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OL](4)雷绝出场酒百坛 孤鸿山庄遇世伯_江湖心情故事_网络游戏_游戏_腾讯网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游戏频道 > 江湖心情故事 > 正文

天气:北京 上海 更多...

[江湖OL](4)雷绝出场酒百坛 孤鸿山庄遇世伯 超值装备尽在拍拍网游频道
http://gamezone.QQ.com   2005年05月30日18:13   来源:腾讯游戏  

扬州,一个繁华的地方,日日车水马龙、夜夜歌舞升平,无论什么朝代经过什么变革它还是这样,好似根本没有因为什么而改变。繁华的地方历来也是热闹的地方,而在这个热闹的城市中有着一个热闹的地方,一个酒坊--开源酒坊。

牐牼疲一个人们离不开的东西,无论是市井小民、王公贵胄还是江湖中人好象人人都喜欢它,否则又何来那么多酒徒酒鬼酒仙酒圣呢?市井小民喜欢用它来庆祝,王公贵胄喜欢用它解忧,而江湖中人更喜欢用它来体现自己的豪迈与飒爽,甚至有人还从酒中创出了一套武功。因此有酒的地方也通常就有江湖中人,有江湖中人的地方通常也是热闹的地方,开源酒坊就是这样的地方。

牐牽山裉焖却很静很静,静得甚至连针落在地都能听见。酒坊还是那个酒坊,人还是如往常般多,甚至比平日里还要多,不同的是除了几个不醒人世的大汉外人们都围在了一张长桌旁,包括酒坊老板江湖大钱。长桌自然没有什么好看的,他们看的是人桌旁的两个人,两个斗酒的人。

牐牫ぷ酪欢耍一个汉子正抱着一坛子酒往嘴里死命地灌;另一端,一个少年也提着一坛子酒往嘴里倒,袅袅清烟围绕在他身旁显得格外的飘逸。看他微微红晕的脸颊,他显然已有四五分醉意了。只听咚的一声,汉子倒了,他醉了。“第四个了”人群中有人喃喃道。人们瞪大了双眼吃惊地望着少年,若非他们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么一个少年能灌倒四个汉子。桌上的香炉仍散发着缕缕香烟,少年微笑着拭去嘴角的残酒,放下了空坛又抱起一坛酒准备离去。一时间酒坊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

牐牎斑浴~”一声马的嘶鸣声使酒坊恢复了平静。马,奔驰着,疯了似地地撞进了这本该人声鼎沸的酒坊;人,惊恐了,眼中充满了慌张和茫然。马,一路飞驰人们赶紧闪开了一条道,而那少年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一切好象都与他无关。疯马越跑越快,跟少年距离一寸寸的缩短,所有人都为少年捏了把汗。“快制住那畜生!”酒坊外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但如今谁又制得了它。马直直地向少年撞去,眼见少年就要命丧马蹄之下,许多人都闭上了眼在他们心中已有结果了。江湖大钱没有闭眼,他瞪大了双眼,脸上挂着一丝丝微笑。少年不慌不忙缓缓抬起左手,疯马一头撞了上去。少年却象一张薄纸一般随着马的飞驰飘然而退。少年忽然右脚一跺,只听“砰”的一声,酒坛碎了。酒坛碎了,酒却未洒出一滴,只因酒早已化为了朦胧的酒气在这本不大的酒坊中弥散开来。马飞驰着却再也无法前进半步,渐渐地它慢了下来,那黄棕色的马脸竟出现了一抹红晕,嘶鸣声也小了,最后没了。马摇晃了两下软了下来,“咚”的一声侧倒在了地上。人们呆住他们不敢相信,可眼前的一切却又使他们不得不信。

牐犚晃灰伦呕丽长须及胸的老者走了进来,他环视着四周,目光落在了那侧倒的马上。马,依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那马腹再不断地起伏,它脸更红了,时时发出几声低吟。这一切都告诉老者马并没有死它只是--醉了。马竟然醉了老者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这又偏偏是真的。老者抬起头看着微笑的少年不禁问:“少侠这马可是你制下的?”听他浑厚声音正是方才急呼之人。少年笑道:“正是不知前辈有何赐教?”老者顿了一顿,上下打量着少年,他不相信这不过二十来岁的少年竟会有这么高的功夫。老者轻咳一声道:“不知少侠高姓大名,师承何派?”少年笑答道:“在下雷绝,无门无派,是一个只知从哪来,不知往哪去的江湖小卒。”老者笑道:“不知雷少侠可否有雅兴到寒舍一叙?”“呵”雷绝笑道,“那有酒吗?”“有,当然有,有三十年以上的佳酿。”“那还等什么?”老者笑了,这少年真的很可爱、很直爽,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老者转过身去盯着醉马道:“抬走!”这话很突然也不知是跟谁说的。可他话音一落立刻从门外窜进四个青衣小伙子,一人上前架住一支马腿转身就走。老者捋了捋胡须抱拳道:“各位朋友方才一个意外,使那畜生跑了进来扫了各位的雅兴,老夫在这里给大家赔罪了。”老者抱拳一拜复又问道:“请问是这家店的老板?”“我”江湖大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不知老先生有何吩咐?”“吩咐倒没有,只想老板将这里的损失算算,老夫定加倍赔偿。”

牐牬笄笑道:“赔偿就算了,老先生在扬州是家喻户晓的英雄我怎么能收您的钱呢?”老者仔细地打量着江湖大钱,他不相信这么一个留着撇小胡子身材微胖满身铜臭的中年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老者摆手道:“不行弄坏了东西就该赔!”说着掏出一锭银子塞到了他的手上。“咴~~~”门外又传来一声马叫,人们的心都揪了起来。不过,这马并不是刚才的马,它也没冲进去,毕竟不是所有的马都是疯马。马身后还拉着一辆车,驾车的青衣小伙跳下车一拜道:“禀庄主车已借到,请上车。”老者笑着上了车,雷绝也跟着上了车。青衣小伙调转车头驶向了街尾。

牐牼品挥只指戳送日的热闹,人们又开始喝酒了,虽然这里很乱,但他们并不在乎。对于他们来说喝酒喝的只是一种气氛,至于环境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人们陆续走进了酒坊,只有江湖大钱一人还站在门外看着远去的马车,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掂了掂手中的银子,走进酒坊和拾起地上的香炉慢步进了里屋。

牐犚梗已经深了,街道冷冷清清的,只剩下一辆马车在孤零零地行驶着。谁也想不到,繁华的扬州竟也会有这么宁静的时候。

牐犅沓德慢地行着,车内雷绝已经进入了梦乡。也许是酒斗地太厉害,也许是内力消耗的太多,太累了,他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老者捋着胡须看着眼前沉睡的少年心里有着无数的疑惑,马车忽然颠了一下雷绝头一点醒了过来。雷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发现老者正在看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在下方才实在太困了,本只想休息一下不想竟睡了过去。哎,实在太失礼了请前辈勿怪。”“哈,哈,哈”老者笑道,“雷少侠说笑了,睡觉本就人必须之事,少侠又有什么失礼的呢?”说话间马车停了下来。“禀庄主,到山庄了。”青衣小伙报道。老者笑着走下了车去,雷绝笑了笑也跟着下了车。

牐牴潞枭阶,一个特别的地方,它虽叫山庄却好象跟山没多大关系。山庄本应该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而它却置落在繁华的扬州城里。每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敢去问,只知道到当孤鸿山庄的名号在江湖中传开时它就已经在那了。

牐犚幌鲁道拙便下了一大跳,他怎么也想不到老者口中的“寒舍”竟是武林三大庄中的孤鸿山庄,他更想不到孤鸿山庄竟然这么大。“寒舍简陋让少侠见笑了。”老者笑道。“寒舍?”雷绝苦笑着说,“紫月前辈过谦了,如若孤鸿山庄也算寒舍,那皇帝老子住的也只算得是一间破草屋了。”“少侠谬赞了。”嘴上虽这么说老者心里却很是高兴。老者正笑着突然一愣道:“紫月前辈?少侠你以前难道见过我?”“在今天之前从未见过。”“那你怎么知道老夫复姓紫月呢?”“呵”雷绝笑道,“方才我也许还猜不出前辈是谁,但都到这儿了我若还猜不出的话我跟傻子又有何区别?能称孤鸿山庄为寒舍的世上又有几人?前辈若不是‘裂天神爪’紫月多情又会是谁呢?”“好,少侠洞察能力如斯之强老夫佩服。”“前辈过讲了。”雷绝笑道。“好老夫就喜欢你这性格走咱们进庄喝两盅去。”二人还方踏进庄门,一个干瘪老叟便迎了过来。他虽身材干瘦满头银发,但一双鹰目仍炯炯有神。老叟走到紫月多情面前作了一揖:“庄主您回来啦!”“原来是乖总管”紫月多情笑道,“来,我为你介绍,这位是我新结识的少年侠士雷绝,雷少侠!”“雷少侠,老朽有礼了。”乖总管拱手道,雷绝连忙还礼。“雷少侠,这位是我们孤鸿山庄的顶梁柱乖总管”紫月多情继续说道,“你可知他当年在江湖中的名号?”“在下初出江湖对许多事知之甚少,还未曾请教……”这本是雷绝问乖总管的。紫月多情却抢先答道:“他便是当年名震江湖的神捕‘百面神龙’乖乖。”“唉”乖总管叹息道,“庄主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当年若非庄主相救,我早就死了。现在我只是一个废人还谈什么‘百面神龙’?”“唉,但我还是晚了一步,没保住你的武功。”紫月多情感慨道。乖总管笑道:“庄主,过去的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你又何必如此介怀。”他顿了顿说:“对了,庄主还有件事要对您说,就是武……”他“武”字拖的很长,目光停在了雷绝身上。紫月多情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说吧!事无不可对人言,何况又不是什么秘密,又何必遮遮掩掩?”乖总管点点头说:“禀庄主,武当掌门清风一笑道长、青城掌门霸权主义及弟子以到了庄中,我已经请他们到上房歇息了。不过霸掌门好象有什么事要办,刚才又出去了。只有他弟子仍留在庄内。”“那峨嵋、太乙两派掌门呢?”“他们都已到了扬州城内,而羽庄主也正在来的路上。”“好,做的很好。”紫月多情捋着胡须说,“那还有什么事吗?”乖总管点了点头:“没什么了,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何事?”“这次大会各门各派的弟子都来了,可庄主又为何支走少爷、小姐呢?难道庄主不想借此机会使他们名扬天下吗?”“唉”紫月多情叹息道,“我就知道你会问,世上哪有做父母的不希望儿女好的?可你也知道宇儿武功虽还看的过眼却也只是二流,而逸儿就更别说了,她的小姐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若他们真有个好歹我又怎对得起他们娘?”紫月多情说完又叹了口气,这时他才发现雷绝早退到了十步之外。“雷少侠老夫糊涂竟忘记了少侠请恕罪。”雷绝笑道:“岂敢,前辈能让乖总管在在下面前说出这些,可见前辈对在下的信任,只是那些前辈家务之事,在下不好过问只有退开了。”紫月多情突然觉得自己更喜欢这个少年了。“好,少侠走我们进去喝酒。”紫月多情笑道。

牐牴潞枭阶果然气派非常,且不说进门的那只高大孤鸿像,就连偏厅也比一般地方考究的多,什么吴道子的画、王羲之的字都可以在这偏厅之中寻到。当然雷绝可不是来欣赏字画的,他也不想欣赏这些,如今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字“酒”。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桌上的“霸王醉”就被二人喝下大半。“羽白”紫月多情提着“叮咚”作响的酒坛道,“羽白去再拿坛‘霸王醉’!”“是。”羽白答道。说着她便迈着盈盈碎步走出房去。雷绝一直看着羽白,越看越觉得她不象是一个婢女。一双柔水般的眼睛显得那么温柔,甜甜的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之感觉。如非那一身素衣,任谁也不会相信她只是一个婢女。

牐牪灰换崴回来了手中抱着那坛“霸王醉”。霸王醉,醉霸王。既连霸王也会醉何况紫月多情呢?眼下他已感到了几分醉意。他定了定神又端起酒杯道:“来,雷少侠我们再喝一杯。”说着一饮而尽。紫月多情放下了酒杯,好象想到了什么问:“雷少侠,老夫有件事想想请教。”“何事?”雷绝笑道。“敢问少侠方才所用的可是‘紫青真气’?”“正是。”雷绝点头答道。“老夫听说这紫青真气是昔日逍遥剑仙端木宇的独门内功,那少侠是他的……”“端木宇正是家师。”“那你真是丁兄弟的徒弟?他现在还好吗?”紫月多情显得有些激动竟一下子站了起来。雷绝低下了头,表情甚是凝重,眼角处闪着泪光“在两年前家师已经仙逝了。”“什么?”紫月多情一时间失去了重心,坐回到了凳子上嘴里喃喃道:“他死了,那就难怪……难怪这么些年来杳无音信,想不到他竟然……”他低下了头呆呆的望着桌子,陷入了昔日的回忆中。过了许久他清醒了过来,他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的说:“雷贤侄,你师父与我是八拜之交。如今他仙去了,就由我来替他照顾你。今后这就是你的家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今后你就叫我世伯吧。”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今晚你就先去东厢休息吧,羽白带雷贤侄去东厢吧。”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有些发颤。紫月多情缓缓地起身,一个酒杯随即落到了地上,碎了。他却浑然不知,只是黯然的走出门去……

牐犝馐且桓霾恍〉姆考洌桌椅柜床全由上好木料所制。而从今后这便是雷绝的房间了,至少紫月多情和羽白是这么说的。雷绝一头扎倒在了床上,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回想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实在太巧了,巧得不可思议,仿佛是谁刻意安排的。可这若是有人刻意安排又是谁安排的呢?他心中充满了疑惑,只觉得自己被卷进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中,一件一但介入就无法抽身的事件中……

点击进入腾讯江湖专区

发表评论()】【游戏论坛】【  】【关闭
 
图说游戏 更多>>
真三国无双Q版图集
性感美眉cosplay图
劲舞团最新MM玩家秀
新世纪福音战士CG欣赏
东京动画展SHOWGIRL
PIANO红楼女奴
flash小游戏 更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游戏视频 更多>>
[wow]法师聚怪视频
[wow]DK出生中文配音
[wow]FS暴风雪新动画
[wow]08年最佳PVP视频
[wow]真人版兽人舞蹈
[wow]星辰5分钟杀蓝龙
闯关夺宝 更多>>
大冲锋 强化礼包
大冲锋 强化礼包
开心OL 新手卡
开心OL 新手卡
QQ仙灵 迎新礼包
QQ仙灵 迎新礼包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