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毁灭战士》争议原因:屠杀模拟器。
   与一年前的《德军总部3D》相比,《毁灭战士》有着更生动的细节、更丰富的武器、更快的游戏节奏,以及,更血腥的画面。游戏发售后,主创者之一约翰·卡马克穿上了一件印有黄色笑脸的T恤,笑脸的额头上有一个鲜血四溅的弹孔。
   最先提出抗议的是宗教团体,他们不满于游戏中的某些地狱般的画面,例如被钉在尖桩上的抽搐的人体,被绑在墙上的浑身血块的尸体,以及象征恶魔撒旦的倒五角星符号。之后不久,主流媒体也加入到了讨伐大军之中。由于《毁灭战士》的3D临场感在当时已算是相当逼真,于是人们开始担心包括3D游戏在内的虚拟现实技术是否会成为真实杀人的模拟工具。基于这一担忧,1994年,华盛顿州参议员菲尔·塔尔玛吉(Phil Talmadge)提议为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制订一道强制认证的门槛,不过未获通过。
   对《毁灭战士》反对声音最大的是前美军中校、西点军校心理学教官大卫·格罗斯曼(David Grossman)。格罗斯曼在退役后担任了阿肯萨斯州立大学军事科学的教授,并创立了“杀人学”(Killology),专门研究人类的杀戮行为对生理和心理的影响。在他看来,《毁灭战士》无异于一个“大屠杀模拟器”(mass murder simulator)。三年后,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观点,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模拟专家们将《毁灭战士Ⅱ》改造成了一款可四人联机的局域网游戏《海军陆战队战士》(Marine Doom),用作士兵的团队训练工具。
   《毁灭战士》真正陷入口诛笔伐是在1999年,那一年,哥伦拜恩中学发生了震惊全美的校园枪击事件,两名年轻的凶手最喜爱的游戏就是《毁灭战士》。也正是从这次事件开始,美国的媒体越来越习惯于将校园枪击案同射击游戏联系在一起。
   不过id Software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外界的看法,继续高擎暴力大旗。在当时的官方主页上,他们毫不掩饰地称自己的游戏为“Killer Game”(杀戮游戏)。在一张公司海报上,他们写道:“许多人完全反对暴力。他们都死了。
  
 
游戏中争议的地方
 
责任编辑:冰迩   美术设计:小新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1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