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2]剑·情·殇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游戏频道 > 大话西游心情故事 > 正文

天气:北京 上海 更多...

[大话2]剑·情·殇 超值装备尽在拍拍网游频道
http://gamezone.QQ.com   2006年12月22日14:22   林冰依  

剑出鞘,天昏地暗。弹指间,刹那芳华。

情已殇,此恨不绝。百年诺,长总忆卿。

相思种种,幽恨寄遥天。情怀惘惘,天际望孤月。

白雪皑皑,埋情伤只影。银汉迢迢,传恨盼双星。

——题记

初识

“鱼丁?还是切的细细的肉丁比较可爱……”

暖暖的午后,微曛的轻风,她的鬓边斜斜插着一枝粉色芙蓉花,戏谑的语气,明媚的笑容就那么进入他未防备的心底,霸道地占住,再不曾离开。

“鱼丁,是我的名字。”他亦微笑,言语有隐约坚持。

“我,”秋水般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我名无艳。”然后,神情在在,等待眼前这位俊郎的男子,笑容僵硬。

无艳,数月前初出江湖,以一身惊人毒术及易容术冠绝天下。

却从无人知晓其师承来历,在街头巷尾的传言里,无艳,总是神秘地来去无踪。据闻此女亦正亦邪,杀人救人全凭自己好恶,人皆以“妖女”称之,谈之色变。只是,她失望了。

名叫鱼丁的男子仍维持一派浅笑,深沉且怡然。

心下忽然有几分不甘,她不禁略略提高语气:“我名无艳!”

“恩,姑娘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笑意不减,看起来亲切又善良。

看着那颇无辜的笑容,她忽然有些泄气,不是一直希望有人用平常眼光看自己的么?怎么今日有人如此,自己却反常了?

再瞅他一眼,掉头走到五步之距的雪花树下,背对著他坐了下来。

背后鱼丁带笑的眼神,隐隐约约。

情动

鱼丁是一名剑客,一名初次踏入江湖的剑客。

鱼丁练剑不是为了杀人,也不是为了留名,更不是为了什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他只是觉得有趣。

剑本无翼,却似凤舞龙腾苍穹之上。

剑本无足,却随军驰骋沙场,随士游历四方。

剑,实在是有趣至极。

所以鱼丁选择了剑作为他的武器,他的伙伴,他的兄弟。

无人知道,那柄世间人人趋之若骛的斩妖,便在他的手上。

鱼丁只是很单纯的练着剑,恋着剑。偶尔兴之所致,封几个妖王做为生活的调剂。

斩妖剑便是他降服妖王,偶然所得。

利刃出鞘的“嗡嗡”声,吸引了本欲离去的鱼丁,于是这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神仙兵器,就这么入了他手。

谁说只有人择名剑,或许,名剑也择人呢。

宁和的灵兽村,雪树银花,悠闲的云朵,碧蓝的天空,静坐的两人,实在是一副赏心悦目的图画。如果,可以除去几只蟑螂的,大煞风景。

“妖女,拿命来!”突如其来的叫嚣打破了平静。

无艳双眉微微敛拢,忽然秋波一转,低鬟浅笑,身形却仍是不动。

“你毒杀我们兄弟,还不送死!”来者共有五人,迅速将无艳围住,组成阵势。 鱼丁的眼神望向她,有着深深的询问,及,关切。

“你们那兄弟欺老霸女,烧杀抢掠,还不是死有余辜。”淡淡的口吻,却似乎在对某人解释。

对上鱼丁含笑的眼神,心下有莫名懊恼:怎会如此在意一个外人的心思看法!

“不相干的人闪开!”

只见寒光闪闪,剑气森森,无艳顿成众矢之的。

鱼丁缓缓起身,朗声而笑:“朋友有难,岂能袖手旁观?”

斩妖一出,只听得金刃碎裂之声,伴随几声惊叫,胜负立见分晓。

围攻五人退出圈外,手中兵器皆已折断,发丝凌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口中不住喃喃:“神兵斩妖!”

如来时般,五人飞快遁去。

鱼丁早已将剑回鞘,冲无艳笑得极为无辜。

倾心

“多事!”

记得那日,她是这么说的,冷冷的语气,带着一丝丝的任性。

他依然微笑着,眼神专注:“或许,我救了他们一命。”

她不语,似乎默认。

她并没有高深的武功,但却可以让他们刹那全部中毒暴毙,如果没有他的突然出手。

无艳,用毒无孔不入,无迹可循,从不留情。

他,算是救了他们吧。

朋友。他说,他们是朋友。

于是,妖女无艳,与初出茅庐的剑客鱼丁,经常同游。

他似乎丝毫不曾在意别人对她的评价,不曾在意她一身皆毒的恐怖,不曾在意她杀人的狠毒与救人的随性。他只是,在她旁边,淡淡地陪同,唇角始终一抹不变的微笑。

“你应该常笑的。”他如此说。

于是不惜呵她痒,只为见她笑到无力,苍白面容泛上两朵娇艳的红润。

他实在是个奇怪的人。

无艳凝视前方练剑的身影,任自己陷入思绪里。

他看起来好善良,没有杀气腾腾的剑眉,没有高挺骄傲的鼻梁,也没有代表狼心狗肺的薄唇,眼神也不甚凛冽,好像颇亲切又挺好相处的。

在头一回的见面,她给了他一个极高分的好印象。

但,

谁说一定要外表冷峻的人才是真正凛冽?

谁说一定要拥有挺扬的剑眉才表示他本性无情?

谁说一定要笑起来阴狠才代表著他的骛猛?

他鱼丁,完全颠覆世人的认定——一个笑起来很亲切的人,也可以是会吠的猛兽。

似乎不觉间,已经习惯了身边多一个人的感觉。

那感觉,有一些甜蜜,一些酸涩,一些无助,还有一些忐忑。

试毒成功的喜悦,多了一个人分享,似乎特别激动。

新做成的易容面具,多了一个人试带,似乎更加兴奋。

四圣山上的夕阳,多了一个人陪伴观赏,似乎也少了些许落寞的心情。

就连挑星时,多了一个人的战场中,两个人的合作默契,完美得天衣无缝。

似乎,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心中涌上彷徨不安,无艳明白,自己,再也回不去从前,一个人的平静与冷淡。

同游

拥有了天下人向往的神兵斩妖,以及一身惊人剑法,你,还想要什么呢?

她曾经这么问他。

执剑者的最高目标是什么?鱼丁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将斩妖炼为幻剑。

斩妖在仙界、魔界、人界是人人欲夺之物。若得斩妖之剑,天下无敌。这句话说者说累了,听者也听累了,但从未听说有哪位得斩妖者真正天下无敌。

其实斩妖未成幻剑时,充其量只是柄好剑。若执剑者本身便是功力高强之人,且能将剑依照其修为而成形,斩妖便会褪去平凡形态而成幻剑。

幻剑一成,神兵仙器才算完全——到那时候,佛来杀佛,仙来弑仙,这才谓天下无敌。

如何炼成幻剑?却无人可解。

除了那名传说中伟大的炼剑师——无刃。

如果说世间还有一人可以铸炼出幻剑,那人非无刃莫属。

但无刃却于三年前失踪,自此再无消息。

而鱼丁,踏入江湖,便是为了寻觅无刃,或者,他的传人。

江湖人皆知,无刃十四岁开始炼剑,平生铸剑无数,可惜并无后人传世。

鱼丁并非江湖人,所以,他一直在访寻。

无艳算是江湖人,但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陪着他,走遍北俱、万寿、白骨的每一处角落。甚至,他们还去了最偏远寒冷的修罗古城。

始终没有无刃及其传人的任何消息。

意料中的结局。

无艳不懂,明明自己早知寻求无果,为何见到鱼丁那一日日失望益增的面容,心,也越来越沉重?

情难

“其实,”无艳下定决心,立在鱼丁面前,“其实......”

有飞鸟的声音破空而至,鱼丁扬手,一只洁白的信鸽疾掠臂弯。

是秦府大元帅寿诞来临,召唤自己的爱徒。

鱼丁匆匆而别。

“其实,无刃有名独女,名无艳……”

这句话,等到他回来,再说不迟。无艳思忖。

但这句话,她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再相见,是何场景?

一袭夜行衣,无艳夜入秦府。

许久无君消息,却不知再见已是前梦今朝。

鱼丁只是静静望着她,目光复杂。

接着,便是秦王府的大队人马,将他们团团围住。

数月前,无艳初进江湖不久,被一轻浮男子挑衅,恼怒之下将其毒残,不料那名叫西饮之人乃当今元帅义子。

而鱼丁,是元帅自幼收养的,爱徒。

虽然西饮该受薄惩,但无艳出手未免太重。秦将军可以不追究此事,却决不允,自己的爱徒与妖女在一起。

此次无艳夜入秦府,正为别人提供了伤己的借口。

西饮对无艳恨之入骨,但自知本事低微,不敢上前。他心中却在盘算主意,想把鱼丁激得动手。

眼看无艳陷入围困,鱼丁呆呆站立,心内杂乱之极,只觉千言万语,却无法吐出一个字。

情伤

心似欲随风飘去,茫茫大海任浮沉。

无艳被困在人群中央,眼神却一直望向鱼丁。

西饮面容浮上诡异笑意,在鱼丁耳边低语:“她既知你一心寻找无刃传人,为何从不告诉你真相,只在一旁看你笑话……此妖女心非常人,你何苦为她断了师徒情分。”

这妖女竟然是铸剑名师无刃之女,西饮也是在鱼丁回府方知晓此事。

“她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鱼丁喃喃,更象在说服自己。

但一年来,自己寻遍大江南北,无艳却始终未曾透露半点讯息,实在,让人,心下黯然。

鱼丁心乱如麻,不觉有些痴了。

秦府威严的主人,大唐最著名的元帅,不由叹息:“念在多年前与你父有一面之缘,你去吧。”

无艳却上前一步,迎向鱼丁,眸中透着坚持。

“还不离开?”语气添了严厉。

无艳皱眉,身形微闪,衣衫掠动。

“她想毒害义父!”西饮在鱼丁背后低呼。

只听剑锋长鸣,斩妖出鞘,鱼丁蓦然回神,才发觉剑柄握在自己手中,剑刃已送上前。

无艳手伸向前,似欲拉住鱼丁。只见半柄斩妖,没入她左肩,鲜血汩汩而出,浸透罗衣,顺剑身流下。

无艳眼神一暗,一丝苦笑,现于眉梢。

无刃,穷其一生,便是追寻如何将斩妖炼为幻剑之法。直到三年前成功,却也耗尽其精力。

临终,他将此法传于女儿无艳。自此一代铸剑大师,与世长辞。

欲炼幻剑,必须执剑之人有高深修为;此外,还要有炼剑者最强烈的情感,与炼剑者的血以祭之。

一位炼剑师,一生也只能炼出一把幻剑!

情殇

呵止住鱼丁抽回剑的手,无艳深深凝视他片刻,举首,一轮明月,清辉静静泻下。忍住剧痛,颤抖着右手,从怀中取出一包粉末,洒于剑上。

剑身上鲜红的血忽然发出妖异的金光,无艳口中喃喃言语,斩妖剑一分一分,自动离开她的身体。

周围的人都呆住了,怔怔看着这诡异的一切。

只有西饮,脸色阴沉,忽然用所有人听得见的声音,激动地:“鱼师弟,你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多亏你专门结交无刃唯一的传人,你的心血没有白费啊。”

刹时,惊愕、愤怒、失望、心伤……无数情绪闪过,无艳停下所有动作,看向鱼丁,双眸却失去了焦点。

鱼丁急急向前,微微张口,但终于没有任何言语。

无艳心痛之极,却不是来自斩妖的抽离,而是来自情之伤人,一把无刃却最锋利的无形之剑。

仿佛周身气力全被抽干,她身躯微晃:“你早知我是无刃之女?”

似乎许久,秦将军的叹息传来:“十五年前我与你父曾有一面之缘,那时,你刚过四岁生日……丁儿一心想将斩妖炼为幻剑,也是我告诉他无刃尚有传人在世……”

“所以,你来到灵兽村,与我相识……”无艳轻道,“你故意寻找无刃传人,我一直矛盾自责不已,原来,却是我自己愚笨……”

“不是这样!”鱼丁否认,却不知如何解释。

他承认,初时是因为无刃传人之故去寻无艳。但第一眼在漫天银白中,看到那抹淡绿色的身影,无艳是否无刃的传人,已经不重要了。无艳就只是无艳,霸住他心的女子。

爱之极,恨之极,根之极也是爱之极!

无艳凄然一笑,忽然仰首,肩窝处斩妖倏地抽离,在空中旋转,不停发出金红色的光芒。

众人不敢上前,只是看她口中不停,而斩妖剑似乎红光慢褪,渐渐只剩金黄色彩。

蓦地无艳一口鲜血喷出,剑身从尖处寸寸碎裂,像被狂风侵袭的泥沙雕塑,开始风化。

人群惊呼,却无人能移动分毫。

终于只剩半柄残剑之际,剑身停止风化。

半柄断剑,缓缓降至鱼丁眼前。剑柄金中透出血红,半截剑身则发出微黄亮光,似月般柔润,却又含隐隐冷芒。

幻剑既成,仙器横空出世。

相忆

“剑名情殇。”

这是无艳最后一句话。

然后,她不知用了什么药物,所有人皆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她,慢慢消失。

自此,无艳隐居于雪山高峰,再不曾现于世间。

拥有了仙器——幻剑情殇之后,鱼丁一夜成名。

其间有多少人羡慕,多少人嫉妒,又有多少人对情殇虎视耽耽!

鱼丁却十分漠然。

他将情殇置于一隐秘所在,留书世间说等待有缘人得之。然后,孤身一人,踏上去往雪山的路程。

自此,世上再无剑客鱼丁。只有仙器情殇,藏在不知名的某处,吸引着一代一代爱剑痴武之人。

雪山北高峰。

又是淡月疏星,鱼丁黯然南望,遥见南高峰高出云表,在那变幻的云海之中,似乎有一个人也在向他遥望。

有许多东西已随时间流逝,包括那次惊心动魄的炼剑,包括那英雄的秦府主子。却也有些记忆益发清晰,比如她清浅的笑靥,她微扬的裙裾,她轻柔的语调。

无艳性烈无比,加之心灰已极,不愿再听鱼丁解释,宁愿留一点未了之情,余生彼此相忆。

鱼丁无声喟叹,烙印脑中的回忆,再次如潮席卷。

灵兽村的初会,四圣山共赏夕阳,寻找无刃的同游,秦王府的离别,历历如在眼前。

其间有微笑,有忏悔,有情伤,有蜜意柔情,有惊心谣诼,最伤心的却是往者已矣,来者又未必可追,所能做的,也只有夜夜在此相望而已。

后记

弹指间,岁月流沙。

那些关于剑客鱼丁、妖女无艳的故事,久到已无人忆起。

只有仙器情殇,从不曾被遗忘。

在一个又一个的传说中,世间有那么一种仙家宝器,名曰情殇,乃半柄断剑,曾降伏万千妖魔,而今藏于不可知之处,若侥幸能得之,则可天下无敌。

于是一场又一场寻找争夺仙器的旅途轰轰烈烈地展开。

而那些曾经的笑靥与泪水,早已化为风沙。只有风的呓语,在萦绕讲述昨日隐隐的伤痛……

[责任编辑:admahan]

发表评论()】【游戏论坛】【  】【关闭
 
图说游戏 更多>>
真三国无双Q版图集
性感美眉cosplay图
劲舞团最新MM玩家秀
新世纪福音战士CG欣赏
东京动画展SHOWGIRL
PIANO红楼女奴
flash小游戏 更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游戏视频 更多>>
[wow]法师聚怪视频
[wow]DK出生中文配音
[wow]FS暴风雪新动画
[wow]08年最佳PVP视频
[wow]真人版兽人舞蹈
[wow]星辰5分钟杀蓝龙
闯关夺宝 更多>>
大冲锋 强化礼包
大冲锋 强化礼包
开心OL 新手卡
开心OL 新手卡
QQ仙灵 迎新礼包
QQ仙灵 迎新礼包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