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设计:大数据先行or玩家真实需求为本?

游戏设计:大数据先行or玩家真实需求为本?

作为一个行业,我们越来越把注意力转移到大数据分析上来。理念很简单:当规模足够大时,我们采集百万兆字节级别的数据、数十亿级别的事件、甚至百万分之一级别的洞见,使之成为开发商“军火库”中的预测资产,使得我们的开发商能够预测和复制成功。

在行业中,我们可以看到像Zynga和Kabam这样的公司已经开始这么做了。成千上万的博客、论坛帖子和文章都在谈论大数据市场的美好未来。当下世界,现代市场的规律已十分庞大,形势对我们大数据采集和分析有利。

20年前,很少人能想象到,拥有的活跃用户数规模能达到数以百万计级别,更别提去分析、读取和储存用户的行为了。现在市场已经变了,我们的注意力也转移了,但说实话,与我们对大数据的兴趣越来越大相比,创新很少:以数据为驱动的设计仍难以有效的融入你的工作流程,公司离从大数据投资中获得回报还很远。数据的分析仍然艰难,因为我们都拘泥于单独的案例。

近20年的技术发展日新月异:我们从软盘进化到应用程序商店、从拨号进化到宽带、从DOS进化到iOS、从命令行进化到触摸屏,但SQL(Structured Query Language,结构化查询语言,一种数据库语言)仍然是SQL。

让我们想象这样的一个世界:没有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业务仍主要在DOS和其它命令行界面进行。想要使用一些对你的贸易最有帮助的工具还得需要专门的培训。你需要雇人来操作这些机器,而不是买机器来提高你雇员的生产力。那将会是一场噩梦。而这正是我们当下“分析”这个行业的现状。

在去年,麦肯锡全球研究所预计,到2018年,数据科学家的缺口将达19万名。而在旧金山一个城市,数据科学家这个职位就已经早就了1000个就业机会。这两个数据告诉我们:

1) 我们想要作以数据为驱动的决策。

2) 我们痛苦的发现:已经对数据科学家产生依赖,因为以数据为驱动的决策很难作。

那么究竟数据科学家是什么?我上周从Twitter上看了个搞笑贴,在此与你分享:“数据科学家(名词):统计比软件工程师好,且软件工程比统计学家强的人。”

另一个网友则说,数据科学家是一个住在旧金山的统计学家,和“growth hacker”(既懂技术又懂营销的高端人才,擅长以市场为导向的产品营销)一样做着市场营销工作的人。

这些数据科学家值得你以至少13万美元的年薪去雇佣他们。数据分析公司Traintracks调查发现,在一个典型的游戏工作室当中,有1/10的雇员把时间花在了扯皮、争执和糟蹋数据上面了,我们为何需要这样的雇员?

我从一个声称致力于大数据分析创新的公司的官网摘抄到一句话:“快速、熟悉ANSI(美国国家标准化组织)SQL接口,(这款产品)是一款用于解决应用程序性能下降问题的强大解决方案。”

熟悉ANSI SQL接口!这句话太搞笑了。在一个公司里有多少人适合于这个标准啊?

如果我们不懂怎么去使用它,那就不是接口。数据科学家是一种接口,是人类的键盘。这种接口与早期电信运营商不同的是:数据科学家在你和你的数据之间,你和你使用以数据驱动来作决策权之间。到2018年底,数据科学家的缺口将达19万名,这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状态。

我的读者们,你们所在的公司可能今年已经花了一百万美元费用在相关的数据分析上面,我们的行业舍得花数百万美元去作以数据为驱动的决策。那么?怎样才能使得我们的下一个投资成功呢?

为何当今一个游戏工作室如此难以成功?因为成功没有保证和连贯性。你当前这款游戏可能有1000万的MAU(Monthly Active Users,月活跃用户人数),但下款游戏可能连10万次下载都达不到。游戏工作室倒闭的不少,我们都为此感到担忧,我们担忧雇员想要安全感的保障,我们担忧高管跳槽创业,我们担忧投资人撤资。游戏工作室轻松赚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投资者理所当然的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厌恶情绪。这个行业本身,以及它的投资人们,都在找寻同样的创新和解决方案。

硅谷著名投资公司“创始人基金会”的合伙人布鲁斯·吉布尼(Bruze Gibney)在一篇名为“未来发生了什么?”的博客中写到:“至少从宏观层面上来说,我们需要当前使用的分析软件更强大及更易使用。当前大多数分析平台非常神秘,需要大量的经验,但分析的质量却相当的差。其社会化程度也不够,收集到的大量数据只有少数人甚至部分人能对之分析和解读。”

用“神秘”这个词来形容分析平台是再恰当不过了。在1994年,我父亲公司的开发者建立了自己的数据库和编程语言,来减少复杂的SQL工作流程的需要。这看上去似乎被误导了,但他们认为这是他们真正能扩展其业务的惟一途径。那是20年前的事情,从那以后这种情况不多见了。

你可能听过一个关于SQL的笑话:“一个SQL查询走进一家酒吧,自信的对着两张桌子旁的两个女孩说:‘我能坐这吗?’”如果你是一个像我这样的程序员,你能听懂这个笑话,这个笑话可能比我还老了。

大数据行业仍在等待它的“1984”.我们在等待类似于像Mac、易于使用的图形系统的东西,来完全改变我们与数据交互的方式。但除非这个行业能真正认识到其当前提供的服务是多么的糟糕,否则我们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

业界对此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存在,但我把自己的时间和金钱都投资在一个简单的想法上面:伟大的游戏不是数据科学家打造的,而是由伟大的游戏工作室打造的。这些游戏工作室致力于制作优秀游戏,而不是只单纯的拘泥于追逐各种数据。

让那些优秀工作室去更好的了解他们的玩家,分析他们的用户,以人为本,理解玩家的真正需求。我希望籍此能对之后的伟大游戏产生一些小小的影响。我们也希望“数据科学家”这个词能尽快成为一个热词,游戏设计师不再被迫学习SQL语言以保持竞争力。

如果说过去的20年教会了我一些东西,那就是,如果一种技术不能在非专业人士手中被有效运用,那就不能完全发挥出其全部潜力。游戏产业是建立在一个有史以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高科技民主化基础之上的,我们应该持续创新。

这对游戏行业来说是一个光明的未来,但对你的未来来说则无法保证。你的未来取决于你如何管理预测和复制成功,所以让你的数据动起来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aniszho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