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腾讯游戏 > 教师节专题 > 正文

心情文章:感谢我梦幻西游中的老师

2010年09月08日14:56腾讯游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路有梦]让我感谢你,师傅

作者:第二い月儿

一切恍如初见的完美,不曾留下的一丝缺憾。看窗外的雨落在清明的前夕,阴暗的天已经占据了我的心扉,留着那一句话。

永不说再见。

我要记得你的名字,记得你的人,记得你的心,师傅。

你是我的师傅,我永远也不会,不能,不敢忘记你,躲藏的眼睛。

是与你的相遇,让我离开了自己的世界。我可以再次抬头仰望迷人的太阳,我可以再次发现自己的价值。那价值让我清楚地明白,我不该埋葬在泪水与悲哀中。

夜晚很晚,深沉得让人有些窒息。我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走在长安的街,看里面瞬息变换的日月星辰,与一个又一个的人擦肩而过。

人海茫茫,谁又会注意到谁。我拖着疲惫的躯壳,朦胧的泪水又不乖地在脸上肆虐。习惯了,我好象总是输,我连什么都会输。输一次,哭一次,我记不清哭了多少次,而那笑,同样模糊地淡忘。

莫名地走到帮派主管。

乱石堆上有雾,有种隐居叫做江湖。我想逃离这个血迹斑斑的世界,用我自己的泪水洗净伤口。我不奢望什么美好,只求厄运不要再眷恋我。在高手云集的学校,我一无是处。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人,某些人只关注这个人的成绩。

当生命只剩下分数的意义,而我却恰恰输不起的时候,我真的有点万念俱灰。

我唯一不能输的英语,都输了。我还能说什么。我不自负,也不自傲,我不努力,也不颓废,我不认真,也不懈怠。我游荡在这个连虚拟都不会怎么样的游戏,发泄自己的情感,然后再换上紫颜的伪装,很巧妙地乔装。

又一个人擦肩而过,那就是我的师傅。那时候他不能称为我的师傅,而是逍遥战城帮主。我并不知道这个帮派有多么厉害,不过是每次都能拿到特产而已。自从兔子罗消失后,这个帮派依旧经营着,而且日益变强。我淡淡地加了他:

“我要加逍遥战城。”

“现在不行。”他停下来回答。

“为什么?”

“私聊。”他并没有加我,连临时也省了,“级不够。”

果然和现实没多大的区别。现实里算分数,游戏里算级别。无论是哪里,我都一样的待遇。真让人哭笑不得啊。

“哦。”我点点头,转身离开。

“等你到了40级的时候,到逍遥战城找我。”他补充了一句。其实我加不加,都无所谓,反正是玩。没帮派,不一定没乐趣,我难得不介意地想。

心里依旧充斥着失败的痛,像折了翅的蝴蝶,断了筝骨的纸鸢,还在深渊挣扎。为什么对分数我就做不到不看重?为什么我对考试就没有平常的心态?一种事情,一种态度,可是我为什么不能转换?泪水滴落在我的手上,键盘上。

“哦。不过我不常上的。”我如实回答。

“呵呵。真有点浪费帮里的资源空间哈。”他开玩笑地说。

原来我真是垃圾。不管做什么,都只有袖手旁观的份。不过习惯就好,没有什么是不能习惯的。未来对我的失望越来越多,像池塘效应,哪天就把我给逼疯了。

“那我读书去的日子,你就把我给踢了。”我给他小小的建议。

“读书不错。”他说。

今天是我第一次跟一个陌生人说那么多话。现实中的说话,有99%是为了别人。几个人在一起聊天,我说话只是让其他的人都能加入聊天;跟老师说什么学习成绩,说话只是为了欺骗自己的感情,不让老师失望。我从来没什么理由,跟自己说话。我怕面对这个喜怒无常,连自己都看不清的心。万一在某次交谈中,某句话,某个词,我彻底地伤了,我会失去所有。

既然已经那么刻骨铭心地痛了,就该安然无恙地笑。

是夜了,凌晨0时。我捧着一叠厚厚的文章修改,入睡。

第二天,我昏昏沉沉地睡觉,真佩服我那么能睡,竟然睡到下午3点。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然后继续上网玩梦幻。

“你在啊。”我破天荒地先跟躲藏的眼睛打招呼。

“呵呵,今天上得真早哈。”他笑笑。

“是吗?”一贯写文章的反问语调,只有在心情迷茫的情况下才会用到,“呵呵。”

“怎么,心情不好吗?”他竟然比胭脂更有敏锐的洞察力。

“没啊。不说了。我醉了。”我乱七八糟地应付他。说了也是废话。

“你喝酒了?”他继续问。

“是啊。心情不好,借酒消愁。”我继续胡乱地说。

打字速度竟然快速提升,心情差真的能影响很多。

“喝酒影响身体发育的。”他好意地提醒。

“我无所谓啊,反正没人在意我。”我故作不在意。

成绩的好坏,决定了老师对我的态度。我永远是不受重视的那个。我永远也得不到迟到可以不被批评的待遇。我羡慕某个人,科学课迟到,而他科学成绩是那样的好,以至于老师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对那种不公平的待遇表示强烈的反对,但是我的成绩不允许我说什么。

“啊,不会吧。”他说。

“没有人管我,做什么也没有人说我。错了也对了,对了也就对了。”我就这么一个人,自己。

“那我可以管你啊。”他难得有份闲工夫。

“你是谁啊。”我明显地质疑,“你又不是我的谁。”

“看来你父母不怎么管你哦。”他简直比灵柩更有逻辑推理能力。

“是啊。”我轻快地打字。

“那我做你师傅好了,”他倒是不介意地说。

“管我很累的。”我似乎都感觉自己很难管束,“我在国子监。”

冥冥中注定了我要成为他的徒弟。否则,那时,那地,我不会随着谁的指意,到了国子监。

“少喝酒。我不在乎你什么时候出师。”他匆匆说完,就走了。

终于有一个人可以有理由来管我。我听他的话,少玩游戏,多看书。多做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少浪费空闲时间。

……

二星期后,我得到了第七。

他说:“不错哈,加油。”

二星期后,我是第六。

他说:“继续努力。”

……

我没有努力,也没有荒废。我用我平常的心去看这些成绩,看老师对谁谁谁的脸色。我为我自己的天赋感到骄傲,我为自己所有的一切而感到满意。

然后我开始读心理。

我不是超脱世俗的人。有些事情是要想通的,就像师傅说的,钱啊,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

我喜欢挑拨离间,叫师傅和别人打。不过师傅从来都不会来。

我还是喜欢花,喜欢茉莉,喜欢曼佗罗,喜欢那些让我花粉过敏的花。这叫犯贱。

我是躲藏的眼睛的乖乖徒弟。他给予了我一个梦。

原来我以为我会这么堕落下去。成绩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切的时候,我失去了能让我自己满意的成绩。我该怎么办。

然后,我遇到了他。我不知道他可以让我多么忘记成绩。谢谢躲藏的眼睛给我的翅膀,让我飞翔在蓝天。我知道,这个世界还有除了成绩之外的东西,而成绩是一样极其微小的东西

我与胭脂漫步在校园的河西走廊。春天不仅让油菜花犯花痴,让杨柳也是那么肆意地嫩绿。青翠的杨柳枝在风中摇曳着,优雅地舞蹈。我看着柳树,不觉心情舒畅:“这棵柳树真是婀娜多姿啊。”

“啊,阿柯。你把一路有奖征文搞定了吗?”胭脂问我。

“当然啦。”我点点头,“你觉得我会不报答师傅的恩情吗?”

胭脂把箫轻放在唇下,为我低沉地独奏。也许,灵柩和胭脂都在感谢躲藏的眼睛,是他让她们看到的假象变成了真实。

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原文地址:进入

作者:第二い月儿

相关专题:

教师节专题
[责任编辑:fion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