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腾讯游戏 > 网络游戏 > 大陆网游厂商新闻 > 正文

人生只若如初见 记我的《永恒之塔》

2010年12月09日17:13腾讯游戏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9年4月的我,桀骜不驯,孤单而冷漠。

为了逃避失恋的郁闷,我把自己固执的封闭在工作里。在经历了将近一年的“虫茧”生活,我意识到这样下去,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就会跟异常二字难分难舍。朋友适时的建议,刚刚运营的游戏《永恒之塔》很不错,点卡收费,不会有免费游戏的收费陷阱,无论游戏风格和环境都非常适合我,我便抱着试试的心情踏足这个亚特雷亚世界。

人生只若如初见 记我的《永恒之塔》

第一次玩网游的我,带着自己英姿飒爽的天族魔道MM——星若华,遛了一圈便基本上熟悉了游戏的操作,开始有模有样闯荡起亚特雷亚,当然,我把这些理所应当的归结为自己的聪慧天资,不过天性中冷漠的部分让我极少跟其他玩家交流,朋友嘲笑我把网游当作单机玩我也充耳不闻,直到流星的出现。

人生只若如初见 记我的《永恒之塔》

由于《永恒之塔》大量的游戏任务比较困难,我的独立独行很快就遇到了瓶颈,在一次被怪追杀至焦头烂额的时候,路过的一个剑星顺手救了我一把,我虽然把游戏中的生死看得很淡,也不代表自尊可以周而复始的忍受践踏,自然而然的对这个天上掉下来似的剑星——流星顿生感激。这个家伙有点奇特,对我难得由衷的感激之词视而不见,闷不吭声的在旁边看我打了一会,又慢悠悠在我四周绕了几圈,突然冒了句“一个女生怎么喜欢单独玩?你真奇怪!”当时电脑前的我一怔,敢情这家伙还会通灵?网游中的人妖何其多,他怎么知道我是真的女生?于是那次的任务便在我们的互贫之中被抛诸脑后,后来我们就开始组队任务。

之后的亚特雷亚冒险也似乎因为流星的陪伴变得生动许多,不过这家伙其实跟我半斤八两,对打怪练级什么的都兴趣不大,军团活动也不热衷,于是我俩跟其他玩家比起来就像两只闲云野鹤,悠哉地四处游荡,由于没有治愈星随行保健,我们常常一起被怪追得满地乱转,一边逃命一边还不忘贫嘴。

不过《永恒之塔》丰富的线上活动让我们完全不会感到无聊,我们总会饶有兴趣的为了各种活动的奖品奔波忙碌。渐渐的,我已经习惯了游戏中流星的存在,习惯了他的细心和耐性,他的温和风趣还有他风一样的飘渺不羁,游戏之外的世界,也逐渐因为他变得饱满,每当看着QQ上他明亮的头像微微跳动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的心在冰水中被纤滑的温暖一点点簇拥,彼此在天各一方的城市,感觉有时是那样真实而切近,有时又是那样虚无和遥远。

人生只若如初见 记我的《永恒之塔》

我生日的那天,他有些羞涩的把我一直垂涎的“英雄的眼泪”放在我的手心,看着耳环晶莹的光芒,屏幕上突然闪出他的话:“你说过最喜欢耳环了,喜欢这个吗?生日快乐!”电脑前的我不禁有些眩晕,眼睛被那行小字灼的生痛。那晚就像电影演的一样,我们坐在月光下的湖边聊了许久,直到他说出那句话:“若华,我喜欢你!”尽管已有预感,电脑前的我还是颤了一下,我心里明明白白的知道,理智决不会让自己陷入虚拟世界的感情中,哪怕是一直陪伴我、关心我的他。

“谢谢你,流星!”我注视着画面中那个俊朗的剑星许久,打出这行字,然后绝决的退出了游戏,甚至连一个回答都没有给他。我问自己,这一刻,你是否有过不舍?

从那以后,我尽力让自己在流星的生活中彻底消失,听朋友说,他常去我们以前游逛的地方,一等就一个晚上,QQ上我的头像也不再亮起,我已习惯看着他不断跳动的头像,感觉自己的心缩成硬硬的小小的石块。

也许在虚拟的世界,感情走得怎样切近都很难在现实的生活留下足迹,但是《永恒之塔》里的那些快乐时光早已不知不觉在我心中打下烙印,有人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假如某天流星在《永恒之塔2.0》里再次遇到那个喜欢贫嘴的天族魔道MM,会不会像初见时那样笑意盈盈的问她:你是否还愿意和我一起去冒险么?

[责任编辑:echo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