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的游戏人生

“土豪”的游戏人生

网络配图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和“为土豪写诗”,这两句话充满了“吊丝”们的自嘲、他嘲与讽刺,是“吊丝”们面对沉重现实的明知不可能却还自娱自乐的表达。

李计伟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教师,语言学博士

几十年前,“打土豪,分田地”轰轰烈烈;而现如今,“为土豪写诗”热热闹闹。当然,时过境迁,此“土豪”非彼“土豪”也。

老“土豪”,恰如《新青年》第七卷二号《山东底一部分的农民状况大略记》一文所描述的:“土豪多半是士族,或富户,在乡村中使行城市的生活,与官府联络,指挥土棍,破坏农民的生活与自治。”老式“土豪”名副其实,是在依附于“土地”的“富豪”。

新“土豪”,最初指网络游戏的人民币玩家。非人民币玩家玩游戏,往往只花电费、网费和时间,其在游戏中的等级、装备、宠物等均靠游戏规则在游戏内安分守己按部就班地获取,此为贫民玩家;而人民币玩家则不同,可以随便花个成千上万人民币买来游戏中的等级、装备和宠物。后者看前者,穷得只剩下时间;前者视后者,无脑烧钱的土豪!就这样,新“土豪”诞生了!

游戏人生,有时候,游戏就是人生。从游戏世界回到现实,买房付个首付都要掏光父母所有积蓄的“贫民玩家”突然发现,“土豪”遍地开花:有逛街顺便买套房的房叔房婶,有嫁女附送百万豪车的丈母娘,有直升机接新娘送人民币“羊肉卷”的新郎,有婚礼席开百桌花费千百万的明星大碗,有横扫欧美一口气买十个LV手袋的大陆客,有数千万建个天桥几百万建个厕所的有关部门……无奈网络讽喻了现实,游戏变成了人生!

花钱不计成本,因为来钱太过容易;花钱追求炫耀,因为品味太过低俗。众所周知,我们生活的当下,来源不明的灰色收入是高收入的一个主要部分,资源性与垄断性收入分配不当导致大量公共资源流入个人腰包,地方政府过分依赖土地收入让地产大鳄扬言要借钱给“闹钱荒”的银行。有人说,按照全球致富的规律,富人的进化需要完成从富到贵再到雅的艰难跨越,但身处物欲与肤浅的“小时代”,这个跨越的推动力从何而来呢?!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和“为土豪写诗”,这两句话充满了“吊丝”们的自嘲、他嘲与讽刺,是“吊丝”们面对沉重现实的明知不可能却还自娱自乐的表达。老“土豪”是土地上的“富豪”,因欺压百姓鱼肉乡里而可恶可恨;新“土豪”是土气的“富豪”,因出手阔绰有追求无信仰而可怜可悲。

我们知道,历史上的中国一直是一个没有经过产业革命的农业社会,广大人民勤俭耐劳,和平文弱,安土重迁,对安身立命之土地自是爱得深沉。如此,不难推测,对“土”心存鄙夷,进而衍生出“老土”、“土里土气”等贬义色彩的始作俑者,恐怕非官即商,此两类人生活高端大气上档次,对土里刨食与土木形骸者自是不屑。如今,“土”却跑到了曾经创造它的非官即商的“豪”的前面,也算是一种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uckyjoke]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