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短篇小说《嘲笑》:这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

自从上次被人鄙视嘲笑已经两天了,术士绝望的想,现在自己在职业行会里沦为笑柄都是拜眼前这个笨蛋所赐。术士从来是个顽强的家伙,此次感到绝望,是有理由的。

“每个被召唤出来的生物都与施法者本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联系神秘且难觅踪迹,但是于无尽时间无尽位面的无尽信息中响应了某一召唤而来,必定是有原因的……”——幽暗城术士训练师对每一名教授过的召唤术课程学徒都以同样的套路讲过同样的话,这些没解决任何问题的套话被那些刚刚入门的懵懂的学生铭记在心,并于人云亦云口口相传的重复中一遍遍加深印象,最终因其无法证实又广为人知的特点逐渐演化成术士们心中的“真理”。

尽人皆知!对,尽人皆知!

出门在外的旅行者总是有点眼色的。种族,相貌,身形,步伐,装备,饰品,坐骑,甚至衣着颜色搭配,一眼瞟过去,目标的套路总能看个大概:果断的,实用主义的,浮夸的,粗枝大叶的,优柔寡断的……

不同职业的关注点也不同。战士们先看武器,法师们先看袍子,至于术士,更多出一样出卖自己的——恶魔。而恶魔里最直观的,就是魅魔。种种评头论足都来自这个职业内部,果然,同行是冤家。

尽管不断有人指出根据魅魔来判断一个人缺乏科学依据,但是谁在乎呢?这的确是术士们茶余饭后喜欢的笑谈。平民都以为老兵回城喜欢谈论战场炫耀战绩,实际是除去作战会议和法术研讨,非常多的术士喜欢谈论八卦作为放松调剂。还有什么人比术士更了解人性的阴暗面呢?那些敌我站旗下一个个心思转动的小盘算,术士和暗影牧师们都知道。然而圣光令牧师们爱与缄言,术士们则没这么多束缚。

“啊,提瑞斯法,又一秋凉。”战士伸了个懒腰感慨道。

“你闭嘴!烦死了!”术士没好气的说。

“其实提瑞斯法就没有过春夏冬季,话说,刚刚我去给小可爱摘叶子……”

“滚!”术士暴怒地将手里的东西砸过去,一声脆响,紧贴战士右脸的石壁一小团白雾似的东西腾起,随着微弱而凄厉的声音消散在空气里。

“这是,灵魂石?”战士一愣,“每次你给我们用的就是这个?里面刚刚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灵魂石,你说里面是什么?爱用不用!早死早清净!”术士叫骂。

“你把我的午饭打碎了,我觉得饿了哦!”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术士看着从战士铠甲后面蹦跳出来的娇小的魅魔,哼了一声,“没有了,最后一个砸这笨蛋了,饿着吧!”

“其实我躲闪还可以哈,你这样的布甲是砸不中我的……你怎么了?”战士转脸看着身边小小的魅魔,关切的问:“是不是很饿,不要哭嘛,乖。”

小魅魔咬着嘴唇眼泪汪汪的望着术士,双手在背后绞着,发出孩子般的撒娇声。

“饿不死!你少跟我来这套,玩够了赶紧回去!”

魅魔咬着嘴唇的小巧的虎牙更用力了些,马上要哭出来了。

战士见了忙打圆场:“你不要天天这么凶巴巴的嘛,总是这种暴怒的状态,不如转行去做狂暴战啊~你看她是真饿了,而且会长说了明天出战有你,真的不用提前做准备吗?”

术士愤愤的瞪了战士一眼,掏了掏背包,确实需要出门收集灵魂,而包里空间所剩无几。他盘算着去找上次沙塔斯结识的法师,原始月布包做的非常精美,并且和善,不是那种会嘲笑自己的人——这点很重要。

术士抬手要召唤恶魔卫士,却被战士叫住:“布瑞尔到处都是卫兵,你杀几头野兽还用带恶魔吗?让小可爱在这跟我玩会儿嘛!”

小可爱?!术士心里一阵恶心。想到前几天架不住战士软磨硬泡,在沙塔斯城外角落里跟战士用魅魔对练,战士毫无寸进不说,反被同行一眼撞见这女童一般大小的魅魔。那长得像排骨一样的同行搂着自己丰乳肥臀的魅魔哈哈大笑的样子仿佛脸上最后一块肉也要掉下来似的。然而最可气的是,当天下午恶魔语“恋童癖“的绰号已经在职业行会里流传开来。那些唧唧索索的窃笑总能钻过小巷钻进他的耳朵。

”语言就像风“术士对自己说。当他还是学徒的时候,就非常期待学会召唤魅魔——这和很多男学员是一样的。魅魔是危险的生物,对初次召唤学员来说是极大的挑战。第一次在导师面前成功召唤出魅魔的时候,他欣喜若狂。丰满,迷人,高挑,可以在岩浆里行走的蹄子,眼前的魅魔满足他一切的期望。它的名字叫格丽塔,他至今都记得。在导师的肯定和赞赏后,他被允许提前下课离开。回到旅馆的房间里,他就像很多学徒一样,迫不及待的开始第一次独立召唤。灵魂石的光芒过后,眼前并没出现格丽塔妩媚的身影。就在他以为召唤失败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站立着一个娇小的身影。陌生的身影。”格丽塔呢?“他呆住,确认了这是可以被驱使的魅魔,于是发问。

“被我吃了。“她用撒娇的声音回答了一个残酷的答案。

吃了?!他再次用魔法确认了魅魔的攻击可能,再次证明安全。“你想干什么?你也是魅魔?“

“你比我预期的慌乱哦!本来人家以为……“

“你居然,可以吃掉她?“术士不等对方说完。

“我是领主,想吃谁就吃谁,她太弱了而已。“魅魔绽放出可爱的微笑。

“现在,你想吃我了?“

“不,我是代替她被你召唤来的,灵魂石,我很喜欢~“它扭了扭身体,翅膀微微震动。

体型不能决定战力,就像矮人和侏儒,它说的有可能是真的。术士思忖着,但是这魅魔未免危险些,契约必须重新签订。

“你叫什么名字?“术士发问。

“洛丽塔。“她小鹿般的眼睛望着未来的主人。

“和格丽塔名字好像……“

“所以她被人家吃掉了啊~“

“难道就因为这个?!“术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每个术士都能召唤领主的,你应该感到骄傲!“小魅魔的攥住圆滚滚的小拳头晃了晃。术士感到自己没有过多的选择,契约就这样重新生效了。这娇小的魅魔没有说谎,它非常厉害,他亲眼见过野外遭遇的人类术士在驱使魅魔攻击的时候,魅魔迟疑了,一瞬间的迟疑,人类死在亡灵的献祭之下。而那个魅魔消失在这个位面。

“它怕你,是不是?“术士问。

“她可以不怕,如果她不打算回去那个位面的话。“魅魔睡猫般眯起眼睛舔着指尖上的血回答道。

看着其他术士带着魅魔巡行而过,他时常想起格丽塔,他最初的魅魔。在无尽时间无尽位面的无尽信息中回应他的召唤而来与他一面交会的最初的魅魔。高挑,美丽,易于控制。俯拾皆是,却完全中意。后来他很少召唤魅魔,“是为了避免来自同行的嘲笑“,他经常对自己说。说得几乎自己都要信了。

“那家伙召唤个小不点来干什么?卖萌吗?哈哈哈“”真是诡异的审美啊!尽人皆知,你懂得!“恶魔语的讥笑再度钻入耳中。

被魅惑后抱着盾牌笑傻笑的是那笨蛋战士又不是我!瞧瞧那排骨术士的魅魔!我敢用法杖打赌那家伙的裤裆里只剩下髋骨了!身上没剩下几条肌肉的亡灵,偏又搂着这么个代表肉欲的魅魔走来走去,这不是摆明了给自己贴上”好色没能力“的标签么!术士愤愤的想。

语言就像风,在圣光广场的幽暗城传送门前变成了龙卷风。同行是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又是排骨,还有另一个亡灵术士,看到他的瞬间就开始笑得拍大腿。用亡灵语大声取笑他是“隐藏的很深的恋童癖“并且问他”少女的滋味如何“

用亡灵语取笑,内容就不再限制在术士职业内部,意味着所有亡灵都能听懂。甚至一些懂亡灵语的外族人也能听懂。妈的!忍无可忍!术士暴跳起来。

一只巨大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传递过来温暖的感觉。术士回过头,是所在公会会长,牛头人德鲁伊。

“兄弟,“德鲁伊用洪亮的声音说道”占星者征集前往黑暗神殿侦查的先遣部队,因为你出色的伤害输出能力,特派我来通知你的入选!“牛头人环顾四周,继续说道”如果有其他勇士,像这位术士一样,一人能相当于四个人的伤害值,我愿意出面对占星者方面全力推荐!“

一个人相当于四个人?排骨术士咕哝一声,不再言语。

术士对德鲁伊会长点点头,步入幽暗城传送门。讥笑和聒噪令他心烦,他决定回幽暗城清净几天,叫上战士一起,免得同行们见到那战士又想起这个段子。即便魅惑结束,战士依旧对小魅魔喜欢得不像话,难道只有自己不喜欢么?

公会会长报出的伤害量,令排骨闭了嘴,毕竟术士冒死与恶魔签订契约寻求的是力量,有时间嘲讽别人的八卦不如去打打木桩。

输出循环,是他长久以来的绝技。

足够强大的魅魔同类相食来与他签订契约。

这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从来都是。

【优先试玩】腾讯正版火影开测 http://iwan.qq.com/huoying/ad.htm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