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11. 混沌之奥兹玛

历史大事件
1.对话的方法–林纳斯的话术 2.泥泞之女王帕里斯 3.鬼剑士菲托利强恩 4.暗精灵商人塞尔吉敏
5.猎人多尔夫 6.第一次魔界盟会 7.战争的前兆 8.使徒卡西亚斯
9.泪目之赫尔德 10.审判者马瑟拉斯的日志 11.混沌之奥兹玛 12.主,我向您祈求

Episode 11. 混沌之奥兹玛

时乃距今800余年前,在广阔的平原上,数万士兵分列左右,在肃杀中对峙着。
“吾友奥兹马啊……汝真的欲败我于此吗?”
帝国的名将卡赞。此刻,他颤抖的声音与他那勇猛的威名相反。
“卡赞呀。若你企图谋反,那我只得遵从帝国的圣命。”
然而,在帝国最高法师奥兹玛的声音里也透露出了一丝疑惑。
“奥兹玛呀,吾安能谋反?吾只是从欲加害吾之人手中保护自己罢了。汝万不可听其谗言!”
“吾友,若当真如此就收兵吧。这之间的误会待我直接奏明圣上。”
“可是,吾友……欲加害于我的正是皇帝啊!”
“这句话……岂不是自认其谋反之罪?……那只能请你原谅我吧,吾友。”
奥兹玛下令部队进军。看着逼近的奥兹玛的军队,卡赞无奈的执起了惯用的斧剑,轻装立于自军先头。
改变历史的一战就此打响……

……
“呼哼哼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痛透心肺的悲伤笑声,奥兹玛慢慢苏醒。
“吾友,汝醒啦。呼哈哈……看来这就是吾等命定的结局啊,哈哈……”
在奥兹玛面前的卡赞,两脚被紧紧捆绑着,而两手无力的下垂着。涂满了鲜血了的他,真可称得上是披着人皮的鬼怪。
“你,你的手怎了了!?”
“他们似乎非常害怕我的这双手呢,居然要把手筋给我挑断啊。”
“什……什么!”
奥兹玛回想着。一切都清楚了。卡赞的叛乱,帝国的镇压命令,在两人遭遇后突然涌上的士兵……虽然服装不同,但皆为帝国军人。……还有,将镇压的任务交给一介法师而不是将军们的原因。从一开始,就是阴谋啊……是为了同时除去我和卡赞的阴谋啊!
“哈啊……”
看着沉思着的奥兹玛发出了轻叹,卡赞淡淡的说:
“看来你也全部想明白了。是啊,就是这样啊……”
卡赞看着自己依然不成人形的躯体,喃喃道:
“作为人类的我也就到此终结了吧,我已经成为了这样,那么我的家人肯定是不能安然无恙了。家族的血统就在我这一代终结了……我对这个感到不甘啊。”
“家人……是啊,不可能安然无恙那……那……我的丽兹也……!?”
就在这时穿过铁笼的缝隙,一根棍子飞了进来,正打在奥兹玛的脸上。
“死叛乱者说些什么哪?不要用你那肮脏的嘴侮辱皇帝陛下的后宫!”
听到这句话,惊讶的奥兹玛站起来,抓住铁栏杆大声吼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给我说清楚!”
突然,牢房的铁栏门被打开,冲进来的士兵对奥兹玛拳打脚踢并把他拖出了牢房。
“喂!!丽兹到底怎么样了!喂!给我说清楚啊!”
奥兹玛渐渐远离的嘶喊被地牢潮湿的恶臭缠绕着,久久不散……

……
“奥兹玛……奥兹玛。”
听到了呼唤自己的声音……卡赞啊……反射性的想要睁开双眼,可是……原来如此,他们已经夺取了我的光芒了啊……黑暗……原来是如此的令人无法安心啊……
“啊……卡赞……”
“喂……还好吧。”
“……”
我不再说话,卡赞也紧闭了双唇。对于我们来说,连互相激励的气力都已经没有了。
奥兹玛陷入了思考——
不可能……这就是我们两人对他们的嫉妒缺少警戒的结果吗?
卡赞,我的家人,我可怜的丽兹……丽兹啊……他们究竟有什么罪过,都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我的生命也就要这样消逝了吗……这个世上最优秀的两人,却因卑劣之人的嫉妒被陷害谋反而遭处刑……只会在历史上留下记录。不,不对。他们不可能会让我们有好名声吧……
“人类这个种族……真的是如此无可救药的存在吗?”
奥兹玛不禁呢喃道。卡赞静静的听着,纹丝不动。
忽然,奥兹玛的思考向着另一个方向转去——
只不过,是消灭这个世界的一个种族罢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人类这个种族,只认为自己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存在。像这样的想法,只会将世界导向灭亡……
对啊,复仇!我要的是复仇!对这样不公的世界复仇!将这些残害世界的人类全部消灭,这才是真正的净化!但是为什么要怎么做!?

……
“我的提案如何?”
“从我的面前消失,邪恶的存在。我没有足以接收你那丑陋提案的肮脏灵魂。”
奥兹玛的两眼闪烁着火光,手中升起了熊熊烈焰。
“出卖自己灵魂来换得毁灭世界的力量。这么好的交易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哟。你可是天选之人啊,呼呼呼……”
奥兹玛无法忍受这令人不快的笑声,便将手中的火球向着它甩了过去。然而燃烧的烈焰穿过了面前这漆黑的存在,在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了一个大坑。
“呼呼,不需要这么愤怒。我自然会走。但是牢记,终有一天,你会主动来寻找我的。呼呼呼……”
面前的身影渐渐淡去,只有它最后的一句话在奥兹玛的脑中久久不散。
“终有一天,你会主动来寻找我的……”

……
它早就预料到这一切将会发生吗?啊……人类!因为权利欲与嫉妒心,使得你们必须要与史上最可怕的恶魔对抗……
“哈哈哈哈哈哈……”
“奥兹玛……?”
“卡赞。仔细听我说。我们可称得上是现世最优秀的人吧,难道不是吗?”
“……”
“我可是不愿意让这样的两个人就这样消亡。”
“有……什么计划吗?”
“呼呼呼……汝成为毁灭之鬼神。而我将成为混沌之鬼神。”
“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牢笼忽然打开,冲进来的几个看守试图将卡赞带走。奥兹玛急忙大喊道:
“卡赞!吾友!记住!还没有结束!一定要活下去!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卡赞被士兵带走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对着奥兹玛微笑着。这究竟是对奥兹玛话语的信任,还是对朋友悲哀送别的嘲讽呢?奥兹玛已然是看不见了,而时隔800年的我们更是无从了解。

……
“那之后卡赞被流放到鲁斯特鲁山脉,奥兹玛被遗弃到南部的海滨了。在那里,奥兹玛欣然接受了再次来寻找他的死神的提案,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换来了邪恶之力,将苟存性命的卡赞化为了毁灭之神.然而,卡赞没有同意奥兹玛的计划。它化为了鬼神,在世界中徘徊。从那时开始,大陆各地就陆续出现被卡赞附身的卡赞症候群患者。”
圣骑士名门的罗什巴赫家元老,大主教马杰洛·罗什巴赫一边回忆,一边慈爱地对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孙女欧贝斯讲述着古老的故事。
“接下来的事情你在学校里也学过了吧?奥兹玛把人类化为了伪装者,历史上称这个为血之诅咒。人类因此互相怀疑,混乱不断滋生。就在这样的困境中,接受了神启的先祖米歇尔被遣至凡间。在他的组织下产生了圣职者,我们才有了和伪装者作战的能力。”
马杰洛温暖的手轻抚着孙女的头发。
“终于,在先祖米歇尔的领导下,我们圣职者在黑色大地与伪装者军团进行了一场大战。在那里,我们人类也终于成功的将奥兹玛驱逐到了其它时空。那场战斗的名字是什么呀,欧贝斯?”
“暗黑圣战!”
“答对了。就是‘暗黑圣战’然而奥兹玛虽然被封印到了其它时空,可是他肯定还活着。我们不知道他何时还会来攻击这个世界。而且世界中还隐藏着很多伪装者,因此我们圣职者还有存在的意义。知道了吗,欧贝斯?”
“是的。但是啊,爷爷?”
年幼的少女用水汪汪的双眼注视着马杰洛。
“奥兹玛原本不也是个好人吗?”
“是啊。奥兹玛可是,当年是和卡赞一起,拯救世界的最强的魔法师哟。”
“嗯……那他如果知道了当年那些欺负他的坏蛋们都死了,现在世上剩下的都是想爷爷奶奶这样温柔的好人的话,不就会重新恢复良知了吗?”
“哈哈哈……真是奇特的孩子呢。对对,俗话不是说:‘人之初,性本善’嘛?我可爱的孙女可是比那些顽固的圣职者元老们都要领悟高深啊!我如果有和奥兹玛见面的一天的话一定会亲自和他谈谈的。”
“不过爷爷,要小心哟。他也有可能不肯听你说的。”
“对对。你真是聪明啊。真是聪明。看来我这辈子都没必要担心你了呢。”
然而,可爱的孙女真的认识到她未来道路的艰险吗?马杰洛总是无法无安全放下心来展露笑颜。这个和平的时代要是可以永远持续该多好啊。希望在我永远闭上双眼之前,这个世界能够迎来真正的和平,再也不需要我们圣职者。希望我聪明美丽的欧贝斯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体味着平凡而珍贵的幸福……

【感谢rinkzea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