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千百万80后与90后玩家的共同记忆

传奇般的《魔兽世界》诞生至今已经快十年了。虽然有点不太好意思,虽然希望作为玩家来说低调一些,但我仍为我从一开始就与这个游戏一起成长至今而感到自豪。在这一路上与我同行的,是昔日的同学、公司里的同事、以及不断在变化的一次次地从陌生到熟悉的公会成员们。

魔兽世界:千百万80后与90后玩家的共同记忆

我相信如今《魔兽世界》的存在是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的。如果要深思并究其意义何在的话,似乎很难从外界的声音里得到答案。在主流的媒体上面都充斥着人们关于这个游戏的争吵、大片虚假的为了证明文章作者自己观点的统计数据、各种利用这个游戏进行炒作的丑恶嘴脸。所以我想花那么一小点时间来怀个旧,回想一下多年前第一次进入这个游戏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形。那是在学校的同学各种软磨硬泡下,我才同意和他们一起来到这个曾经我得“人物真是太丑了”的艾泽拉斯大陆,从此一同踏入了这个神奇而磅礴的世界。这么多年来,当初最早和我一起进入这个游戏的同学、以及在那时候的游戏里所遇到的人都已离散在浩渺的人海,而那个我还年少时所创建的角色却同我一起留了下来,在这个世界里披荆斩棘、将一个个副本通关。

当我们进入这个世界之初,最令人震撼的便是这片大陆是如此的真实:它如此巨大、各种不同风格的事物有机地存在于其中,强烈挑起了我们去探索它的欲望——想要得知这个世界中的大小故事、想要解开诸多种族背后的秘辛、想要追随各种各样的鲜活的角色甚至是英雄的脚步。在这个世界里,有前所未见的湖光水色:它们有的水域庞大却死寂沉默(西瘟疫之地达隆米尔湖),有的虽小却是草原上最鲜亮的一抹颜色(莫高雷石牛湖),有的波光粼粼静谧祥和(月光林地月神湖),有的坚韧朴实淡然无波(洛克莫丹洛克湖)。那些山脉或高耸指天,或连亘绵延,或遍野霜雪覆盖一片皑皑,或吞吐岩见证历史兴衰(石爪峰、辛特兰、丹莫罗、黒石山);那些河流或潺潺或奔涌、或歌唱或怒吼(灰谷弗伦河、杜隆塔尔怒水河)。还有风格各异的森林,分别有着相应地区鲜明的植被特色(荆棘谷、菲拉斯、费伍德),不一而足。大小规模各不相同的城市和城镇乃至小村落在这片大陆上星罗棋布,有的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商人们吆喝着叫卖自己得意的产品;有的则危机四伏四面楚歌亟待有英勇的冒险者相助……太多了,我能列举的那些有趣的仅仅是关于这个世界的样貌本身的细节太多了。我们在这样的世界里随心意从诸多可以进行的事情中挑选出一些,然后去完成并收获快乐——由此我们也发现这并不仅仅是一个为了游戏而游戏的世界,它并不是为了简单的去玩然后杀死怪物获得胜利、追逐装备数据,这只是游戏中可以做的事情的太小的一部分——也正因为对利益的追求包括但并不在游戏中占绝对的主导,我们才感受到在这片大陆上的经历是如此的像我们的生活。是的,就像另一个栩栩如生的世界,不是么?

我的同学阿黄选择了在这个世界里成为一个巨魔盗贼,那时候潜行者是还叫盗贼的。他的这个选择让我们其他人都非常吃惊,因为那完全不像他在游戏里会选择的角色,看起来非常的…违和?然而从我们在这片大陆上开始冒险,他本人也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在广袤的世界里漫步(微博)的巨魔盗贼——我是指性格。我们对此都觉得不可思议,到底是这个世界让阿黄展示出他真正的内心还是他随着在这个世界中的前行而被自己的人物角色唤醒了相应的潜质呢?它让我们发现了太多过去都没有留意过的东西。

第一次与其他玩家组队的时候,阿黄总是喋喋不休地唠叨着各种废话,与之同时他们击杀了各种怪物并完成了任务,大家都对这样轻松的气氛感到非常愉快。后来我们就被邀请加入那些队友的公会,从那时候开始,他喋喋不休的话痨属性就成为了公会里带有传奇色彩的标志之一,当大家一同开始下副本的时候,他们总是很高兴地听着阿黄的神侃、不时地也加入到这样没头没脑的谈天说地中来。大家起初是聊着游戏里遇到的趣事、比如某时在某地被几头陆行鸟追着一路亡命狂奔进十字路口;后来又可以聊到一同来到这个世界的朋友、乃至自己的生活趣事、烦恼;到最后大家彼此都无话不谈亲密无间,我们会偶尔调侃着生活中前路茫茫,诉说心中将来的理想。

而我呢,则专注地投入到了扮演一个强壮但温和的牛头人战士当中。我非常喜欢战士这个职业,并不单纯的因为它被介绍为“战场的绞肉机”(事实上虽然并不拒绝但我也并不狂热于进行pvp活动)。当我的牛头人战士在与队友一同作战、完成任务或是下副本挑战Boss的时候,我很享受它宽厚高大的背影给队友们带来的信赖感。在战斗之余,我如同我在现实中的习惯一样,对各类轶事还有背景故事十分感兴趣,于是一边了解着更多有关这个大陆的细节、一边把它们同朋友们分享。在这个过程中,我见识到了太多有趣的故事,也做了很多有趣的任务。这个世界似乎也非常鼓励玩家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了解它,所以当你真正能深入其中进行探索的时候,它也给予你非常多史诗般的体验作为回报——从达隆郡的战斗、影月谷的诅咒密码(“我们为了正义而挥洒热血……”),到费伍德森林伊利丹为了挽救一族使用恶魔之力而被放逐的单机剧情重现,到石犁村守长城(“你投降了?为什么?因为这群入侵者能摧毁一道长城?别忘了你还有另一道长城…是由那些管这里叫做家的人…比肩铸成的。我们任何人都甘愿放弃生命以守护这片土地…这片土地属于我们…属于我们的祖先…属于我们的子孙,这绝不会被改变”)——震撼人心、也发人深省。它们就是这样令我着迷。

但我可以自由地选择要用何种速度来体验这样的内容,或专注其中而骈足如飞、或休闲怡情而步履踽踽。在享受它们的同时,我结识到各种各样的人——通过一个“世界”式的映象来维系的全新的友谊。我们在这世界里共同携手前进,对于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来说,所有的收获都是靠与伙伴们一起亲手努力得来。在他们之中有不同年龄层的人,有和我一样的少年、有年轻有为的上班族、甚至还有老成持重的大叔,他们来自五湖四海,而对我来说他们的存在构筑成了这个世界里于我而言无比珍贵而永远无可替代的未来。即使他们在这近十年的漫漫长路中并没有一直与我一同走在同样的道路上,我仍感谢和感激他们的到来,就像每一个玩家所珍惜的朋友所蕴含的意义一般——那是永无法再现第二次的精彩。

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的意义重大也许更多的是因为它比其他任何同类游戏都做得更优秀、更无可取代。在它诞生之前、抑或它诞生后这些年间,也诞生过不少有趣而受欢迎的游戏。但《魔兽世界》却因为它与玩家们共同形成的独特亚文化而始终立于世界之巅。它对于游戏业界来说的意义则简单而又如铁一般的事实无可争辩:最高达到1200万的用户数,如今还拥有700余万,以及巨额的年度收入。这个游戏横亘在业界的上空,仍旧持续地展现着它教科书般的影响力。

魔兽世界:千百万80后与90后玩家的共同记忆

《魔兽世界》的存在重要吗?毫无疑问我会给出肯定的回答,即使有一天我失去了它,我也依然会坚定地给出肯定的回答。死亡并不意味着失去,死亡并不意味着终结。很多年前,我们就得知,在这个世界里,死亡只是一种开始。它让我们了解到伙伴和团队的重要。前进是永无止境的,而每个人在能穿着华丽的盔甲武器和使用强大的法术能力以前,都曾有过无助的时刻。因为这样,我们才彼此互相帮助而不是冷眼旁观新人乞求的目光。因为自己经历过、而自己得到过帮助,所以才希望能够作为无助的新人的伙伴帮助他、使他感受到同样的温暖;因为自己经历过、而自己没有得到过帮助,所以才希望能够作为新人的伙伴帮助他、使他不必像过去的自己一样忍受孤独之寒——因为我们把自己视作对方的伙伴而伸出手去,才会真正的使对方作为伙伴而并肩站在自己的身边来——那便是这个世界切实地所教会我们的东西。在我们的现实中曾经有所空虚的时刻,在我们的现实中曾经拥有过的青春,沉甸甸地地被这个鲜活的世界所填满。

记忆会消弭吗?不会。与这个世界、与你们的记忆,便是这个游戏的存在对于我、我相信也是对于玩过/玩着这个游戏的大家来说,唯一的意义。

——即使总有一天我们都将一笑而过,各自前行。

魔兽世界资料站:点击进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septem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