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本期嘉宾
  蔡明宏  1984年4月,第三波创办“金软件排行榜”,以优厚的奖金鼓励国人自制游戏,以公正的立场评比,优秀者还代为发行,此举催生了中文原创游戏从无到有的过程,同时更为国产游戏早期培养了大批优秀的人才。当时年龄只有14岁,后来成立DOMO小组的蔡明宏便是其中之一。
  

记者手记:第一次采访蔡魔头是在去年的Chinajoy上,在见到真身之前,一直以为这是一个黑暗势力的大Boss,魔头嘛~应该有满脸的络腮胡子,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粗声戾气的。可他本尊竟然衬衫长裤,皮肤白皙(一看就是宅男的那种白),说话时还会透露出丝丝的羞涩,一脸的书生气质,魔头?完全是一个不适合他的名字!可是很多时候,不管是从名字还是从面相,你都很难真正的了解一个人,即便我们有长达一个小时的专访,我还是不敢给眼前的人下一个定义:亦魔亦仙?所以魔头给我的微博回复更好的解释了这一点:不同的外表是面對生活挑戰時必須扮演起的角色。(我是真的完全copy过来了他的繁体字)!

做单机?你脑袋坏掉了吧!
做单机?你脑袋坏掉了吧!
  “其实要郑重的跟所有的朋友讲,你要做游戏很棒,但是你如果做单机,我只能说你脑袋坏掉了。”没错,蔡明宏就是他口中的这类“脑袋坏掉了”的人,14岁因为隔壁邻居家的小孩有一台电脑,为了摸到它,给人家端茶倒水当小弟,从那个时候起,做游戏这件事就算是“立项”了!直到1990年10月,在蔡魔头参军前夕,DOMO小组把《轩辕剑》一代完成。国产RPG游戏历史上最成功的系列——《轩辕剑》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轩辕剑》的成功也注定了蔡魔头与单机游戏近30年来无法割舍的情缘。
  单机游戏在当下的游戏产业里,有点像许久没有被翻牌子的旧主,眼瞧着一个个小主(网游移动游戏)在圣上(玩家)面前摇曳着诱人的身姿,而自己又不肯与这些初来乍到的新人为一物,即便被打入冷宫,它也还是有自己的清高,总归想着圣上有天会念着点旧情,可若是连这点清高都不复存在,那真也是没了一点价值。
  所以,当发现在这个行业里冒出了许多新人,并且一夜间走红赚他了个盆满钵满的,难道魔头心里就不会有小小的纠结么?
  魔头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聪明人,他们都知道怎么样去发挥自己最大的专长去做最赚钱的事情,可是这个世界都是聪明人也就没有聪明人了,需要有像我们这种笨蛋平衡一下,衬托一下聪明人。
它们的来历
它们的来历
“DOMO小组”
  二十几年前做游戏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开发,一个人兼美术兼程序兼计划,就把游戏做出来了。我本身会写程式,画图不是很好,我就找班上的同学,找隔壁的小孩,把他抓过来,你帮我画一个图,帮我写一个脚本,帮我测试游戏。我用存了两年的零用钱买了一台电脑之后,隔壁的小孩就会跑来玩,跑来玩我就请他们帮忙做游戏,大家开开心心做游戏的时候,我就觉得应该对这么开心的一个小组取一个名字,因为英文不好,打demo打的不好,就打成DOMO。也希望我们这个小组是快快乐乐,客客气气,有一种很客气的语气叫“多么、多么”(音),小时候没有想太多,就取了一个名字,没想到用了这么久。
“轩辕剑”
  先做游戏后想的名字,当时想做一款有文化,有中国色彩的游戏,觉得这个主题好棒,做到完,可是要叫什么名字?我们一大堆人开会,一直讨论,大家想不出什么名字。后来我就想,我们既然做中国文化的,又都是炎黄子孙,就叫它《轩辕剑》,我们那时候大概十八九岁,没什么文化涵养,听到《轩辕剑》太有涵养了,就它了……
“蔡魔头”
   在开发《轩辕剑2》的时候,我就曾经逼着两三个工作人员,没日没夜的工作,最高纪录三天没有睡觉。最后他们觉得太变态了,又不能说蔡变态,所以他们就叫我魔头,这个可以接受了。后来大家一直叫我魔头,我觉得在工作上面既然做一个要跟朋友分享的作品,我希望尽量不要妥协。如果妥协的话,有更赚钱的工作可以做,不要来做么辛苦的工作,既然做的这么辛苦,就不要败在小小的地方,仅仅因为你妥协了。
“土匪窝”
  挂在办公室门上的“土匪窝”是以前一个女朋友送的牌子,有一次她来我们公司探班,看到一堆人睡在地上,又不修边幅。早期研发,大家都住在公司,常常工作完之后,睡袋一拉,就睡在座位之下。她那时候来公司找我,怎么睡了一堆人,一起来满脸胡渣,觉得你们好像一群土匪,她就买了一个土匪窝这个牌子挂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
逆生长的蔡魔头很长情
  蔡魔头在他的土匪窝里挂了一张毕业证书,这和满屋子里堆积的各种版本的轩辕剑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当年,因为家里没有办法提供学费的因素,让读到高职的蔡明宏没有办法继续学业继而选择了去当兵。那时距离《云和山的彼端》轩辕剑三代开发完,已经隔了十年,也是经济比较稳定的时候,于是魔头觉得应该回炉读书,于是决定再去考二专。那时候白天的蔡魔头开发《天之痕》,晚上的蔡明宏就去读书,就这样工作跟读书两边跑来跑去。当时,因为工作实在太忙碌,许多开发组员打赌说“你大概读一半就读不下去了”但读了夜校读了三年之后,竟然读完了,还拿到毕业证书,于是第一件事就是将它贴在墙上,看,人生又完成一个挑战。回看那张毕业证书上的蔡明宏,你会讶异,他究竟用了什么保养品?脸上完全没有岁月的痕迹?他羞涩的笑着说,加班就是最好的保养品。
  说他长情,一点没错,从DOMO小组成立与李勇进公事至今,20多年来没移过情。在这个浮躁的行业里,这种长情似乎显得弥足珍贵,你总是想窥探一下,到底是什么诱惑着他像磐石一样坚守在这里,他的回答简单的让你不愿意相信,“只要一个好的开发环境让我跟组员可以好好的做游戏,这样就足够了”!
  采访中我们让他用轩辕剑里的人物评价一下他与李勇进两人的关系,他竟然回答我说“我对男生没有多大的兴趣,而且这样好暧昧哦,你让我评价一个女生还好……应该说还是非常感谢他能够提供一个让我们继续开发单机的环境。这种坚持说实在,有点傻。我在想,反正我跟他一样傻,两个傻瓜。《轩辕剑》有很傻的人物吗,好像没有,一群傻瓜在开发游戏,还能够开发单机开发到这样,还是很感谢他的。"
逆生长的蔡魔头很长情
《轩辕剑六》是一个宣泄物
  单机曾经因为网络过于兴盛,又因为网络比较赚钱,迫使很多开发单机的公司都放弃掉了,《轩辕剑》也面临同样的窘境慢慢走向了收尾。随后不久,国内经济转晴,发现很多人愿意支持正版,在这种机会之下,加之《轩辕剑5》也有不俗的成绩,蔡魔头觉得机会真的来了。
  “我们在开发《轩辕剑6》,基本上是用着宣泄的态度,把所有以前不能开发单机的压力跟不满一股脑倒到《轩辕剑6》上面。”蔡魔头说,在开发《轩辕剑6》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尽量多做做到最好,结果后来发现这真的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因为做到最好就代表多到你做不完,多到做不完怎么办?很简单加班。研发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所有可怜的开发组员这半年来除了睡觉就大部分都在工作。本来原本里面没有换装,可是很多玩家希望有换装,只能利用礼拜六日来加班,把这个功能做上去,就是这样子,一直补过来。
  在采访中问到的魔头如此用心的做一款产品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回答和采访前他发的一条长微博里说的一样,引用来“未來若還有機會繼續開發軒轅劍,怎麼做的更好,讓更多人在玩遊戲的快樂之中,還能看見中國文化的美、人文世故的情與義…並且讓《軒轅劍》在新一代玩家們的價值觀中,繼續小小的傳承下去;我想這是DOMO小組接下來很重要的一個目標和探尋。”
  我们还是完全Copy了他的繁体字,这样你才能从他的字里行间真正的感受到一个游戏人对于单机游戏的这份执着以及那一份小小的传承……
《轩辕剑六》是一个发泄物
总监制
监制主持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