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键盘死期将至?大脑将植入芯片玩游戏

[导读]多亏了各种各样的次世代游戏机硬件,我们将会改变我们设计游戏的方式。这不一定是因为我们想要改变,而仅仅是因为我们不得不改变。

腾讯游戏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编者注:本文作者为前People Can Fly工作室(代表作《战争机器》《子弹风暴》等)创始人Adrian Chmielarz。

以下内容是来自他最新博文的翻译:

这些全都应该归功于我称之为“模拟与实际的不协调”的小恶魔。

想象一下你喜欢的一首歌。你听这首歌时所采用的声道系统越优秀,你听这首歌时所能享受到的愉悦也就越多。就好像音乐突然响起,重低音部分更加厚实,而你甚至还能听懂里面各种乐器声,亦或歌词当中的每一个字,虽然它还是同样的一首歌,但是听起来的效果却好多了。

你听这首歌时的感觉,恰如其创作者所听到的一样,这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籁之音。

鼠标键盘死期将至?大脑将植入芯片玩游戏

是的,只是游戏却不太一样。

当一款游戏的结构(即这首歌)还是一样的,只是其他所有的东西——比如声效、视觉、剧情等等(相当于这首歌的保真度)——却都变得更加地好,玩这种游戏的玩家就会遭罪了。

我将它称之为“模拟与实际的不协调”。因为我认为可以这么称呼。(也实在没有更好的术语可以形容了,我确实四下都问过了。)

鼠标键盘死期将至?大脑将植入芯片玩游戏

我最近刚刚体验了两款大型游戏:《生化奇兵:无尽》(Bioshock Infi(微博)nite)与《古墓丽影》(Tomb Raider)。我对自己因为这些个游戏里的腐坏气息而遭受到的困扰感到十分惊讶。从这个角度来看,《古墓丽影》曾经的游戏体验确实更好,但它仍然遭受这种腐坏气息的污染。

我很欣赏这个游戏,对我而言,它是今年第一季度之中最好的一款游戏,不过游戏中的“腐坏气息”问题确实给我带来了一些困扰。

我只是对这个游戏在重塑我的大脑表示不爽,不过当我玩其他游戏时,我也没办法让这个游戏设计师模式失效,然后我就继续在游戏里前进了。

不过之后,一个好友推荐我玩了《乐高:指环王》(LEGO: Lord of the Rings)。

《乐高:指环王》

《乐高:指环王》

我对这个建议不是很感冒,但是这位好友向我保证这款游戏在三维模式下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因此我就试了试。

不错,《乐高:指环王》在三维模式下看起来确实很棒,但我还是注意到了两个更加重要的东西:

第一:这款游戏实在是老气十足。

第二:这款游戏在乐趣、参与度、拟真度等方面都做得很到位。

我接受了这款游戏的大胆设计,而且因为它既吸引人沉溺也让人乐于忙碌其中,我还笑嘻嘻地用我的魔法小铁锹让植物们苏醒过来,并且在收集那些了不起的臭金币时感受到巨大的满足感。

让我把这句话再说得清楚一点,我在这个游戏里收集金币的时候感到很愉快。你或许可能知道,我本人是最讨厌收集金币的。

我假定自己“模拟与现实的不协调”的理论现在能更加明了。当这款游戏之中有越多的现实的时候,我们就越享受于它的腐臭。当这款游戏之中有越多模拟的时候,我们所能享受到的腐臭就越少。

我不断地抛出“模拟”、“实际”、“老气”、“腐臭”这些词。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假设动作冒险游戏的最终形式就是一个完美的虚拟现实模拟。比如在矩阵的概念中,你知道,并不完全邪恶。这就是我称之为的“模拟”。我们将自己连通到一个设备之上,事实上我们知道所有一些都是不真实的,就感觉到我们生存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更为刺激的世界中。

鼠标键盘死期将至?大脑将植入芯片玩游戏

而“实际”则是与此相反的一面:一款老派模式的游戏中,没有任何一个元素会因为虚拟现实的模拟而被混淆,无论是游戏玩法还是在表现之中。“实际”之于“模拟”就像是魔方之于矩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niszho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