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
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武林外传专区_网络游戏专区_腾讯游戏频道
专区首页 怪物种类 任务类型 新人新宠 飞仙介绍 同人故事 辑盗指南 游戏截图 游戏背景 宠物列表 最新武器 物品技能 NPC介绍
原画赏析 武林周刊 特色系统 壁纸欣赏 新手任务 游戏地图 武器装备 搞笑武器 任务大全 初级怪物 游戏视频 百变幻形 游戏论坛
帐号注册·游戏下载·补丁下载·游戏充值
·天外武器·天外转职·天外技能
·宠物系统·声望改革·百变幻形
修 罗 天 剑 魔 尊 明 王
刀 君 戟 神 剑 圣 邪 皇
医 仙 神 算 天 师 蛊 王
涅磐 职业树 装备绑定 邮寄
交易 聊天 表情动作 组队
摆摊 BOSS 帮派升级 时装
仓库 决斗 连续技 传送
包裹 好友 称号组队 战斗
· 怪物大全 · 怪物图鉴
· BOSS位置分布 · BOSS截图
·新手任务·一转任务·悬赏任务
任务篇
任务分析 佟石头见鬼 雪山飞狐
绿色挑战 隐藏白熊手 城市猎人
地质勘探 摘星星任务 天文地理
传说任务 刽子拔刀斋 风流枪豪
星之誓言 百杀狼任务 隐藏任务
部分任务 狂暴采花贼 旅游指南
任务总汇 学家的委托 爱的代价
小猫任务 使用秘籍 BT任 务
闲杂篇
裸奔剑客狂斩 经商篇
蓝色职业装展示图 图游七侠镇
可爱小枪豪 男女造型图
第一满级术士 十大攀爬之最
征服同福客栈 打怪用连招图
经典搞笑
漫画矮人王子 传说中的人妖
偶像亲密接触 与人妖的约会
电视剧简介图 侯芙恋的感动
责任编辑:小猪
同人故事_八大传奇之刀君
八大传奇之刀君 八大传奇之蛊王 八大传奇之剑圣 八大传奇之神算 八大传奇之邪皇

  大旱三月。

  卫悲回坐在田垄上看着龟裂的地面,饥渴交加。握着锄头的手不自觉地抖起来,他舔舔干裂的嘴唇,水分瞬间被吸干。接着他回家,坐在墙角阴凉的地方躲避炎热,摸索。然后揭起墙角一小片生苔的泥皮放在嘴里,用力嚼了几口,咽下去。

  然后他睡着了,并且未考虑自己是否还能醒来。村子里的人差不多全都出去逃荒,大旱天气象绞索一样绞干了他们的生命。梦里的卫悲回微笑并眼眶潮湿,可能他梦到了什么使自己感动的事情,而没有落泪的唯一原因是他体内已经没有可供夺眶而出的水分。

  他喃喃地说着梦话,在梦里他知道自己要渴死在夜幕下的大地之上了。然而就在此时一杆长刀在他面前划出一道危险的光芒,卫悲回没有动。半晌,那把刀的刀脊拍了拍他的面颊。

  卫悲回费了吃奶的力气才睁开眼睛,星光下一个年轻人看着他,一脸的精悍之色,手中拿着一把略弯的刀,几乎就是他当年的模样。见他睁开眼睛,那人递过来一个皮囊。

  皮囊里是水。卫悲回几乎是感动与迫不及待地把这些清凉美妙的液体灌到喉咙里,他的心脏迅速起博,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很久,久得似乎时间也停顿了。然后他终于放下水囊满足地叹气,擦去嘴角上的水分,问:“你是谁?”

  年轻人不回答,反问:“你是卫悲回?”

  卫悲回抿紧嘴角,沉默地点了点头。

  年轻人接着问:“十三年前,你一个人一把刀把云驼寨的四十条好汉杀光了?”

  卫悲回又点点头:“你因为这个来找我报仇?”

  年轻人笑笑:“寨主是我师叔。”

  卫悲回抬头看天上的星辰,慢慢地说:“那你就快点动手。”

  年轻人没有回答,沉默须臾又问:“七年前你杀了抽刀断水严尚清?”

  卫悲回沉默,然后说:“他刀法不错。他又是你什么人?”

  年轻人咬了咬牙:“他是我哥哥。”

  卫悲回挣扎着站起来,把水囊递还给他,环视四周:“你能不能多等一个时辰?我死后不想这么弃尸荒野,我还有点力气,能自己挖个够大的坑。”

  年轻人一愣,接着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收刀回鞘:“我不是来杀你的。国仇比家仇大,现在燕然大战的事情你知道吧。我们输了,皇帝被罗刹人围了,发檄号召江湖好汉勤王,我想找个伙伴一起去。别人告诉我,要找就找卫悲回,卫悲回是天下第一快刀,所以我就来了。”

  他咬咬牙接着说:“至于我们俩的仇,等以后再说。你既然是天下第一快刀,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是怕我以后寻仇,现在就做了我也不算什么。”

  卫悲回上上下下打量了年轻人几眼,轻声说:“我三年没有动刀了。再说我也不信任朝廷。”他的眼神在说话的时候变得很遥远很迷茫,似乎回到了许多年前的伤心往事里。

  年轻人呆了半晌,吐出一句话:“跟我走吧。你再在这里混就死定了。不会每天都有人来给你水喝。”

  边境。

  太液城,演兵场。

  千余条江湖好汉在演兵场上摆成方阵,喊着号子,墙头上趴着不少老百姓看热闹,这使他们的动作异常紧张,再者,这些自由惯了的人也难以适应严格的军纪,操演行动一团糟。他们撞在别人身上,相互怒骂吼叫,传令官不得不一次次中止这些军令重来。

  队列中的年轻人悄悄问身边的卫悲回:“你干吗不相信朝廷?”

  卫悲回没有回答,他的眼神很麻木。

  “我们再来一次!”传令官声嘶力竭地喊,几乎要暴跳如雷了。演兵场周围的落叶片片乱飞,入秋了。在如血的残阳里卫悲回注意到了墙角边初放的一朵野菊,纯白色,颤颤的。督战台上的大鼓擂动了,什么人撞在他身上,队列又一次变得乱七八糟。传令官再度大喊:“我们再来一次!”

  年轻人再次凑过来神秘地说:“刚才有人撞你你知道吗?”

  卫悲回摇摇头。

  年轻人露出一个怪笑:“是个女的。别看她打扮成男人的样子,瞒不过我。”

  卫悲回回头看看,分不出是谁撞了他,然后又摇头。

  传令官:“我们再来一次!用心点!”

  城内。

  太液城是个好地方,如果没有战争的话。卫悲回走出军营门口,寂寞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一个人溜达,街道两边的铺子都紧闭大门,间或有一声两声孩子的啼哭传来。

  有人拍拍他的肩膀,卫悲回回头,一眼就看出来那就是那天撞他的士兵,或者本来也是个江湖人。她果然是女人,端出一付男子大大咧咧的架势,模样好象还不错。然后他问:“干吗?”

  “都是江湖兄弟嘛。”她憋着粗嗓子说:“青山绿水有相逢,难得有缘,小弟做东,咱们喝上一杯怎么样?”

  卫悲回冷淡地说:“你是女人,我们不是江湖兄弟,我也不爱喝酒。”他不喜欢艳遇,这显得太虚假。

  她的脸有点红,接着撇嘴:“你真杀风景。”

  酒馆。

  两瓶酒,一碟花生,三个咸鸭蛋。他还是跟着她去了,因为实在没什么事情可以做。

  她灌下一口酒,脸上写满了兴奋,伸过脑袋来问他:“你是不是……卫悲回?”

  他惊异刹那,接着也喝了一口:“谁告诉你的?”

  “我猜的。”她得意地说:“我师父以前见过你,跟我说过你的样子。他还说你是天下第一快刀,出手无情一刀毙命。那时我把你当作偶像一样崇拜——可你为什么突然间就归隐山林了呢?”

  卫悲回捏了一粒花生放在嘴里嚼了嚼,他已经不记得杀人的感觉,眼前这个少女看来还当江湖是什么梦想一样的好东西呢。“你也杀过人?”

  “杀过。”她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之后吐吐舌头:“很难受。”

  接着他们就聊了起来。战争似乎是遥不可及的只存在于思想之中的什么东西。

  夜。

  城墙。

  卫悲回和她信步走在城墙上。夜风凉,秋月明,虫声唱和。她悄悄地问:“你刚才说你不信任朝廷?”

  “我不喜欢他们。”卫悲回在迷茫之中低声开口:“很多年前就不喜欢了。”他在忽然之间有了倾诉欲:“很多年前。”

  她不开口,默默地跟着他。卫悲回靠着城墙坐下,她也来坐在他身边。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很多年前。那时我也像你一样,对江湖传奇充满崇拜,拿着刀就进了江湖,想着能纵横天下快意恩仇……后来朝廷请我做件事情……”

  很多年前,卫悲回还是江湖大侠,天下第一刀,朝廷找了来,因为要派人护送王室女子到罗刹去和亲,必须找一个武艺足够的才能在乱世中保得安全。这本来也正常,冤孽中的冤孽是他看到了那个王室女子。之后,她要跟他私奔,他拒绝了。虽然他知道自己爱着她。任务成功,和亲,婚礼筹办。大醉。

  他醒来后得到消息:她在大婚之际从高高的城楼上一跃而下,香销玉陨。

  然后他退出了江湖。绝望并麻木。

  他不知道自己说了没有,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她靠了过来,眼睛在星星下灼灼生光。他有些尴尬,不自然地笑笑:“我太老了。”

  “一点也不。”她梦呓一般地闭上眼睛。

  “罗刹人!罗刹人!”

  卫兵的狂吼声吓了他们一跳,卫悲回推开她跳起来向下张望,眼前辽阔的平野上密密麻麻全都是松明火把,向这里飞驰而来,在黑夜的铁青色中好象一团团火焰的河流,望不到边。急促的马蹄声好似滚雷一样要把天地都吞没一般。他回身冲她大叫:“点烽火!快点烽火!把大伙都叫起来!”

  这声音孤独地回荡在夜空之中。接着卫悲回目瞪口呆地发现城头的吊桥放下,一队骑兵有序地快步走出列在两边,随后是太守穿着一身艳丽的礼服单骑向对方奔驰而去。

  “他们献城了。”卫悲回瞬间就恢复了平常的冷淡:“我早就知道这批人不值得我们去卖命。”

  山路。

  卫悲回独自走着,拼命想把几天来的事情全部忘却。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悄悄地在黎明时分离开了太液城,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会怎么样?会怎么看他?觉得他是叛徒或者胆小鬼?这些都无所谓。他只觉得疲倦和滑稽。

  回该去的地方等死吧。他落寞地想:祝福他们。

  身后传来答答的蹄声。

  卫悲回回头,年轻人人事不省地趴在一匹青马上正向这边走来。

  “她死了。我们不甘心,聚集了江湖人去冲锋,差不多全死了。”

  这是年轻人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卫悲回咬咬牙,把他拉起来:“你身上没什么大伤,自己走吧,刀和马都给我。”

  “你要干吗?”年轻人奇怪地问。

  “报仇。”卫悲回苍白的手握住同样苍白的刀柄,跃上战马,绝尘而去。

  日已偏西,浓艳的晚霞透着一抹血腥。

  很多年以后,江湖中一代又一代少年侠客为刀君的故事热血沸腾,他如此豪勇,如此刚猛,他的绝世业绩如此伟大与傲人。大家都爱听在各地流传的关于刀君卫悲回的故事,尤其是让人连血也燃烧起来的最后一战。

  “他一个人就杀向罗刹大军的部队!”

  “第一刀就把一个罗刹将军连人带马砍成四截!”

  “他在敌人大营里纵横驰骋,斩不尽的仇人头!他的刀一出必杀,他的刀快得就像电一样!罗刹人的马队象割草一样被他砍倒!”

  “那天他杀了几百人!唉……”

  当然还有故事的最后,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流传出来的。

  卫悲回杀入中军演兵场,全身浴血。高台上除了十几个卫兵,还有献城的太守。卫兵们都是罗刹千中选一的好汉,他们同时拔出兵器,怒吼着冲了过去。

  时间似乎在刹那停顿,遥远的地方隐约传来风雷之声,有如怒潮来临之前危险的寂静。太守几乎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一个定格画面,十几样兵器几乎就已经要达到那个寂寞的男子身上。他看起来又冷又骄傲。

  然后就是通天彻地的一道妖艳刀光!

  等太守的意识回来时,十几个卫兵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接着须臾之间,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裂,断,开,倒。

  那个站在血泊之中的人冷冷地看着自己。

  无数罗刹士兵用弩瞄准了他,太守才恢复了一点说话的能力。

  “好汉,放过我不死,我保你平安离开。”他哆嗦着说,相信这句话有无穷诱惑力。

  那个人冷静地说:“晚了。我一看见你就出刀了。”

  接着太守忽然感到自己的视线开始旋转,那是他的头终于被腔子里的血顶了起来,飞上半空。在生命里最后一次视觉反馈中,画面定格在了那个骄傲的刀手,他自己无头的身躯和无数支离弦的利箭上。接着,视野就是一片血红。

  以及一声疲惫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