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游戏 > 游戏新闻 > 滚动新闻 > 正文

穿越至2068年 80岁老人写下魔兽记忆诗歌

2012年03月22日11:28腾讯游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公元2068年,一个八十岁老人写下了他的魔兽记忆诗歌。

诗歌如下:

气的生病了,高血压心脏病一起找上门来。

因为一件让人忍无可忍的事情。

昨天上vs打魔兽的时候居然被一个小屁孩欺负,连输八盘。

他说我都八十岁了还逞什么能,这么老了就该打麻将去,

游戏是年轻人的天下。

我摔了茶杯,砸坏了键盘,那陪我好几年了的键盘,

那还是退休时呆子送我的礼物,

PLEOMAX2050,

当年的顶级配置。

我以为凭借它还可以tr掉一切对手,

以为自己还能参加一次wcg,

哪怕是本市的决赛。

就像自己曾经差点做到的那样。

多年以前,

该说是记不清多少年以前,

那时我们还都是有资本幻想的年龄。

那时候我们还在为逃了课而老师恰巧没有点名而窃喜,

那时候魔兽争霸的版本还是war3,1.24b。

那时候还是百度来的免安装游戏,大伙都没有钱买几百美元的正版,

那时候电竞还是一个不太流行的词。

那时候,我们一起,从简单的电脑打起。

算来,几十年间暴雪已经挣了上万亿美元,

却总是抠门的十年才升级一下warcraft的版本。

现在vs都要把这个游戏取消了,

因为玩的人太少。

大家都说这游戏没意思,

来来回回的造房子,

太费脑筋。

可是,除了经历过的人,

没人知道我们大法师和恶魔猎手的恩怨寄托了我们多少时光,

抑或一个经验之书会带来多少惊喜;

还有mk三步兵围杀dk的痛快淋漓,

以及六级兽王的嚣张和野蛮。

当年我们都是sky的粉丝,

我们也爱hum。

我们都不止一次的抱怨过剑圣太强势,

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吐槽蜘蛛流太难打,

我们都郁闷吹风打兽人是个严重的bug,

撒娇一样为这个那个喋喋不休。

可是,当时我们都不了解,

如果世界上一切都是像游戏中的那样简单明了,

我们宁愿屡战屡败。

打开电脑再打一个通宵吧,

趁warcraft还没有成为淘汰货,

而我们还都活着的时候。

版本换了好多,

英雄换了好多,

兵种也换了好多,

连农场都成了太空舱的模样,

跟那些高科技的密封农场一模一样。

还有那些农民,腰里都别着个iphone第四十代,

商店里的速度之靴贴着阿迪的标签,

这年头商业还真他妈的是无孔不入。

什么形象都不对路,快捷键也变了,

总觉得这不是真正的warcraft,

那个我们熟悉的界面,

只剩下残存的记忆。

于是不管更新了多少代,

老兄弟在一起时只玩一个版本——war3,Frozen Throne,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着不改;

就像,我们看到不忍心曾经的公主容颜老去成为一个臃肿的,边骂着淘气孙子边倒马桶的老太婆,

就一直用她18岁时的照片欺骗自己。

还记得那些下午么?

考完试之后的下午,

War3是幸福的来源。

大伙不管外面云淡风轻还是风雨如晦,

都挤在电脑前一盘接一盘,

连晚饭都忘记了也没有察觉。

阿飞(微博)以为小鹿和兽王召唤出来的熊放在一起就是熊鹿海了;

呆子无论对什么种族只会爆一堆狮鹫,

以为这就是最好的打法;

胖墩更牛逼,

每次带着二十个大g对对手的空军行注目礼。

只有星仔还算厉害,

勉强是vs十级的水准,

每场比赛都要放二十根箭塔,

被好多人骂猥琐。

还有我,

初学之时不造兵只喜欢用大法师到处乱逛,

看他小胡子随着马蹄一颠一颠的很好玩。

最早的菜鸟时代,

不会运营经济,钱总也花不完,

于是慷慨的送给别人,

意淫着着以后兄弟没钱花的时候自己随手甩一沓rmb的豪爽。

还有偷种bp成功时的兴奋,

为对手惊慌失措的一句植物人来了,

笑岔了气。

那个年代,我们习惯沉浸在阿尔萨斯的背影中,

忘记了一切。

包括所谓的事业,

所谓的未来,

以及,所谓的爱情。

那时候我们眼中只有走位,反补,和围杀,

并且相信,世界上的一切,都如野怪那样公平,

打不出好装备完全赖你自己rp有问题。

那时候我们觉得剑圣无比强大,

幻想可以像他一样,用长剑劈碎世界上的一切邪恶。

幻想如果自己会疾步风和跳劈,那么一定要对着小泉或者阿扁连续来十八个暴击,三级的。

至于那些奸商恶霸贪官污吏砖家叫兽(微博)

以及抢走了无数warcrafter们爱情和未来的富二代们,

就交给先知召唤出来那两条动物好了,

你们还不配挨爷的西瓜刀。

进入游戏,却发现自己早已力不从心。

手速已经超不过一百了,

老花眼还总把对方的兵当成自己的。

几十年来,我们已经透支了自己,

健康被房贷子女和面子搭成的黑洞吞进去。

我们一度好多年没有玩warcraft,就像我们好多年都不曾拥有快乐。

直到已经半朽临风,

我们才有机会拾起过去,

却发现,

当年留恋的,已经变质。

好多年,我们经历过定期的经济危机,

从十二岁直到八十二岁。

我们经历过梦想渐渐暗淡的每一瞬间,

无论当初是想当一个科学家,想得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要当中国的科比·布莱恩特,

到最后我们都不得不面对梦醒了的现实,

就像一局游戏的终了。

我们还都经历过自以为是的爱情,

你以为的那个最天真柔弱的女孩子却告诉你人该现实一点。

还有你30岁了还在拍拖的心力憔悴,

未来岳母大人说你要是没150平的房子结婚免谈。

我们也都经历过比不上别人的时代,

整日像苦工一样为金子奔走,

十块十块十块…

我们还都无奈的看着那些有背景有运气有厚脸皮的人登上精英的行列,

会表现的人也永远比你得到的更多。

半世蹉跎后终于抬头,

才发现世界上每个人身上都贴着一个标签,

像是英雄的等级。

我们都是非主流的初级hero,

出门就被秒。

我们还经历过为了一份薪水苦苦挣扎的日子,

爹娘不放心的把一点积蓄塞到你手里,

老婆无休止的唠叨,

儿子上学,要交半年的工资当择校费。

当然,总也少不了的是,

中国队还在冲击世界杯

还记得以前么?

当我们还在深夜看比赛的时候,

那时候为那几个名字激动:

Sky(微博),tod,moon,grubby…

每个名字都是传奇,

在我们心里不亚于乔丹,

或者是罗纳尔多。

纵使以后,有更多的选手出现,

我们记得的仍然只有几个。

我们为fly血拼剑圣干掉韩国佬而高呼,

惊动了宿管阿姨;

我们为moon惋惜,

最美的东西永远都这样易碎;

我们还在在别人都读书上课为了保研考公务员的时候勇猛的演练带塔一波流,

把那些规矩都当成画饼。

我们都喜欢sky,

相信自己也有从平凡一跃登上世界之巅,

哪怕最艰苦之时一天只有五毛钱的包子(微博)吃。

我们都喜欢霸王

我们都想向我们流过的岁月说,

Do not leave me。

我们也喜欢瓜比,

幻想自己也可以像他一样,

不论经过多少低谷,

都可以从头再来。

就算个告别吧,

在自己已经确定自己已经老去的时候。

也许一辈子都没有实现vs满级的目标,

就像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实现梦想,

和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明白自己为什么爱玩war3的爱人一样。

这样也好吧,

才可以想象未来。

也许某天醒来,

发觉自己还是22岁,

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口水浸湿了笔记本。

是的,

那是一个无论多么惨淡,

都可以改写的年龄。

那时候我们还有希望翻盘。

不管怎样,我们还在坚守着。

即使已经不会围杀,

纵使已经忘了战术,

纵使已经老糊涂的忘记放建筑,

我们仍然放不下war3。

德拉诺或者洛丹伦都一样,

你挥挥手,我都会拖着半截入土的身体出来,

BA BL BF BB。

不要说你已经老的不记得这些了,

时间从没有移动,

是你我忙着远走。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anbu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