一个第七艺术,一个第九艺术,共同特征都是语言的表达,都比较偏技术门类。“电影可能从创造角度来说比游戏更难一些。所以,只能通过学习,慢慢去实践,我其实是一个很慢的人,不是那么敏感,我可能通过一段时间学习去慢慢了解这个行业。”你要通过人物的行为去让对方感受他要表达的信息,在运动过程中,每一步都是你的选择,都是策划的表达,这不是一个纯粹的写代码的技术。
  电影商业化发展的势头,一直为社会所关注。虽然都是艺术,尚进却清楚认识到:“这一代无论是游戏制作者还是电影制作者,离成名成家还早。”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渗透到了很多传统行业,电影行业是赫然在列。
  “近年来,娱乐公司、游戏公司越来越重合。这是一个趋势,大家会把电影这种百年艺术和游戏十年的“科技小玩意”进行互动。”三屏合一,这个麒麟最早提出来的想法,现时已经成为标配,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在提三屏的问题,这让尚进自豪。
  尚进指出:“无论是具体的创作也好,产品规划、运作、运营也罢,只不过我们可能稍微走得早一点,后面可能会有非常多的人来做这件事情。互联网可能注定会改变电影行业的格局。”
本土文化的回归
总监制
监制主持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