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腾讯游戏 > 产业服务 > 产业新闻 > 正文

鸟啼花落人何在——纪念已故的游戏业先驱

2011年04月02日18:32腾讯游戏[微博]紫燕黄金瞳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不知不觉间,二十一世纪的头一个十年便要成为往事,对新世纪充满好奇的憧憬之心,仿佛就跳动在昨天。陪伴生活的人,与我们渐行渐远,创造生活的我们,难得有空闲时间怀念故人。可不是吗,时间是生命中每一页的注脚,它忠实而唠叨地解释问题的根源,可我们总是在熟悉人物和剧情后,便匆匆地、匆匆地翻着书页,不再像起初那样,贪婪地领略每一个未曾了解的讯息原点。

屈指算来,二战后出生的二十世纪少年,在他们长大后,已经度过了五个世代——六十年代乡音难忘,七十年代潮落难奈,八十年代拨响琴弦,九十年代缭乱得听不进感慨,还有我们尚未来得及回首的这十年。这五个世代,也正是电子游戏从无到有、从实验室走入寻常家庭的半个世纪。

本文将与你一起回顾电子游戏发展史上的数位重要人物,这些人穷其一生投入创新事业之中,为后代留下丰富的精神遗产,他们的英灵守护着始终热爱游戏的人们。这其中,有电子游戏萌芽时代的先驱阿兰·科托克(Alan Kotok),他在实验室中的小小发明,已被载入史册;还有Game Boy之父横井军平,电子娱乐随时随地与人相伴的理念,自斯发扬光大;当然,还有最老的“地下城主”加里·基伽科斯(Gary Gygax),他用骨碌碌转起来的骰子,让千百万人的梦想得以成真。

大川功(1926-2001)

“事业只是一代人的事业,从事业中得到的要重新投入到事业中去”

创新既是个人执着追求的源点,也离不开团队的合作。无论阿兰·科托克与他的同事们,还是横井军平和他的任天堂第一开发本部,创新成果都离不开来自不同职位的设计人员的共同努力。此外,企业领导人对创新的支持与追求,也是新产品得以问世的重要动力。

2001年,CSK集团创始人大川功的去世,让人感慨一个富有创新精神的世嘉公司的没落。大川功青年时代患过严重的肺结核病,在与病魔进行了八年的斗争后,他重获新生,后来他所表现出的那种坚强到近乎固执的品质或许正是源自这段经历。1968年,42岁的他预见到信息社会的未来,于是斥资500万日元,创立了当时仅有20名员工的CSK公司。

1984年,借美国游戏产业萧条之机,大川功从美国公司手中购得世嘉,并以极大的魄力投入巨资开发了MD、SS等游戏机,与任天堂和索尼展开了长达十数年的正面对抗。2000年,随着《莎木》的商业败局,世嘉陷入沉重的财务危机,与此同时,大川功也病倒了。是年年底,随着世嘉最后一次向游戏主机领地发起冲击的梦幻主机DC的遇挫,世嘉决定放弃硬件市场。当社长入交昭一郎来到医院,向卧病在床的大川功提交DC退出报告时,病情已经非常沉重的大川功只是举起了一只手,说道:“全扔了吧。”一手缔造了世嘉王国的大川功,以其执著的信念深受员工的尊重,他的因病入院,对世嘉员工精神上的打击远远大于DC停产造成的经济损失。在世嘉四年财务大赤字期间,大川功连续两年自己掏钱,捐赠500亿日元和850亿日元,协助世嘉渡过难关,这是大川一贯的经营哲学——“事业只是一代人的事业,从事业中得到的要重新投入到事业中去”。

2001年,世嘉社长入交昭一郎引咎辞职,原副社长佐藤秀树担任社长。离职后的入交昭一郎再次来到大川功的病床前,说道:“如果我更努力一点的话,就不会让大川功先生这样失望了。”病入膏肓的大川功当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数月后,大川功因心脏功能衰竭去世,享年74岁。

今天,如果你去参观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大楼,还会看到一个名叫“大川未来儿童中心”(Okawa Center for Future Children)的地方,这是大川功生前捐助2700万美元修建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