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腾讯首页全站导航加入QQ书签  
新 手 资 料 互 动 攻 略
专区首页
游戏背景
操作说明
转档规则
人物门派 守护 坐骑 摆摊 商店
剧情任务 地图 帮派 聊天 结拜
七十二变 物品 神兵 作坊 师徒
玩家之家 婚姻 养育 转生 P K 
投稿 相册 截图
录像 视频 漫画
壁纸 论坛 flash
新闻 心情 推荐
综合经验
物品守护
门派加点
实用工具
专区首页
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们是些配角,可他们一样在这个世界中留下了印迹。
他们是与你一次次擦肩而过的行人,他们在这个世界中默默等待着你的到来,他们的故事,简单却不平淡,守候在此,只等你来救赎。
这就是大话3的NPC。
白发人送黑发人 一千年以后 此情可待 陶工的梦想
江洲三痴 风中的传说 离人归 盼姻缘
七巧 尾声
点击查看NPC剧情任务攻略

  最开心,莫过于亲友团聚一堂,可是谁又懂,最悲伤,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每一次经过水碓坊,都会看到阿细婆安宁的在那里劳作着,岁月的斑驳在她的脸上看起来是那么的平淡;每个傍晚,她都会站在洪江的桥头翘望,问每一个路过的人:“有没有见过我的儿子?”

   夕阳掩照下的江洲码头,母亲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微小,等到熙攘的码头只剩下发黄的月牙儿做伴,祖钧扶着她才慢慢的回到水碓坊。

   “家里的灯总是亮到很晚,母亲才舍得把它吹灭,她说,怕她的孩子和丈夫回来时,看不到家里亮着的灯光,会找不到路。”

   一个母亲的执著,原来竟可以是一生这么长久。

  “一个历尽沧桑的母亲还能等多久,又还有多少个二十年……可我却帮不上一点忙。”祖钧说的时候,满心的愧疚。

   “二十年,她的孩子和丈夫没有一点音讯,到底去哪了?”

   很久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

  战乱期间,硝烟四起,也是英雄诞生的时代。每个人都幻想着可以浴血沙场,建功立业。阿细婆的儿子也不例外,虽然他天生患有痨病,可是,却依旧吵着要去战场。

   战场,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天地,母亲怎会不明白,可儿子的身体……她犹豫了,良久,却依然让她丈夫和儿子上了战场,她说:不担心,他爹是个医生。母亲的心思,究竟谁能明白。丈夫和儿子一去便是二十几年,杳无音信。战争停了,她每天都在盼望着两人的归来,一家团聚。

   当她在桥头等待的时候,却看到了落魄的我,于是,她将我带回家,让我安心休养,我看到母亲日复一日孤独地等着,想到自己现在家破人亡,没有一个亲人,就留了下来,帮母亲照顾水碓坊。

   这就是命吧。战争停了,江州过冬逢春,一切都新生起来。母亲依然每天去桥头盼望,二十年如一日,日日如此,等待着家人回来。每天也就是这个念头支撑着母亲的快乐,因为她坚信着没有人给她战亡的消息,就是平安。

   每次陪着母亲拖着失望的步伐回家,我分明能感受到她的泪水。她常说,一个母亲,是不能随便在孩子面前倒下的。她说,她的儿子,也应这么大了……

  祖钧缓缓讲完,看着还在劳作的母亲,迟迟没有言语……

   “能不能帮忙找到他们呢?我不想母亲继续日复一日的失望……”

  西出阳关无人识。没有人相信,我见到她的儿子和丈夫会是在黄泉村。那个整日找人试药的江湖郎中张元方,还有那个一天到晚都在吃面的张三。父子二人的话,让我难以相信,

   张元方:儿子说,他要当一个出色的兵,征战沙场,指点挥毫,意气风发,所以,我随他一起,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儿子也可以,我一直在寻找能治他病的药,每次有新药,都会自己先尝。那日行军路上,孩子的病又犯了,刚巧我调出一种新药,试过好多次,都没事,就让他服下了,他喝完药却再没醒过来……我对不起他们,所以,要来此赎罪,也要找到能治好我儿子的药……

   张三:母亲取这个名字,是说名字越贱越平安,可我生前,病得连一碗面都不能吃。我从小就是个累赘,一身的病。刚好征兵役的来了,我就想当兵就可以不用连累父母了,就要去,父母拗不过我,答应了我,可是,当了兵,我还是要劳累父亲照顾我,给我配药,还要为耽误行程挨将军骂。我活着从来只会劳烦别人,何不一死了之,是我自己加大了药量,我不想再连累他们,你看,我现在都能吃面了,多好……

   阿细婆:谁会以为自己的孩子是累赘呢?我只是想我的儿子也可以……

   原来,她们一家人都想卸掉自己带给别人的负担。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等到她的儿子,也不知他们葬在哪里,二十年的离别,她永远的失去了她的家人,却无法去祭奠。她的丈夫儿子,二十年了,也始终都在遗憾中度过。这就是她等了二十年的结果,最终的答案,断绝了一个母亲等待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