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OL](6)邪门歪道是白骨 初逢敌手是雷绝_江湖心情故事_网络游戏_游戏_腾讯网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游戏频道 > 江湖心情故事 > 正文

天气:北京 上海 更多...

[江湖OL](6)邪门歪道是白骨 初逢敌手是雷绝 超值装备尽在拍拍网游频道
http://gamezone.QQ.com   2005年05月30日18:19   来源:腾讯游戏  

扬州一个繁华热闹的地方,在这里最热闹的当然是开源酒坊,但开源酒坊并不是扬州城内唯一一个热闹的地方,在这里就连街道都是那么宽敞、那么热闹。

牐犝饧溉障吕从鸢准负醮雷绝逛遍了整个扬州城,这几天下来羽白玩得很开心、很自在。可雷绝却好象并没那么开心,可以说从水情心跟着他的那天开始他就没有感到丝毫的开心和自在了。雷绝并不是一个拘谨的人,他可以将身边的所有人都当作自己的朋友,羽白可以,水情心也可以。但他却最讨厌有人监视他,特别是被他当成朋友的人。从水情心跟着他的那天开始,雷绝就觉得水情心一直在注意自己,监视自己似乎要将他的一言一行全都记录下来,这让雷绝很不舒服做什么都感到不自然,他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

牐牪恢什么时候水情心跟羽白停了下来,抬头望去街心围了许多人象是发生了什么。“你小子他妈找死。”一声大喝之后只听“轰”的一声什么东西倒了下去,随即又是一阵狗叫声。快步走上前去,拨开了围观的人群。见到眼前滑稽的景象雷绝一下子笑了,羽白也跟着笑了,一旁的水情心捂着最使劲想忍住,却还是笑了出来。街心中只见一个大汉双手被擒得死死的,头被一只脚踩得抬不起来,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最可笑的是他的居然头压在了一只狼狗的肚子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狼狗疼得是“汪汪”直叫。让雷绝意外的是踩着大汉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几天前才刚认识的甄冷箭。甄冷箭笑着对大汉问道:“怎么样,以后你还敢‘人仗狗势’欺负别人吗?”大汉被踩得难受本想回答,却张不了口只好一个劲地摇头。怎想这下把狼狗压得更痛了,狼狗一下子大叫起来,一边叫还一边不停地抓着大汉的脑袋。围观的人们这下笑得更欢了。“甄兄算了吧,你已经把他整得够惨了。”雷绝笑道。甄冷箭抬头见是雷绝笑道:“原来是雷兄。好,既然是雷兄开口我就放了他。”说着他还真将大汉放了。“雷兄你怎么会在这儿?”甄冷箭抱拳问。“怎么这地方不欢迎我来吗?”雷绝半开玩笑地问。“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啦,我只是觉得在这见到雷兄有点好奇罢了。”“其实只是闲逛至此,并没太多的理由,这世上许多东西本就没……”雷绝话还未完只见刚才还‘趴地求饶’的大汉此刻竟手持尖刀向二人冲来。雷绝淡淡一笑,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那里,微笑地站在那里,象在等待着什么。甄冷箭已经发现了大汉的异动,这也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此时的他双拳紧握正欲出手。忽一道人影闪过,一个铁一般的拳头朝大汉招呼过去。大汉硬吃了一拳只觉五内具痛、四肢象断了似的,整个人一下子飞出了十丈,重重得摔到了地上。雷绝一直站在那里出手的当然不会是他,甄冷箭虽想出手却还未来得及,羽白更是不会武功,他们都既然没有出手出手的也只有他--水情心了。雷绝虽早就知道他会出手却还是吃了一惊,水情心出手的速度与爆发力已超出了雷绝的意料。尽管他清楚水情心“暂时”是不会对自己怎样的,但心里仍掠过了一丝担忧。甄冷箭似乎对这一切的意外都不感到意外笑道:“雷兄相请不如偶遇,我们去小酌几杯如何?”一听到“酒”雷绝就觉得浑身来劲一切的烦恼都没了。“好啊!”雷绝转过身对水情心说道:“你和羽白先回去吧,我跟甄兄去小酌几杯,一会就回来的。”话一说完雷绝一把抓住甄冷箭就跑得没影了。羽白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水情心显得不知所措,水情心想着雷绝刚才说的话,看着那早已消失的背影只有站在原地苦笑着。

牐牶染频比皇且到开源酒坊了,只有这里的酒才真正适合雷绝,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雷绝拉着甄冷箭一路飞奔,直到到了开源酒坊门口他才停了下来。雷绝走进酒坊寻了一张桌子坐下喊道:“小二上酒。”听他说话时的气息没有丝毫的变化看来刚才的“一路飞奔”对他来说并算不了什么。但这可苦了被他拉来的甄冷箭,瞧他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抚着胸口,大口喘气的样子显然累得够呛。“雷……雷兄……你……没事……干……干嘛跑那么快啊?”甄冷箭一字一喘地说道。雷绝斟了一杯酒送到了他的面前道:“甄兄苦了你了,这杯酒算是我向你赔罪。”甄冷箭接过酒一口喝了下去,这下他的呼吸才稍稍平复了些。“雷兄你到底为什么跑那么急呀?”甄冷箭问。雷绝饮了一杯苦笑道:“我不是急只是不想受水情心的监视。”“水情心他监视你?”“是啊!不知为什么,这几日我总觉得他一直在监……注视着我,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雷绝问。“奇怪,什么奇怪?”甄冷箭摇了摇头道。雷绝苦笑了一下,喝了一杯说:“你没发现他刚打倒大汉的那一拳是山东张老爷子的‘动山催’,而那身法却是江南葛一叶的‘一叶飘’功。这两位前辈脾气极怪,收徒要求又极高,试想,他们二人的徒弟有岂会只在孤鸿山庄内做一个侍从而已?”“也许是紫月前辈对他有恩,他屈身于孤鸿山庄是为了报恩吧!”雷绝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甄冷箭抢先问道:“雷兄你不是说你是初入江湖吗怎么对江湖中事如此了解?”雷绝微微一笑又饮下一杯,他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胸口,不想他的胸口竟发出一阵敲击硬纸片的声响“你在孤鸿山庄那么久难道不知道孤鸿山庄里有……”“《江湖》”甄冷箭笑道。“对”说着雷绝又浮了一大白。“雷兄,你这小子还真够狡猾的,我才喝了一杯,你已经喝了四杯了。”雷绝笑而不答只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甄冷箭当然也不甘示弱,在这时他也只有一个字可以做了,那就是--喝。

牐牼疲一个人喝起来是很慢很闷的,但两个人喝起来就不会太慢,不一会的时间桌上已经堆了七八个空酒壶了。甄冷箭虽还在喝着速度却放慢了许多,他看来已有两三分醉意。雷绝当然也还在喝着,这些酒在他眼里早就算不得什么了,可就在他喝到第四壶时,他的注意力已不在酒上了。

牐犓,一身白衣独自站在墙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在那里静静的、静静的站着,静得让人发冷,似乎周围的,甚至世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在这么一个热闹非常的地方,有着这么一个格格不入的人,又怎能不使人奇怪?雷绝当然是一个人,所以他也不例外。“啪”一个酒杯在了地上碎了,一个刚刚还在甄冷箭手上的酒杯。甄冷箭显然也发现了他。“甄兄你怎么了?”雷绝问。甄冷箭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刚才觉得有点冷,打了个寒战手滑了。”说这甄冷箭又看了看“他”雷绝看了一眼白衣人问:“怎么甄兄你认识他吗?”“他……”甄冷箭低声嘀咕道,“白衣……宝剑……难道……是他?”甄冷箭嘀咕了半天雷绝一句也没听懂。“对了一定是他。”甄冷箭突然叫了起来。“谁”雷绝追问道。“一剑飘来锋无血,雪衣寒剑白骨”“白骨一个很配他的名字。”“是啊!衣白如银,身法似月,爱剑如痴。”甄冷箭赞道。“不!”雷绝道,“我可不这么认为,我看他是:心清如银,思变似月,意中存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甄冷箭笑道。“既然你们认识不如我们去打个招呼。”雷绝刚站起就又被甄冷箭拉坐下来。甄冷箭提壶喝了一口道:“不我跟他并不熟,但他的事我倒知道一些。”“知道些什么?”“只知道他五件事:一、没人知道他从哪来;二、他曾说过他的长剑一出绝无生者,而事实也正是这样;三、他虽才出道两三年却已经杀人无数了;四、他虽杀过很多人,其中却有九层九是天忆帮中人,剩下的好象都是那些薄情负心的男人;五、他自出道以来从没败过,甚至从没人见到过他是怎么出剑的。”甄冷箭象赶什么似的一股脑都说了出来,说完他又喝了一口。雷绝也不再说话只在一旁喝酒。门外天空没那么蓝了,想来天色已经不早了。甄冷箭站了起来抱拳道:“雷兄今天我们就喝到这吧!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还要回孤鸿山庄迎接我师父,不如我们就……”“既然甄兄有事我也不好挽留那甄兄你就先回去吧,我还想再喂喂我的酒虫。”雷绝笑答道。“那回见。”“回见”目送甄冷箭出酒坊之后,雷绝又端起酒壶继续喝着。他嘴里虽喝着酒,目光却一直没离开过白骨。他很想看透白骨,看透他那在白衣之下的真心,可惜的是他什么也没看出来。“他真是一个怪人呀!”江湖大钱不禁感叹道,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到了雷绝身边,“从三天前开始他就一直在那站着,什么都不做,只是在那站着,也不象在等人。”雷绝看了看江湖大钱笑了问:“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你不觉得他奇怪吗?”江湖大钱有些不明白了。“呵,奇怪?在这江湖上奇怪的人多了去了,就是讲上三天三夜都讲不完。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操那份闲心呢?”“说的也是,可……”二人说话间白骨已经走到了门外,雷绝放下酒杯就追了出去。“喂,酒钱,你还没给酒钱呢!”江湖大钱也追了出去高声喊道,可两人早已没了踪影。“哼,还说不操心呢!那又何必追上去呢?”说着江湖大钱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一丝诡异的微笑,而这诡异的微笑却被不远处的一双眼睛看在了眼里,完完全全地看在了眼里……

牐犅菲涫挡⒉怀ぃ白骨却走了很久,他每一步都象在休息,而又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轻松。他就这么走着,低着头走着,这身边的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仿佛世间除了他之外都已经消失了。雷绝就在他身后不远出跟着,紧紧地跟着。这虽是雷绝第一次跟踪别人,却也明白跟踪不能被人发现这个浅显的道理,在一开始他便极力的隐藏自己好使自己不被白骨发现,可当他跟着白骨穿过第一条街,突然发现自己太傻了,象白骨这么特别的人跟踪的人定少不了,可他依然走那么慢显然他并不在乎这些,既然他都不在乎自己又何必隐藏呢?雷绝干脆就走了出来大摇大摆地“跟踪”白骨。已经走过五条街了,白骨越走越慢,看来离他住的地方也不远了,雷绝是这么想的,而事实也正好如此。

牐犜评纯驼唬一个很配的名字,每天都客似云来。雷绝觉得配却不是这个原因。白骨是云是一片捉摸不到的云,他就住在这客栈里这名字又岂能不配?这时雷绝更觉得奇怪了,在客栈的对面就有一家酒坊,白骨又何必走几条街到开源酒坊呢?若是因为喜欢那里的酒,又怎会什么都不点呢?这下雷绝更迷糊了。白骨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客栈,看来这次不算跟踪的“跟踪”也要到此结束了。“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突然从街尾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尖叫声,热闹的街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温柔、贤淑、矜持是每个女子极力保持的节操。而在这个衣冠不整妇人身上却丝毫看不到它们的影子了,她扯着嗓子大声叫喊着,用那双从破烂不堪的衣袖中露出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臂推开来往的人群,她拼命地跑着,跑得脚上的鞋也只剩下了一只。在她身后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正举着根木棒追着她。“小贱人给老子站住。”汉子一边跑一边吼叫着。妇人眼见快被追上了脚下一乱不知被什么绊住,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小贱人老子看你还跑,你跑呀,你跑呀,你跑得了吗?”汉子三两步上前,一把揪住妇人衣襟骂道,“你他妈敢拿老子的赌本去买布,不想活了你啊!说给老子说是买给哪个混蛋王八蛋的,说!”“我……”妇人怯怯懦懦地说着,“我……我早说过是买给你的。”“哦,原来你就是那个混蛋王八蛋呀!”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一时间在场的人全都笑了起来。“他妈的”汉子脸都气绿了,一把将妇人摔在了地上,骂道,“刚才是哪个狗杂种在说话?”“你呀!”人群中又传来了一个带着讥笑的声音。汉子这下更怒了,抡起木棒狠狠地砸在了身旁的木桌上。“他妈的哪个混蛋再敢多一句嘴老子先弄死他。”汉子几步上前揪起那妇人骂道:“小贱人,你偷了老子的钱不说,还害得老子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木棒被高高的举起,又猛烈地挥了下去,妇人吓呆了竟忘记了躲闪。“咚”木棒落在了地上,汉子紧紧地握着那半截棒子,汗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当他发现棒子断了时,剑已经指在了他的咽喉前。

牐牻#一柄还未出鞘的剑,剑虽还未出鞘汉子却已经感觉到那剑锋透出的寒意。剑,寒若凝霜的剑;衣,白如新雪的衣。衣、剑相衬让人并空添了几分寒意。雪衣寒剑除了白骨外又会有谁?雷绝不明白白骨为什么会出手,他本就是一个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人,雷绝更不明白为什么白骨那冷峻的眼神中竟会透着几丝愤怒。“放开她!”白骨开口了,他的话似乎比他的剑还要冷,冷得让人头皮发麻,汉子只觉浑身发冷不住地打着寒战,利马松了手,手虽松了他口里却一点没松:“你……你他妈的想怎么样?老……老子告诉你,老子不……不怕你。你他妈有种就拔剑杀了老子别……别用这剑鞘吓唬人。”“你不配让我出剑,更不配活在这世上。”白骨出手了,没人见到他是如何出手的。当人们见到时,剑鞘已经斜斜地指着地上停了下来。剑鞘前的地上赫然出现了一条一丈有余的裂痕,而那汉子呢?他整个人象散了似的瘫软在裂痕尽头,在他身上竟连一丝伤痕都没有,从没有人能在白骨的剑下活着,即使他的剑没有出鞘,能在他手下活着的人也并不多。这个莽汉当然没有这么好的身手,有这么好身手的人当然也不可能是一个莽汉。这汉子既没那么好的身手,显然是有人出手相助而那人正是雷绝。白骨一瞥雷绝,他忽然消失了,当人们再看到他时剑痕已到了他的身后。没人看清他是怎么消失的,也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出现,他们唯一看的清便是那满地的剑痕以及雷绝的手。白骨,依然还是刚才的白骨,不同的是他的剑鞘由斜指变成了直刺

发表评论()】【游戏论坛】【  】【关闭
 
图说游戏 更多>>
真三国无双Q版图集
性感美眉cosplay图
劲舞团最新MM玩家秀
新世纪福音战士CG欣赏
东京动画展SHOWGIRL
PIANO红楼女奴
flash小游戏 更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游戏视频 更多>>
[wow]法师聚怪视频
[wow]DK出生中文配音
[wow]FS暴风雪新动画
[wow]08年最佳PVP视频
[wow]真人版兽人舞蹈
[wow]星辰5分钟杀蓝龙
闯关夺宝 更多>>
大冲锋 强化礼包
大冲锋 强化礼包
开心OL 新手卡
开心OL 新手卡
QQ仙灵 迎新礼包
QQ仙灵 迎新礼包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