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游戏 > 游戏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游戏人生之罗晓音

2012年11月25日15:05腾讯游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去“西山”不复返

主持人:您刚才说期间还组建过一段时间的乐队?

罗晓音:那个时候是因为1994年,1995年的时候,我正好有一个好朋友在珠海金山,因为他是电脑报,电脑报那个时候跟求伯君关系特别好,介绍他去的,他去了之后又把我介绍过去,说西山居成立了,正在招音乐,你要不要试一下,然后就让我把我做的电脑音乐的录音磁带给老裘寄过去,老邱听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就打电话来了让我过去。

主持人:这个反馈速度很快,一个星期而已,就去了西山居。

罗晓音:去了之后一去不回了。

主持人:所以西山居应该算是您正儿八经接触游戏音乐或者电脑音乐的第一家?

罗晓音:对,我觉得改变很大,去了之后发现外面的世界跟内地的国营单位简直两个世界,太不一样了,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回来。

主持人:怎么个不一样法?

罗晓音:觉得他们这些人说话、沟通事情很坦诚,不像在内地那些国营单位,你整天要看人家的脸色。包括在金山你看求伯君,我第一眼见他的时候,风度翩翩,穿这一个衬衣,而且那天是牵着他老婆,从公司的走廊里走进去,我觉得这个公司的老板太浪漫了。完全跟我们在内地看到的国营单位的感觉不一样。而且思想、说话,都是年轻人完全不一样。我觉得我就应该是在那种地方,所以就没有想着要回来。

主持人:当时你的朋友把你的碟寄给求伯君的时候,你有想过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吗?

罗晓音:没有想过,我天天希望他告诉我结果怎么样。我就想等着那个消息。因为那个时候他又说金山的时候,我已经有一些了解了,因为我的电脑上就是香港金山软件WPS,那个时候就是那个界面,很老很老的那个界面。对求伯君那个名字,觉得是一个特别神秘的名字,很想能够见到真人。是一种很向往的感觉,结果真的是打电话来让我去,那个时候真的是非常欣慰。还是有一种内地的思想,当时是请假去的,请假去了之后。

主持人:你是怕那边一旦不成,这边也没了。

罗晓音:待了几个月,回来就办辞职了。因为这边的单位还不放我,不放我就辞职。还有意思我在那边待了三个月,公司也没有动静。我说我到底留在这儿还是不留呢?当时在想,这个求总也不给我涨工资。我那天就跑去问他了,我说求总你不给我涨工资我就走了。别走,别走,忘了,忘了。然后他就说你转正了,工资马上给你调。那个时候就想了,是这回事,我以为他真的是不要了。

主持人:所以其实你还给求伯君打了三个月的黑工。

罗晓音:也不是,反正试用期,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印象很深刻。

主持人:其实你刚才有说到,电脑音乐那个时候还不算很流行,更别说普及了。在九十年代的情况下,为什么你做出来这个小的磁盘能够被求伯君看中,所以说他当时也就放眼于这样的市场?

罗晓音:我觉得他那个时候第一是自己喜欢游戏,他非常热爱游戏。第二个呢,金山做的汉卡,那个时候很挣钱。但是汉卡那个硬件后来受到了windows的影响,软件word之后,他们就要全新开发软件,开发WPS。所以那个时候有一段时间可能公司的业绩在下滑,要想新的出路。加上他又这么喜欢游戏,所以他肯定也希望能够在游戏上走出一条路来。他本身也很喜欢音乐,所以他自己家里也有一个电子琴,而且也是电子音乐那种,但是他又不会弄,我去了之后,他就把他那套东西给我了,虽然是比较简陋的东西,但是也能够做出音乐来。最开始是用最简陋的声音做的《中国民航》、《中关村启示录》。我去弄了一个西山风情,很民乐风味的一首曲子,他就非常喜欢。那个曲子到现在还都是西山居的经典曲目,叫做西山风情。

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您算是他在音乐方面招西山居的第一个人?

罗晓音:对。

主持人:在此之后呢,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应该是您自己一个人在打拼吧?

罗晓音:其实就一直是我一个人,十年之后一直是一个年。到了后来我离开金山之后,可能那些包出去,但是一直没有正式再招人。

主持人:我前一段时间,突然翻我们《百家游坛》做的第一期节目,无巧不成书,第一期节目是我们做的游戏音乐的格莱美之路,恰好去年游戏被正式纳入了格莱美奖项的游戏音乐。我今天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你刚才说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你在西山居里,相当于是自己一个人在做这件事情。所以首先前提就是你比较好奇,求伯君当时能够把眼光放在游戏音乐上,首先是有一个前瞻性的。但是即便有这样的前瞻性,当下情况下您也有十年的时候相当于没有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可不可以这样理解?

罗晓音:应该是,游戏音乐这一块,本身在游戏制作里面,我觉得它你要是看重它的话,这个音乐你可以把它的做得很好,可以去大量投入。尤其是在单机的游戏里面,我觉得音乐还是蛮重要的。但是从中国整个游戏的发展历程上来看,音乐这一块始终没有得到太大的重视。

可能是从整个中国游戏在整个游戏的投入,与这种观念上还是蛮有关系的。从我了解的,在游戏公司里面有专门的音乐工作室的其实不多,应该说是屈指可数。后来因为我在西山居待的时间也长了,也遇到前后好几次人事波动,走人,包括一些老大级的裘新(微博),李兰云离职,我都还在。这个时候由于一些管理上的工作推我的身上来。其实我个人期望能够做一个纯粹的音乐人。因为我觉得音乐一旦你进到一种境界之后去做音乐还是一种很享受的事情。后来没有办法,包括后来去招人、挖人,后来圈里面都说,当时我去厦门招人的时候,都说罗晓音来了,公司下午都不用上班。后来雷军还在金山给我封的一个大将,叫精诚之奖。奖励了我五千块钱,就是挖人很厉害。雷总还是很可爱。当时1998年、1999年其他有好多游戏公司倒闭的很多。去厦门的有一些公司是台湾,那两年是亚洲的经济危机,好多游戏公司都不太理想。但是金山一直在坚持。西山居也遇到这些困难,也在扛,但是它扛下来了。像以前的前岛,没有扛下来的就不行了。但是西山居呢还是能够坚持下来。我们后来又出了《新剑侠》,出了《月影传说》,慢慢地游戏上有一些成绩。比如说抗日《决战朝鲜》这些单机游戏。大家一直停留在单机的概念上,就算做得不错,也不算是很挣钱。一年挣几百万大家就觉得非常开心了。那个时候的概念是在后来网络游戏起来之后,彻底换了。因为收入已经不是一个量级的了。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per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