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腾讯游戏 > 2010年3月特刊 > 正文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2010年03月27日23:20腾讯游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1罗妮·拉姆

Ronnie Lamm

罗妮·拉姆是早期反游戏阵营中的代表人物。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同时也是美国长岛家庭教师协会的会长。1982年,在美国著名电视新闻节目“麦克尼尔/莱尔报告”中,罗妮·拉姆对当时流行的街机游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们的孩子面临无处不在的游戏轰炸,在每一家商店、电影院、保龄球馆、洗衣店……到处都有游戏!这引发了父母们深深的忧虑!这些街机,谁是它们的主人?谁是它们的管理者?在我们的社会,有一股巨大的推动力让那些社会底层的无业游民投入到经营街机室的暴富行当中来,不需要什么投资,不用缴税,也不需要什么专业技能,成堆成堆的25美分硬币便落入了他们的口袋!”她从那些简陋粗劣的游戏画面中发现了可怕的暴力元素:“孩子们正在接触着越来越多的暴力游戏!我们把他们的玩具枪、牛仔和印第安人收了起来,现在却给他们提供了同样主题的弹药库,这是在对孩子们做什么?!”罗妮·拉姆还提到,她和另外一些电子游戏的反对者们正在积极建议立法以控制游戏的扩散,比如禁止在学校的附近开设街机游戏室等等。

罗妮·拉姆的言论颇受关注,她在媒体上频频露面,顿时成了名人。在随后不久播出的一期电视谈话节目Livewire中,她被安排与Midway(当时如日中天的游戏发行商)市场副总裁斯坦利·亚罗茨基(Stanley Jarocki)进行交流。拉姆声讨了“邪恶的游戏产业”和那些让孩子们每月花费超过40美元的黑心街机老板,亚罗茨基则对游戏业进行了一番“辩护”,指出游戏行业应实行自律管理,而家长们也应当尽到自己的教育责任。当时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在随后近三十年的时间里,这样针锋相对的论战从未停止过。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电视谈话节目中的拉姆和亚罗茨基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2大卫·格罗斯曼

Dave Grossman

美军退役中校大卫·格罗斯曼是一名专注于暴力犯罪心理研究的学者和作家,曾经担任阿肯色州大学军事科学院教授、西点军校心理学教授等。格罗斯曼创立了一门新的学科“杀人学”(killology),以研究杀戮行为对人类心理和生理的影响。1995年,格罗斯曼出版的心理学专著《关于杀戮:在战争和社会中学习杀人的心理成本》(On Killing: The Psychological Cost of Learning to Kill in War and Society)曾获普利策奖提名。1999年他与人合著《停止教唆我们的孩子去杀戮:反对暴力电视、电影及游戏的行动呼吁》(Stop Teaching Our Kids to Kill: A Call to Action Against TV, Movie and Video Game Violence),2004年出版《争斗:战争与和平时期致命冲突的生理与心理》(On Combat: The Psychology and Physiology of Deadly Conflict in War and in Peace)。除了这些名字很长的专业著作以外,格罗斯曼还写名字很短的科幻小说,如《地球之战》、《双空间之战》等。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格罗斯曼的著作《停止教唆我们的孩子去杀戮》

格罗斯曼的一个研究课题是军人执行杀戮命令时的心理状态。以往大部分士兵并不愿意在战场上开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双方的士兵们时常会有非正式的停战协定,圣诞节等节日期间彼此还会有些友好表示。二战时,据统计只有15%到20%的士兵在战斗中开枪射击。朝鲜战争期间,这个统计数字升高到50%,而越南战争时达到了95%。格罗斯曼发现,美国军方在二战后将心理学运用于军事训练之中。过去士兵打靶射击使用的是静止目标,而越战时的训练使用人形移动靶,尽可能模拟了真实战场情境。现代军队和警察进行实战训练时,也都改用真人大小的目标。格罗斯曼指出,此种现代军事训练技术与流行的电子游戏有相似的地方:“这些使越战命中率提高的工具目前在民间广为使用。假如我们对军方这种试图保证士兵战场存活率和成功率的方式方法尚有保留意见,那么这样的技术毫无分辨的被用在全美国的儿童身上,我们该说些什么?”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军方开始尝试将射击游戏用于军事训练,这使得格罗斯曼的态度更加鲜明。他把《毁灭战士》等FPS游戏称作“杀人模拟器”,认为玩这些游戏的年轻一代会在潜移默化中发生心理变化,在日常社会行为中容易带有攻击性。格罗斯曼不止一次公开表示:“每次我们搜查犯罪团伙的聚集地时,必定会发现电子游戏的存在。”

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国曾动员超过200万人次的士兵前往当地作战,其中接受过游戏培训的达八成以上。而近十年来,动作射击游戏也早已成为游戏市场的主流。面对这样的情况,格罗斯曼教授并没有什么新的说法,或许那句“杀人模拟器”的评语已经算是盖棺定论了罢。

3约瑟夫·利伯曼

Joseph Lieberman

约瑟夫·利伯曼是美国康涅狄格州的资深参议员,曾在2000年担任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他是美国政界最早最著名的“反游戏斗士”,是参议院里积极提倡对电子游戏和电视节目暴力内容施加管制的议员之一。

1993年12月,约瑟夫·利伯曼称《真人快打》和《午夜陷阱》等为“毫无文明社会迹象”的游戏。他和另一名参议员赫伯·柯尔(Herb Kohl,如今NBA雄鹿队的老板)牵头发起了对电子游戏暴力内容进行调查的听证会,最终促成娱乐软件分级委员会(ESRB)在次年诞生。1997年,游戏史上恶名昭彰的作品《邮差》(Postal)面世,引发了极大争议,利伯曼在国会第一时间向《邮差》发难,并成功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其销售。在一些谈及“暴力游戏”的公开场合,利伯曼的措辞始终非常严厉,他号召人们“密切留意那些你们的、我们的孩子在玩的游戏”,因为“那些暴力游戏是残酷而野蛮的”。

不少玩家和业内人士对利伯曼的卫道士姿态不以为然,《邮差》开发商Running With Scissors的创始人文斯·德塞(Vince Desi)当然更是如此,他将利伯曼称作“自封的美国文化教皇”。在2003年的《邮差2》中,文斯·德塞故意设计了一些彩蛋来嘲讽利伯曼,比如游戏中最低难度被称为“Liebermode”,而另一些场景则拿大卫·格罗斯曼开起了玩笑,像游戏里的某个游戏厅挂着“格罗斯曼街机”的牌子。

2005年GTA“热咖啡事件”之后,利伯曼与前总统夫人、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等一同提出,要建立“家庭娱乐保护法”(The Family Entertainment Protection Act),其中规定向未成年人出售M(Mature)级或者AO(Adult Only)级的游戏是非法行为,同时要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来检查ESRB的评级记录。该法案后来没有获准通过。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4佛朗哥·弗拉蒂尼

Franco Frattini

佛朗哥·弗拉蒂尼是一名意大利政客,现任意大利外交部长,曾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

2006年11月,索尼出品的PS2版恐怖冒险游戏《蔷薇法则》(Rule of Rose)开始在欧洲部分地区上市。这款哥特黑暗风格的游戏在波兰引起争议,波兰教育部质疑游戏中的性与暴力成分是否适合青少年玩家,并就可能存在的问题提交了公诉申请。这引起了欧盟委员会中主管司法的弗拉蒂尼的注意,他对《蔷薇法则》大加抨击,宣称这款游戏“淫秽而残忍”(也就是我们这里小同学所说的“很黄很暴力”)。弗拉蒂尼对泛欧洲游戏信息组织(PEGI,欧洲通行的游戏分级组织)将《蔷薇法则》定为“16岁以上”的评级十分不满,呼吁PEGI重新调整评级系统,并希望组织欧盟官员和游戏业代表进行讨论。

国际反游戏名人堂

正当弗拉蒂尼准备大刀阔斧做些什么的时候,欧盟委员会社会信息与媒体委员维维亚妮·蕾丁(Viviane Reding)给他发了一封函件,信中说:“非常遗憾,我的工作没有事先征询你的意见。”蕾丁提醒弗拉蒂尼,PEGI的分级系统自2003年起在欧盟实行,一直按照欧盟委员会所界定的尺度,在保护未成年人尊严和利益的原则与保障欧盟宪章有关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之间取得平衡。

尽管蕾丁女士向弗拉蒂尼提出了委婉的抗议,但这款游戏注定没有好的结局。2007年3月,欧洲议会作出一项决议,在欧洲禁止销售《蔷薇法则》。英国视频标准委员会(VSC)本已认可该游戏PEGI 16+的评级,却突然接到一纸禁令,面对玩家和媒体的抱怨,VSC官员表示:“我不知道游戏中的所谓性虐待来自何方,也没有儿童被埋入地下,这些是已经完全搞定的事情……我们并不担心VSC的诚信受到质疑,因为弗拉蒂尼的指责完全是无稽之谈。”

相关专题:

2010年3月特刊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游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