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游戏 > 八卦趣闻 > 精彩新闻 > 正文

怀念网吧玩游戏的岁月 那些人那些事已不再

2012年11月09日10:56腾讯游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网吧曾是很多玩家接触游戏后的最常去的地方,随着电脑的普及,大家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脑,网吧也变的很少去了。很多玩家经常怀念过去网吧玩游戏的岁月,特别是大学阶段,你通宵过吗?一起来怀念下网吧的游戏岁月。

怀念以前在网吧的岁月

怀念那热气腾腾的方便面

怀念那顶着寒风踩着秋霜回宿舍,被窝一捂黑甜一梦的感觉

怀念那各奔东西以后再也没有坐到一起的朋友

学校周边的网吧数以十计,但是走到哪都是黄金会员……

以下是摘自玩家的博客文章,深情怀念了自己的网吧青春

细数那些曾经去过的网吧,就像我人生中走过的那些脚印,记录着我成长的每一步,依旧怀念那些曾走过的日子,想着想着,不觉得泪悄悄从脸颊滑落。

记不得是什麽时候走进第一家网吧的了,只是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上初中。

记得濉溪的第一家网吧叫不见不散,一直无缘去过。到我转学到西苑开始上初二的时候,淮北的网吧也都肆意地开起来了。那个时候我们开始学计算机,很少去机房,大多都是理论课,于是我去学校下面的网吧,好像叫开心什麽的网吧。太早了,有些事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第一次去,我什麽都不会,我让网管帮我进入聊天室,然后起了给很俗的名字跟人家聊天。还记得那个名字是百花仙子,我又不太会打字,像蜗牛一样,好几个人跟我聊天,他们说了很多句,我都回不了一句。那时候大概也是淮北市的第一批网吧吧!网速很慢,上网基本都是三块一个小时。

第二次去的时候,我知道了什麽叫做QQ,就不去聊天室聊了。我申请了一个QQ,上面找了很多在线的人,加了聊天。记得那个时候我傻乎乎的,那时候就已经有网络骗子了,发关于什麽人得什麽病还是什麽人离家出走的消息给我,让我转发。我居然相信了,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什麽叫做复制粘贴。我打字又慢,我替别人急,找了个本子,把那些话抄下来,然后再一个个字往上打。我实在是打不快,旁边玩游戏的大哥哥看到我很急的样子,我也看了看他,然后怯怯地问他能不能帮帮我。他笑了笑,拿起我的鼠标,我看到他很神奇的一下子把那么字发给了另外一个人。我很吃惊,也很羡慕。大哥哥耐心地教会了我怎麽样使用复制和粘贴,然后告诉我,其实这样的东西都是骗人的,叫我不要相信,也让我不要轻易相信网上的人。

现在想想,还是很感激他。虽然我已经忘记了他的相貌,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那份感激依旧存在我心底。说来他也算是我的网络啓蒙老师了。

第三次还是第四次,我就忘记了,那时候,离学校很近有家网吧开业,说免费一天。我走进网吧,问老板有没有机子,老板说有,然后给我安排了个机子坐了下来。我问怎麽上?网管居然把网页打开了,我对着上面的“历史”、“收藏”、“搜索”等发呆。我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因爲它覆盖了整个屏幕,我想打开QQ都做不到。我怕把计算机弄坏了,什麽也不敢动。我就看着计算机,看了十几分钟好像。不巧的是有个我们学校的老师进来了,我吓坏了,他问我是不是学校的,我说我不是,脸红的估计跟猴屁股有的比。他说我骗人,因爲我那天穿了一件特别耀眼的毛衣,他说他在学校看到我了。我说我是来查资料的,他说不要紧,以后不能来玩游戏,就可以了。说完他走进网吧里面去了,而我吓得半死。我叫来网管,问他该怎么查资料?他说直接在上面的地址栏输入要查的内容就可以了。想来还是不会,就放弃了,也不敢聊QQ了,于是我落荒而逃。

后来,随着学习计算机在机房的操作中慢慢的什麽都会了。去网吧的次数也多了,但是不敢再去离学校最近的那家了。再后来我就上高中了,我家楼下开了两家网吧,一家叫做登峰,一家叫做寰宇。我比较喜欢去登峰,因爲离我家最近,虽然登峰有点卡,寰宇不是很卡,所以登峰里人不是很多,而且,登峰的网管我很喜欢,于是我在登峰办了会员。登峰的网管是个两个女孩子,我有什麽问题,她们总是笑眯眯的,很热心。我在登峰聊天的时候,能一次跟十来个人聊了,好像我的打字速度就是在登峰练出来的。在登峰开始玩很多大型网游,比如传奇,比如泡泡堂 (微博)等等。

高二的时候恋爱了,周末,我的他,也就是胡磊就会麳登峰通宵。有时候登峰不让通宵,他就去寰宇,他还在登峰认识了一个大姐姐。思敏姐姐对我们很好,我们都很喜欢她,现在想想她还是我的学姐呢。现在登峰网吧听说是搬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了。而胡磊也离我而去,在西安有了新的归宿。至于思敏姐姐,好像在杭州那边吧,也是很久都没有再联系过了。

高中的时候比较喜欢去学校旁边的网吧,而登峰是回家的时候才会去的。我比较喜欢去美好,因爲那里便宜,是不是会员都一块钱一小时。而e灿网吧和逍遥网吧都是一块五一小时,会员才是一块钱。但是网速比美好快很多。通宵都是一个价的,所以我们通宵的时候,喜欢去e灿网吧。记得很多个在e灿的夜里,胡磊体贴地给我带拖鞋,夜里让我把拖鞋换上,怕我的脚冻着。我饿的时候,他会买好泡面,给我泡好放在我面前。他对我的体贴,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我是最最幸福的。后来,他去西安求学,梨园那又开了家世纪网吧,我去过好几次,动感网吧也去过一两次。但是还是习惯在美好和e灿网吧,连逍遥都很少去。因爲我跟他最多的回忆是在美好和e灿里的。

忘记是什麽时候第一次去的天智了,好像是偶有一次去那里,还遇到了哥哥。哥哥天天都喜欢在那里上网的,他很热络地跟老板娘打招呼,但是一直去的次数很少。有时登峰和寰宇都不通宵的时候,胡磊也会麳天智上网。后来,我毕业了。我名落孙山,我决定跟磊私奔,一起去西安求学,于是就真的跟他走了。怕妈妈担心,在火车上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她我要去哪,我要去做什麽。我们到地方,他让他们班女生带我去好好洗了个澡。他把他的被褥给了我,让我安心地住在女宿。我问他,学费怎麽办?他说先跟他班主任商量商量,把他的学费分成两半,一人先交一半,剩下的他想办法借,没有办法的我们也只能这样了。那天磊带着我去了他常常去的极速网吧,网吧很大,里面很多机子,比当时淮北的任何一家网吧都大。我们在那里上网,我玩了很多没有玩过的单机游戏。是夜,我们回到学校,休息了一夜,第二天,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了学校的地址,妈妈就说估计爸爸到了。

果然,刚刚挂了电话没有多久,爸爸跟舅舅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爸爸居然没有打我,还带着我们去游玩了西安。他做导游,带着我爸爸舅舅跟我,我们四个人去玩了很多地方。玩了两天,爸爸要带我回去了。我很是舍不得他,但是我别无选择。我跟爸爸踏上了回家的路。

爸爸给我找了学校复习,就是淮海中学,离我们学校很近。我上网的网吧就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天智,因爲它就在我上学不远的路上。我用磊的上网卡在那办了会员,因爲我一直不够年龄,所以一直没有办卡。由于旁边的通宇网吧很便宜,也办了会员,去过几次,但是太卡,会费用完就再也没有去过。

在天智里第一次接触了QQ音速,它现在依旧是令我醉心的网游。在天智里,认识了很多人,比如眼镜哥哥,还有跟我一样喜欢QQ音速的锺明等,我跟老板娘也开始热络起来。后来跟科学恋爱以后,更是常常跟他来这里。他本来是不喜欢上网的,他上网也就只是看看刘德华的电影。但是他爱我,爲了不让我上网,他劝说过我很多次,但是我依旧不改,他没有办法,开始跟我一起上网。爲此我很是感激,虽然现在跟他也各奔东西,他也有了他现在的另一半了。在天智,我也玩过很多其他的游戏,但是最让我痴心的还是QQ音速。曾经很多次换其他游戏玩,比如梦幻国度。家里有了计算机以后,在家天天玩的漂流幻境,在漂流幻境里也认识了不少好朋友。比如一开始喜欢的弟弟,但是跟弟弟呕气,跟梦恩爱,后来慢慢喜欢的梦,还有里面天天带我去旅游的烈。但是赌气不玩漂流后,对其他的网游都没有什麽兴趣了,又开始玩起QQ音速。

再后来,我上大一了。认识了姚梓薇,她喜欢玩劲舞,于是我开始跟她一起去玩劲舞。学校旁边的几家网吧都很烂,我就常常去天智。去过几次动情网吧,离学校近的网吧网速都是超级卡的,比如格物,比如天骄。我也常常去市里玩,比如东方网络,比如原始部落等。

东方网络虽然不大,但是比原始的网速快很多,所以比原始去的多。记得第一次去原始,那时候我还在复习的吧。进到网吧,里面到处都是被木头栅栏隔开的。感觉很自然,就像去了森林小屋的感觉。现在的原始网速上是快了,但是改过的,没有了那些木栅栏,总也感觉不到以前的那种美了。海阔天空就去过两次,机子不是很快的,想不明白爲什麽那麽多人喜欢去那里。市里的E灿也去过,感觉里面的机子也是一般,不过也还好,离我姐姐家近,我也常常去。其他的小网吧就记不得名字了,都是去过一两次的。三马路有几家,二马路也是。

后来离学校稍微远点开了家新十一网吧,它旁边好像有一家比它先开的,忘记叫什麽了,但是比它卡多了,就没有去过。我在新十一办了会员,以前也常常去,现在倒是不怎麽去了。我带姚梓薇去了驰骋网吧,她就喜欢上那里了,我常常陪她去,我们在那里一起玩奇迹世界(微博)。准确说是我先教她玩的,不过后来觉得没有意思了,就不玩了。她确喜欢上了,现在还要带我玩呢。我们常常在驰骋里通宵,以前是她带我玩劲舞,后来是我带她玩奇迹,再后来她玩奇迹,我玩音速或者问道(微博)等什麽其他的游戏。驰骋旁边的彬彬我也常常去,驰骋没有机子的时候,我就去彬彬。有时候晚上的时候会去寰宇,因爲离我家最近,而且记不得什麽时候换的新机子,还不是很卡。

现在学校旁边的天骄重新开张了,机子全换了新的,姚梓薇又准备离驰骋去天骄常驻。旁边新开家红雨,是学礼哥开的,我倒是不好意思去。我依旧去天智,只是最近看到常常拿饮料的饮料柜里剩不了几瓶饮料了,心里有些怪怪的预感。果然,眼镜哥哥告诉我,天智就快要关门了,心里一下子好难过,从高中到现在一直把天智当作第二个家的我,一下子觉得心里好悲伤。一如眼镜哥哥告诉我,他最近看到科学和他的新女朋友一样,心里有些难过。他是说他回家结婚的,现在却是去求学,还交了新女朋友,原来我发现,对他还是有爱的。不像对磊的那麽深,但是也不算浅。天智马上要关门了,一如我跟科学真正意义上的不再有任何关系,或许连朋友都不是。心情一下子变得好沉重。最后一次在天智上网,临走时,我对老板娘最后一次说:“走了啊,再见。”我知道,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几次了,心里觉得好悲伤,泪水不觉得滑过我的脸颊。如家一般的天智,如亲人一般的老板娘。还有从前点点滴滴的回忆,都要随着这些一起封存。眼镜哥哥对我说:“以后就去旁边的速8上网,好吗?”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片悲凉。

或许人总要告别一些东西,比如回忆,比如曾经。或许今后我会去更多的网吧,或许我以后再也不会去,一如曾对科学的承诺。也或许没有那麽多或许日子依旧跟以前一样,不温不火地继续着,只是那些曾经的记忆一直都会在我内心深处保留,到永久……

后记--这就是我曾经的一切,及那些一直藏在我心里没有说出了来的感受。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