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坑过的干爹

有一种爹叫做干爹

  •   文/潘东
  •   这是一个变味的时代,小姐是卖身的,同志是搞基的,孙子是假装的,干爹是暧昧的。
  •   近些时候,中国最招热闹的女人要属郭美美了。她的名车,她的名包,她那招摇的姿态,将中国的社会的浮华与罪恶暴露无遗。伴随着人们心碎的泪水,红十字也陡然由红变黑,失去了博人善心的资本,尝到了一种从无有过的无助。
  •   郭美美富了,在郭美美奢华的背后,少不了一种人,那就是男人。而男人当中,又有一个重要的角色,这就是干爹。
  •   干爹,原本是一种没有血缘关系的爹。在中国历史上,他对不同家族间关系的连系和深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几千年过后的今天,它变了,变得面目全非,爹不再是那个爹,家族关系变成男女关系,干也变成了干。
  •   有干爹,是幸福的;有一个有钱有势的干爹,是更加幸福的。在电视上,郭美美一声“干爹”脱口而出,娇滴如露,直酥寸心。郭美美有干爹,羡煞旁人,也迁恨看客。羡的是,桃李之年便享尽富足荣华,鹤立与苍生百姓之间,如星闪耀;恨的是,干爹以老朽之身,不顾心有余力不足的实况,长舌卷嫩草,将孤苦的后生逼上绝路。
  •   上了年纪的男人,在飞黄腾达之后,便生出无限落寂。对望房中糟糠,轻抚半老徐娘,双眼昏黄,面纹如网,叹光阴飞逝,话青春悲凉,哀声从口出,苦泪落脸庞。幸好,这是一个有钱无德的时代,青春不复,可以用钞票去消费别人的青春。于是,短裙飞舞,玉腿纵横,找得一剂抵消惆怅的良药。
  •   干爹,是一个借口,是一种掩饰。老男人吃了嫩草,劈了腿,担忧也随之而来,一来怕正房缠闹,二来怕名声不好。正房的纠缠倒是好解决的,千里藏娇,几日一逍遥,正房即使有这眼力,也没这脚力,也只能望夫兴叹了。但难为的是面对于生意场上的一帮玩伴,正房出不了厅堂,小三不是名堂,左右思量,干爹便可古为今用。干爹之下,不仅有了佳人相伴的排场,也免去了授人以“人老心花”的把柄,一举两得,逍遥快活。
  •   干爹不同于亲爹,抛开血缘这一环,还有更多亲爹无法替代的东西。
  •   亲爹将你养大,干爹让你发达。亲爹皆是老子不问出处,无论他居庙堂之上,还是江湖之下,只为孩子一朝成人。而干爹不一样,干爹是亲爹的接力棒,是经过淘汰的产物,非富即贵。亲爹的一番养育,不定是有成大器,但经过干爹润色,必会土鸡变凤凰,浑身耀金光。
  •   在亲爹面前,你是女儿;在干爹面前,你是女人。躺在亲爹的怀里,叫一声爹,那是一脉相承的真情,是对父爱如山的呼唤;躺在干爹怀里,叫一声爹,无尽浪漫,千年风情,只在此时。
  •   亲爹,对郭美美来讲,是极为遥远的,只管播种不管施肥,这足以让她有理由将他遗忘。而今,她有了干爹,一个有钱的干爹,并将它包装成富婆,成为世人羡慕的主角,她是欣喜的,并写在脸上,展示着,散发着。跟她一起并肩战斗的,还有她亲妈,母女二人心连心,给干爹以组合式的回报。好一个干爹,一举歼灭中青两代,这福气够大。
  •   名利场上,干爹是财神,一沓钞票使得你大富大贵;鸳鸯被里,干爹是干柴,一团烈火烧得他欲仙欲死。如此好事,何乐而不为?

干爹在父亲节最希望收到的礼物

干爹在父亲节最希望收到的礼物(单选)

最想跟干爹要的礼物

最想跟干爹要的礼物(单选)

最想对干爹说的话

最想对干爹说的话(单选)

干爹最讨厌干女儿的行为

干爹最讨厌干女儿的行为(多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