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游戏 > 网络游戏 > 游戏成人礼 > 正文

99年前后网吧发展 星际争霸最火爆

2011年11月14日15:22腾讯游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究竟是什么时间出现网吧的,似乎从来没有可以让人信服的证据可以拿来考究。如果按照几台电脑连在一起,并且花钱才可以使用的概念来定义网吧的话,那么仅以北京地区作为全国网吧发展历史的参考,最早出现的网吧,应该是在1996年前后。

在当时北京美术馆附近,有个极为著名的书店叫三联书屋,那个书店共有地下一层、地上一层以及地上二层三个楼层。在三联书屋二层赫然有一家咖啡厅,咖啡厅的右侧是整齐的一排桌子椅子,左边则是一排电脑。上机的价格高达30元/小时。不过很显然当时的网吧只是作为咖啡厅附属品而已,并且没有提供互联网功能。在高昂的价格之下,那时数得出来的几款游戏,无非是命令与征服(微博)、魔兽争霸系列等等,而诸如仙剑奇侠传之流的RPG游戏,想来没人会在那么贵的网吧去玩吧。

网吧真正在北京窜红,应该从1998年说起。那时候以仙剑奇侠传为首的单机时代已经结束,流行的游戏里从被封杀的红色警报,到红遍全球的暗黑破坏神、毁灭公爵,几乎每一款游戏都把其最大的娱乐性放到了联网功能上——何况,那时还有一款火暴至今的游戏面市:星际争霸。以至于在很久之后当人们回忆起网吧的时候,始终无法说清,究竟是网吧带动了这些游戏的销量,还是这些游戏联网功能的强大推动了网吧的发展。

1998年的网吧,随着电脑硬件价格的逐步降低,已经在遍布在北京的各个角落,上机价格也一再降低。即使是中关村一些比较高档的网吧,上机也只要10元/小时——当时所谓高档的标准,比如门脸临街,网吧内环境整洁,机器干净且整齐的成排码放在一起,并且还有木制的吧台贩卖各种啤酒饮料香烟。然而这类网吧在当时依然不是大众玩家的选择,真正服务于无收入阶层的网吧,其实那些有着浓郁的老北京氛围的胡同里。

走在胡同里忽然就会看到某个小院的门外贴着十分醒目的网吧名字。走进院里会看到几户平凡人家,如果不经过他们的指点,几乎很难想象推开某扇小屋的门时,那户十多平米的小屋里面竟会排列着十余台电脑。所以那时即使是一个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的玩家,如果没有特别熟悉的朋友给你引荐,想靠自己的鼻子去找网吧,纵使是条警犬也断然没有可能成功。

以及记得曾有一家比较典型的网吧,把上机标准分为两个档次,其中较为落后的,但还可以跑得动当时包括星际争霸在内所有游戏的机器,5元/小时;对于一些追求高速度的玩家,专门有一批随时跟着硬件更新而换代的机器,8元/小时。再到后来干脆发展到网吧把新机器和旧机器用两间屋子区分开来。当然同期的其他大多数网吧,此时都是采用统一的机器配置,以及统一的定价:5元或者6元/小时。这就是,或者说这才是当时北京网吧行业中的主力军。

那段岁月里最火暴的游戏就是星际争霸,其余诸如红色警报、三角洲特种兵、DUKE等游戏虽然各网吧也都有安装,但都没有像星际争霸那样火了这么久,几乎全是稍纵即逝。以至于那段时间网吧老板们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开网吧可以没有营业执照,不能没有星际争霸。”这话是一点不假的,当时国家还对网吧这样的私人赢利单位有任何的法律规定,按照当时一些网吧老板的反应:“只要给那些上门找麻烦的公安啊、工商啊什么塞点钱,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

那么不妨简单的计算一下,当时所能见的网吧,最少5台机器就可以营业。按每台机器需要花费5000元的成本计算,2万5千元就可以起家。假使这个网吧再临近学校——事实上那个时期的网吧也的确遍布在学校的周围,一如金庸说毒蛇出入七步之内必有解药那般,当时学校附近七步之内必有网吧。那么基本上每天至少有10个小时的时间,在大量逃课的、辍学的以及工作的人光顾情况下是可以保证网吧里的电脑满负荷运做的,按每台电脑5元/小时计算,网吧一天的流水就是250元。再用2万5千元除以250元的流水,就可以知道赚回成本只要100天而已,退一步说如果再算进去电脑的折旧、电费等,有5个月的时间也足够收回成本,剩下7个月的时间除去电费便是纯利。更何况当时6元/每小时、10元/每小时的网吧便街都是,其利润之大可见一斑。

暴利之下无怪乎当时的网吧发展速度之快,数量之巨大。很快的,仅北京东城的平房区,平均每条胡同都会有1家网吧,平均每个学校门口都会有2家网吧,尽管如此,还依然对于庞大的逃课、待业以及工作青年等玩家群体供不应求。当然如前所述,这时的网吧赚钱实在太容易了,几万圆的成本便可以在一年内翻番,甚至翻几番,所以当时的网吧总结起来特点无外乎如下两点:1、纯粹的个体户,老板自己给自己打工,没有节假日,但大把的钞票让他们觉得值得;2、不提供包夜服务,因为这时的网吧还都是出资人自己经营,他们也需要休息。3、不涉及网络游戏,即使是像星际争霸这一类提供联网功能的游戏,当时网吧也只支持其局域网部分——究其原因,当时的互联网费用过高,额外给玩家提供上网功能并不能让本就满负荷运营的网吧扩大客源,相反还会增加成本。

1999年-2000年间,火了两年的网吧忽然因为一篇将电脑游戏怒斥为“电子海洛因”的文章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当时火暴得一塌糊涂的星际争霸游戏类型从即时战略,在一夜之间被转变到色情游戏。于是北京当地各机关开始了第一次对网吧的严厉查处,配合此次严厉查处行为的,还有北京当地电视媒体。所以那软时间里经常能见到光着膀子的小伙子们,玩着传说中的色情游戏,正在酣战间摄影机伸到他的面前,于是被迫供认了自己的“罪行”。

工商等部门对网吧的查抄,处罚手段基本上采用没收全部电脑的方法。但每一个对网吧利润进行过简单计算的人都知道,那个年月里开网吧利润太大了,根本没有网吧老板对这样的处罚放在眼里。何况不得不阐述一个可悲的事实——许多网吧老板在当时根本有恃无恐的说:“2万圆的罚款可以领回所有机器,太便宜了。”是的,任何一个经营网吧时间一年以上的老板都可以十分轻松的拿出这笔钱。

因此第一次执法机构对网吧的查抄,便在金钱万能的社会里很快被平息了下去。正所谓大者恒大,归结这次查抄所造成的影响,无疑是让那些经营已久的网吧失去了竞争对手的,很快迎来了他们新的春天。同时这次对于网吧的查抄,就像很早以前据说日本给中国供货的时候在箱子里放上大量美元、各种礼物,使得贪婪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愿意向企业建议接受日本的倾销。后来电视台将此事暴光,非但没能阻止来自亚洲各国的倾销,反倒让中国人自己认识到红报能带来这等好处,于是请记者,看病等等,生活中做什么都离不开好处费。网吧也是如此,原本不知道网吧的人,此刻忽然顿悟原来自己玩的游戏还有别样玩法。

于是这些在第一次查抄中生存下来的网吧无不短时间内积聚的扩大资本,这段日子里,5-10台机器的网吧几乎都扩充到20台电脑,原本就20台电脑的网吧则变得更大。曾经的三联书店旁边,甚至已经出现了将近50台机器,数十平米规模的大型网吧。就在那时北京政府机构对网吧下达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条死命令,网吧必须提供Internet服务,并且不得存在局域网游戏。这个近似荒谬的规定很快被众多网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下来:按当时的定义,诸如星际争霸、三角洲特种兵等等游戏都是很难被界定其到底属于网络游戏还是局域网游戏的,但为了避免“麻烦”,所以当时许多网吧采取不安装IPX局域网协议的方法,限制玩家用局域网进行游戏。却在同时积极的鼓动玩家上战网,于是在那时经常可以见到两个坐在一起的玩家想对战款游戏,需要先上Internet的战网,再从战网上进入对战的局面。而在此前,诺大的北京未必可以找出10家提供Internet的网吧,价格问题还要另当别论。

当然网络的逐渐普及必然是伴随网费一步步下调的,而网费和硬件下调也导致了当时家庭电脑的普及率直线上升,这就又引起了网吧的二次降价,基本上那时的网吧已经没有超过5元/小时的了,在中关村地带率先出现了大量3元、4元/小时的网吧,著名如飞宇连锁网吧甚至还提供了完全免费的上网时段以此和同行们进行竞争。同时那个岁月里由于上机标准的降低直接导致利润迅速下滑,包夜、会员卡等可以扩大利润且培养固定客户群的手段于是被广泛的应用起来。当时玩家唯一的疑问就是,除了上Internet继续着以前局域网就可以玩的游戏,还能做什么?

2001年网吧给了玩家最好的答案,那时候第一次出台的规定已经无声无息的被人遗忘。国内著名的对战游戏又冒出一款反恐精英,真正意义上的网络游戏也在这时出现,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有官方运营的包括万王之王、千年黑暗之光、网三以及龙族四款。虽然在那时网络游戏运营公司大抵还没有提出类似以网吧为发展用户根据的地推策略,但网吧自己为了吸引长期的客源,无不积极主动的努力推广着这些网络游戏。这时一种新形态的网吧便应运而生了,类似百货商场一般,有公司出资在某栋楼里按照同年出台的网吧条理进行装修的规划,然后把一间间规划好的隔断出租给那些希望开网吧的老板们。

网吧老板们显然对这样的形式是喜闻乐见的,比起狭窄的胡同、不为人知的门脸——临街、巨大的招牌,互动的客源无疑对客户以及网吧老板存在更大的吸引力。于是原本在胡同中生存的网吧,陆续搬迁到高耸的临街大厦之中。这种在利益驱使下走到一起的合作,好处已经说过了,但其实这种模式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客户源饱满,众多网吧汇聚在一起自然会一荣聚荣,但如果客源不充足呢?一损聚损也是一定的。以北京平安里在2001年著名的网吧为例,该网吧内客源充足时上机价格可以炒到4元/小时的地步,而当客源稀少时竟有个别老板把价格降低到2.5元/小时的地步恶性竞争,最后在公司的出面调节下,才把所有承包网吧的价格稳定到3元/小时的地步。

网吧之间的竞争是一个方面,2002年-2003年,网络游戏成为了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一,数不清的来自各个领域的投资商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事实。网络游戏的与日俱增速度甚至在极短时间内超过了网络游戏用户的增加速度——于是一个不愿被大家所承认,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网络游戏的市场饱和了。本来,网络游戏的发展促进了网民的发展,而网民和网络游戏用户的增加直接意味着网吧客源的增加,但当网吧的数量和网络游戏的数量同样超越了网络游戏用户的发展时,结果又会如何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幸哉,不幸哉,北京蓝极速一场大火引起了全国范围的网吧查抄,政府对于无照经营的黑网吧整治力度简直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成片成片的黑网吧因此而倒闭不说,即使遵照法律经营的有照网吧,也在那段日子闭门不开,以此“避避风头”。广大此时已经沉迷在网络游戏之中的玩家,面对偌大个城市里为数不多几家敢于顶风做案开业的网吧,寻找在次成为了他们的乐趣。那段时间里我不曾在北京任何一个曾经火到排队等机器的地方再见到网吧,但屡屡会小道消息传出某某处有家网吧,以贵到10元/小时的价格,还有大量玩家排队求着老板才能上机的局面。

蓝极速失火事件过后,各地政府纷纷针对本地情况出台了更为具体的,相应的网吧管理条理。比如上海地区规定网吧面积不得小于200平米,机器不得少于80台的规定。北京也出台了低于60台电脑不得营业,网吧内需要有何得严密的防火、通风措施才准许营业的规矩。而诸如天津、长沙等一些二线城市截止至2003年我以厂商身份走访各地网吧时,依然没有类似的政策——但网吧却终于在曲折的道路之后,随着网络游戏行业进一步发展迎来了解放。

此时的网吧,已经如同饭店甚至厕所一般充斥在各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因为数量太过庞大,譬如2003年,长沙、天津等二线城市仅注册在案的有照网吧便已经超过2000家。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面临客源少而竞争对手多的局面,网吧在夹缝中求生存,各自打起了主题吧的旗号,专做最热门游戏的生意。譬如上海许多网吧愿意为知名的魔兽争霸高手、CS高手等等提供免费的训练用机器,甚至给他们提供工资,只求他们能长期在自己网吧进行游戏,以偶像的力量吸引崇拜者前来造访。更不必提许多网吧专门汇聚某些热门网络游戏工会,为他们提供聚会服务等行为。

可以说,在这一年之前,网络游戏的成功与否与和各地网吧的合作力度的关系,从未如此紧密过。也正因为如此,许多网吧又想出了别样的赚钱方法,譬如原本在游戏公司地推活动中完全免费的,在网吧四壁贴海报等行为,现在许多网吧竟也提出要求对此进行收费。尤其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经常走进一家网吧看见雪白的壁上铺满了各个游戏近似全裸的女性人物形象时,除了勃起还该想到:“厂商为了勃起付出多大的代价。”

而以上这一切,都不过是中国网吧发展史中的沧海一粟。中国网吧的发展,在大众舆论里从来没有像韩国那样成为“救国英雄”,事实上中国的网吧发展至今,没比公开的文字定性为祸国殃民便已经该让每一个游戏厂商乃至玩家为之庆幸、为之欢呼雀跃了。只能说:中国的网吧发展史,其实便是中国人民对于金钱和历史遗留下来的,对游戏偏见的斗争史,仅此而已。

相关专题:

游戏成人礼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uki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