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心情:我的妹子不可能那么会玩魔兽

与其叫她妹子,不如叫她姐姐。

比我大一岁的多变体,可以中分扮女王,也可以扎起双马尾做萝莉。女王的时候目光威严如电,萝莉的时候眼神柔得能滴出蜜来。

跟我来自一个城市,高中是全省都顶顶有名的,很久以后说起,才知道当年高考都在一个考场,然后恰好分到了一个学院,只是不在一个班级。新生大会生第一次见到,当时就惊为天人,用后来d8的话来说,有一种惊叹叫跪舔,有一种赞美叫已撸,大致如此。

自我介绍的时候知道跟我来自同一座城市,当时激动地以为是缘定三生,情系千年,而后当然是厚颜无耻地要电话、聊天,然后她被别人追走。

魔兽心情:我的妹子不可能那么会玩魔兽

真是操蛋的前奏,此后的两年只能保持着默默地关注偶尔看到她在线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的状态。知道她跟他男朋友一起玩wow,所以自己也开始玩。

她的第一个号是圣骑,那时候还是九城代理,大概就是在九城与网易交接的前两个月左右,她在费伍德森林截图的时候,我在棘齿城傻傻地等着去藏宝海湾的船。

本来想去她服务器找她,但三人行总是有一种奇怪的即视感,所以一直在别的服务器玩自己的盗贼,再花点时间研究下她的小骑士。不过她的装备惊人的好,当我自己练的骑士给刚海心灾变都觉得牛得不得了的时候,她已经折戟村正了。有一次qq正好在,闲来无事聊了几句——

“哟,大小姐的骑士装备好棒,求指教。”

“一般啊。”

“这还一般啊,我一直想要一把折戟。”

“我还是觉得蛋盾比较帅。”

“你会拉蛋蛋的眼线吗?教教我呗”

“还有本小姐不会拉的怪?”

奇怪而嚣张的语气,伴着淡淡地不容置喙得威严,我只能感叹为什么还有t怪t得这么好的女孩子,还是这么漂亮的妹子。那天我等她继续说话等到了凌晨,只是头像再也没闪过。

平淡的一年又一年,两年就像在时间的缝隙里打了个转,只是后来听说她和她男朋友一直吵架,所以尝试了ntr。

我知道14厅有一群道德的喷子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谴责我这种行为的卑劣、无耻、下流、作贱。我是一个唯结果论者,只要是我想要的结果,你们怎么说都无所谓。我一没下药二没降头三没养蛊四没扎小人,你们可以说我动机不纯,但我从来没有用什么卑劣的手段去破坏别人,我只是在她玩的区偷偷建了个牧师号。那会正是wlk如火如荼的时候,全民toc和普通icc打得热火朝天,我和原来服务器的兄弟一直奋斗了大半个tbc,在wlk开服的那天我让出了会长的位置,然后告诉会里的兄弟会长大人要去别的区找会长夫人了,暂时afk一段时间,会长一定会带着会长夫人一起回来!

本来就不想惊动她,所以建了个亡灵牧师也没有问她要启动资金啊16格包包什么的,就一直一个人埋头打怪、练级。说实话,看到好友列表里她和她男朋友一起玩wow还是挺无奈何心酸的,但我能说什么的?要资格的。我一个人苦不堪言地重复着练级打怪做任务的过程,也好歹到了85级,当时的设想是混到他们工会,做个主刷防骑的戒律牧。然后在默默刷血线上增进感情的某一天报出她的名字。

她一定很惊讶对不对?会不会还有一点感动?甚至?

有一天我在北风苔原做任务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个血精灵圣骑,看样子是来清北风的任务做成就的,那是她的id,我也不吭声,她做她的任务,我做我的任务,只是巧合,何必夸张成缘分?做了一会,正当我要上坐骑的时候,发现动不了,然后只看见头上挂了一串流血,然后我就黑屏了。

这种野外被盗贼偷袭的情况我早就见怪不怪了,我本身玩的就是盗贼,这样的事也常做,所以我跑了下尸体,复活了继续做任务。悲剧的是,等我复活了我才发现,我的小可爱被盗贼追着狂跑。我很明显看出她在乱用技能,所以赶紧给她套了个盾,然后丢了几下苦修,再给盗贼上了个恐惧,我看她回身要报仇,赶紧敲了一行字:“XX,你走就行,别回头。”刚发过去我就黑屏了,无聊看了下消息框,暗叫糟糕,我果然还是顺手叫出了她的名字。

“xx?”她打出了我的名字,她一直这么聪明,知道我喜欢她,知道就算自己改了一次名字我还是喜欢叫她原来的名字,知道在这个区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还不让她知道是谁的也只有我。

“你在这个区多久了?”沉默了一会,她骑着灵翼幼龙,俯身问我。

“也没多久吧。”我无聊,给她刷了个口血。

“骗人。”她一摆身,幼龙双翼划出的轨迹煞是好看,“看在你救了我一次的份上,我带你看个好东西。”随后她解散了坐骑,召唤了一头宝库的大象。我坐了上去,她就策马狂奔,哦不,策象狂奔。然后我们来到了北风苔原最南边的那片岛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居然站满了大大小小的企鹅,呆萌呆萌的,好可爱的样子。

“是不是很可爱?!我发现的!不许告诉别人!”她说。

从前接触她的印象都是冷着脸,礼貌性地对我打个招呼,没想到她居然会有这么小女人而温柔的一面,我驼着背站在她身边,第一次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建个血精灵牧师。

她沿着浮冰的外围跑了一圈,然后往冰山上飞去,我也飞到她身边,解散了坐骑,两个人一起做了下来,我还生了个篝火。

“天冷,别冻着。”我自己都被自己这句话恶寒到了,她居然还有心情做个犀牛汉堡,然后点了个交易。

“你平时打本日常这么忙,还有时间来清任务?”

“我才不打副本,平时下本都是我男人,他打完了我拿号做任务,做成就,收集小宠物和坐骑。”

“你最喜欢什么宠物啊?”

“当然是花羽鹦鹉!”

就在她打出花羽鹦鹉四个字的时候,我已经打开了淘宝买了3wg,然后叫她开了奥格瑞玛的门,谎称回城交任务,等我再次回到她身边的时候,我说犀牛肉还有么?她不解地点了个交易,放上了一组烤犀牛,而我放上了花羽鹦鹉。

虽然那天围绕还我金还是rmb还是鹦鹉这个事从下午三点磨到了五点,可那是我迄今为止永远不会忘记的时光,在一块偌大的冰面上,我和我喜欢的女孩子坐在一群企鹅中间,看着海风逆着光从远方吹来,面前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篝火,而花羽鹦鹉围着我们飞,偶尔发出啾啾的声音。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介入导致了她们最终分手,还是她们本来就到了朽木难支的程度,最终我还是等到了她们的分手,然后我上位。

在一起以后我们就afk了,比起副本,女朋友还是最有farm必要的副本,这不是nga众多基佬一致的共识么,虽然这么做的人都被烧死了,不过总比埋头打本注定孤独一生的基友好。

我们大学所在的N市虽然我不喜欢,但毕竟也是一个有很多历史底蕴和味道的大城市。随后的一年我们转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吃遍了每一个好吃的地方,怎么说呢,在我从出生到现在,这一年是我最难忘记的时光。

下面基佬一定要说,然后就是要分手的节奏了吗?

笑了,懂?我们是要结婚的好么,分手这个词根本不会出现在我们字典里,所以你们注定孤独一生,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什么心态!(大嘲讽术!)

FFF团求放过,我已经在a站被烧得体无完肤了,给条活路行不行?

过了那一年,就是大四了。舍友有的工作有的考研,我选择了考研这条路,所以在学校外面租了一个单室套,准备认真复习备考。她家里有点关系,所以工作什么完全不当回事,照样吃吃玩玩。

这里声明一点,很多人看到这里要说,你这不就是屌丝逆袭白富美的故事么,借个wow的壳是闹哪样?世界太假,滚粗!我要说,本人不是屌丝,家里也做了十好几年的生意,人品长相不算自吹的话也是可以的,所以剧情没那么狗血。

继续说,那会我要看书,不能每天去学校,她闲着无聊,把号转到了我原来的服务器,每天做做日常清清任务。这里楼主要控诉,妹子们简直残忍,楼主好好地复习,她就在那一个劲地玩,还冷不丁问我点wow的历史。楼主有轻微的考据癖和嘴炮倾向,加上本身的专业和嘴炮有关,所以对wow的历史结构和人物背景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大家也都有过在妹子面前炫耀的经历吧,博学和勃大不一直是广大男士追求的指标么,前者说明你肚里有墨水,后者说明,嘿嘿。所以有时候一解释就牵扯到其他问题,她喜欢追问,一问一答一下午就过去了,有一次她叫羽然的小号在泰罗卡森林练级被一术士守尸,她本来想瞒着我,等把术士斩落马下以后给我炫耀,无奈技术太差,1234就黑白。楼主面前有一面镜子,她坐在楼主对面玩,每次我都忍不住从镜子里看着她玩,大家都知道,看书看到要吐的时候哪怕电脑里放喜洋洋和灰太狼我们都忍不住去看而不想看书。三番五次我看到她嘟着小嘴委屈地都要哭了,赶紧放下书说姑奶奶不哭不哭,然后接过键盘熟练地冰环寒冰箭冰枪biubiubiu,对面扑街。然后复活,又是biubiubiu,对面继续扑街。那天在她的授意下我把对面术士守到了下线。她开心地直拍手,我真爱死了她在别人面前冷冰冰在我面前天真美丽的神态。

她陪着我度过了最难熬的考研,我们彼此也有更多了解。她是个很强势的人,而楼主因为喜欢了她很久很久,所以非常珍惜这段感情,事事都顺着她,生怕惹她一点点不高兴,可以说,我有点怕她,也把她的脾气宠得很坏。跟老师较真顶嘴那都不算什么,网上跟人骂仗楼主还要开几十个马甲去造势声援,她做了没谱的事最后都是楼主去擦屁股。不过我也很享受这种把喜欢的人捅的篓子解决的成就感,你们说楼主真的不是抖m吗?

我还是考上了研究生,她家里帮她安排了去m市实习。我记得说起以后她还抱着我哭的稀里哗啦,说去了m市那么远,那里什么都好,只是没有我。我笑着说你总会回来的,就像归来的吾王,我就在这里等你,等你哪天带着军队回归。

日子过得安逸了,就想着回归,当初还说好带会长夫人一起回来的。于是重新拾起以前的贼号,上号才发现物是人非,以前满屏幕亮的o键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想靠以前的关系拉个老脸找人混副本也没人理了,毕竟ctm版本那么快餐,大家的cd也都不够用。楼主是个要强的人,在感受到人情冷暖之后,自己找攻略,混新三本,各种成就团混装备混经验,关键是找回昔日盗贼的手感。她的小法师继续做日常,做任务。我记得我考研那会她已经新三本随机龙魂(微博)毕业了,我只用了一个礼拜就装等碾压了她,然后找了个固定团通了h123456,脊背由于牧师是短板一直过不了,最后换了固定团。那是个强力的固定团,每周两小时打完龙魂以后还会开个fl火鸟金团和小号ds团。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怎么花钱买点卡了,每周可以赚一两万金,除了点卡多的钱都给她买坐骑和小宠物,比如各色龙宝宝。她看我的暗色火鸟帅,于是我帮她每个礼拜打fl成就团,她说拉格的火鸟帅,我雇固定团的兄弟帮我打,有一天她说她要在坐骑上超过我,楼主那会有绝版龙虎大概已经有200+的坐骑了,所以楼主每个周二cd更新了雷打不动帮她刷黑龙公主老蓝龙王,当然还有风头。新的龙虎也是每天一定会包。她的小法师装等一直上不去,我自己二三五固定团打完了还要帮她法师打固定团,教她奥法怎么打,火法怎么打,怎么翻滚,怎么集火源质体,怎么跑风,怎么躲拉格的烈焰。春节的时候我感冒了,为了帮她多拿一个陆行鸟,楼主带病捡彩蛋到凌晨三点,终于换到了。楼主很爱我的女朋友,她也很爱我,每次有了新的坐骑或者宠物她都会开心好几天,然后在我面前吹嘘。终于她说要橙杖了,那会已经是版本末期,我只来得及做出了二阶,mop就开了。mop开的时候我也去读研了,她在家乡的城市工作,虽然我们异地相隔,可是我们还是会在晚上一起玩wow。

有一次我问她,你当时的骑士t是怎么玩的那么好的?她噗嗤一笑说,都是我以前男朋友玩的,人家才不会t怪呢,现在有你,我就更不用啦。

时间飞快,已经是第三年了,马上她的生日快到了。

要是我们不分手该多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phyllisli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