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2013-8-2 第 137
ChinaJoy的
 “美女经济”
——游戏圈不能承受之重
麒麟王SG“宅男女神”叶梓萱
  问:去ChinaJoy看什么?
  答:看各大游戏公司发布的最新游戏啊。好吧,说说的。谁不是冲着短裙姑娘去的!
  关于裙子,林语堂曾有过一句名言:“演讲应该像女士的裙子,越短越迷人”。事实上,除了宅男们和林语堂,经济学家也同样关注姑娘们裙子的长度。
加载中...
裙子越短经济越好?
  在经济学领域,有个概念叫“裙摆指数”,它最早在 1926 年由美国经济学家乔治·泰勒(George Taylor)提出,泰勒认为每年夏季流行的裙子长度是反映经济发展的一项指标,裙长会和股票指数或者经济GDP数值同时上下波动。在经济繁荣的时候,女性裙子的长度就会缩短、迷你裙大放异彩,而在经济萧条的时候,女性们则会穿起拖地的长裙。
  在其后的几十年里,凭感觉看,这个定律很多时候是成立的,比如 1929 年美国经济危机大萧条,最流行色彩灰暗的长裙,在 20 世纪 70 年代末全球经济发展高峰期时,超短裙成为引领全球的时髦装束。
  为什么会这样?有人觉得是繁荣的经济让大家产生了乐观的情绪,着装上因此也变得开放了;而经济不景气则会让大家忧心忡忡,在着装上也变得很拘谨。但也有人认为是反过来的,大家先有了乐观的情绪,靓丽的短裙流行起来,在大家乐观氛围的推动下,经济快速的发展起来,裙子影响了经济,而不是经济影响了裙子。 
  基于数据的结论
  曾有两位经济学家首先找来了巴黎拥有百年历史的时尚杂志《L'OFFICIEL》,把杂志上面每个月介绍的最时尚的裙子款式作为世界最流行的裙子长度的风向标。他们把裙子长度分成 5 个级别:
  1分:迷你裙
  2分:芭蕾舞演员那样在膝盖以上的裙子长度
  3分:在膝盖以下的裙子长度
  4分:裙摆到了脚踝的长裙
  5分:晚装礼服一样的拖地长裙
  下图是据此计算得到的,从 1921 年到 2009 年最流行裙子的平均长度分数。
1921年—2009年世纪最流行的裙子长度变化趋势
   最后得出结论:裙子的长度和经济形势可能确实是有联系的,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裙子长度短,经济差的时候裙子长度长,当然这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只是有明显的正相关。并且,经济发展情况反映的不是当时的裙子长短,而是在 3 年之后才会显现,裙子的长度和未来的经济情况则没有什么联系。
  当然,这项研究也只是基于这两位经济学家手头搜集到的数据作出的结论,如果选用其他的数据来衡量裙长和经济发展情况,结果或许有些差别。
  比如有人发现在韩国,情况和西方国家正好相反,经济越不景气的时候,“美丽冻人”的迷你裙反而越流行。其中原因多半是,经济越差的时候,韩国的年轻女性越想通过超短裙来凸现自己,使自己看起来不是很寒酸。
  至于“裙子长度定律”在中国是否成立,又是另外一回事,目前还没人专门研究过。有志于此的同学们,可以开始收集数据了…[点击查看全文]
CJ的“美女经济” 短裙豪乳说了算
短裙热裤成为SG标配
  在中国,ShowGirl已经成为了游戏展的一种标配。每届ChinaJoy都有数千名姑娘在这里,着装或惊艳、或怪异、或暴露,她们向玩家展示自己的魅力、推销厂商的产品,也时常刷新观众们的三观下限:“卧槽这种衣服还可以这样穿?”“尼玛这么炒作不要紧么?”“已经露点成这样了你要不要我用手帮你挡一挡?”ShowGirl一次次将玩家和他们的
小伙伴惊呆,也为游戏展蒙上一层暧昧的色彩。
  “美女经济”:不能承受之重?
  国际上的游戏展很多,但像ChinaJoy这样大玩“美女经济”的还并不多见。在本次CJ现场,某大型游戏公司展台上的靓模就达三四十个人。公司员工告诉记者,他们请的秀女郎,都是通过专门的代理公司请的。“这些公司有渠道招人,并层层把关,确保秀女郎面容姣好。”
  但这些SG的存在和雇主的游戏产品并无多大关系,有的女孩子平时也根本不玩游戏。一位游戏展商告诉记者,其实,他们也有点不堪重负,比如请100名秀女郎,他们支付给代理公司的费用是每人每天1000元,这就意味着每天要花10万元,四天展会下来就是40万。“其他公司都在请秀女郎,我们也只好硬着头皮请。我也知道很多人都是冲着看美女来的,并不关注我们新的游戏产品,但老板觉得,展台没有人气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点击查看原文]
  明暗交错的模特圈 ShowGirl是如何炼成的?
  百里挑一的女神们,500份简历,20个名额,面试时“五人一组,先报三围,再报身高,再拍个照”。在现场遇到“拍摄角度刁钻”的宅男,ShowGirl们还得事先做好各种防备工作,抹胸、安全裤等配备都是必不可少的。
  会后陪酒?泳装派对?以及“更后续的事”?
  打开百度搜索框,输入“ShowGirl”,跳出的搜索提示里“约炮门”、“价目表”等等词汇醒目而扎眼。
  每年ChinaJoy的新闻总会被各种ShowGirl的炒作、内幕模糊焦点,“潜规则”到底有多普遍?即便是身处其中的业内人士,也表示“水很深”,说不清,道不明。
  戏子与看客的潜规则:厂商炒作“强奸”观众眼球
  每年的ChinaJoy上总会有一部分ShowGirl走红,从最早的丁贝莉到去年的靠Cos“齐逼小短裙版雅典娜”成名的“歪歪”。
  红人带来的是对其背后游戏产品的传播,这是许多厂商坚信的对中国玩家最好的宣传方式。尽管许多玩家参展时只顾拍SG,毫不过问她们背后的那些游戏,但炒作事件仍不断上演。
  如今的炒作已经“越来越没有下限”,为了捧红某个SG,厂商会和经纪公司事先敲定当年“主推”人选,而炒作事件往往会在CJ前就开始策划,并在各种媒体、微博上进行预热。
  有幸被选中的女生中,为了出名的人很多会配合厂商各种炒作要求。不过现实情况是,有一些Showgirl的确能火一阵,却大多撑不到第二年。“没有合适的场合,让他们继续火”。
  遗憾的是,圈内并不乏炒作成功的案例,使得炒作之风继续蔓延。著名ShowGirl叶梓萱如今仍活跃在展台一线,活动邀约不断、价码飙升,网络话题火热,还据称“微博明码标价,发条广告2万”。
  今年的第十一届ChianJoy已经结束,不管人们愿意或不愿意,ShowGirl仍将是展会十分重要的组成,CJ和SG的“共生关系”或许还将不断延续下去…[点击查看原文]
世界第二大游戏展 焦点何时回归?
电竞发展任重道远
  她们从第一届开始便是ChinaJoy的主角。而“去ChinaJoy看美女”也成为很多人此行的最大目的。更有人将ChinaJoy戏称为“拆奶罩”。在今年,穿着越发稀少的美女们被广泛质疑。有家长直言,担心孩子误入歧途。香港书展都开始封杀嫩模了,ChinaJoy的“美女经济”是否也应该有所收敛?
  游戏商还应在产品上多下工夫
  既然秀女郎自己都觉得穿得太少而不好意思,请秀女郎的游戏展商也大呼“请不起”,那为什么美女依然在ChinaJoy上大行其道?事实上,“美女经济”已经引起怨声载道。昨天一位第一次陪儿子参观ChinaJoy的父亲,在微博上惊呼:“女孩子们穿得太少了!前几届都是儿子和同学来的,难道他们看到的就是这些暴露着装?今后让儿子一个人来参观,我不放心。”
  “美女经济”可休矣!据记者观察,“美女经济”固然可以显示游戏公司的财大气粗,但也暴露了他们对自己产品的不自信。ChinaJoy作为中国规模最大的游戏展会,从来都应该是游戏产品硬碰硬的较量,比的不应仅仅是美女。而从昨天现场发布的新款游戏来看,不少依然没有摆脱日韩欧美游戏的影子,有的甚至就是照搬。真正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游戏并不多见。在寻觅秀女郎的同时,游戏商是不是更应在自己游戏产品上多下工夫呢?
  而在外媒记者的眼中,CJ又是怎样一番模样呢?
  Matt Martin于2006年加入GamesIndustry,后成为网站编辑。拥有超过10年的从业经验,撰写过大量游戏行业相关文章。今年他也来到了CJ的现场,从他个人的感觉来看,CJ就是一个对外的窗口。
  游戏超级大国继续向西挺进
  ChinaJoy势不可挡,怎么来描述和强调上周这个中国最大的电子游戏消费与贸易展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有可能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去上海,而我此前所有的预期与说法都受到了不小的抨击。
  ChinaJoy规模比E3大展还要大,也比E3大展还要热闹和喧哗。就像是没人管一样,数以千计的电子游戏周围伴随的是轰鸣滚滚的摇滚音乐、搔首弄姿的展台模特儿、以及吊着自行车头在四周窜来窜去的小轮车骑手。DJ突然发出震耳欲聋的的打击声,数以百计的Cosplay表演者混杂在一起,制造出一种看似辉煌却又充满汗臭味的混乱。从本质上来说,这就是电子游戏。各种漂亮的角色在台上卖弄风头,有一些在定制的Cosplay服装中显得完美无瑕,还有一些则盘着松松垮垮的假发佩戴着一把粗制滥造的宝剑,另外有一些奇葩则坐在地板上交换着名片。业余的摄影爱好者们则陷入了漂亮女孩的怀抱之中,为一些从来没有听说过名字的游戏,递上了促销食品和免费的积分券。
  在五天的时间里,超过20万人出席了这个展会。他们在这里被五个像飞机库那么大的独立区域分割开,每个区域中都充满了各种游戏,并且还另外有两个专门的区域用于B2B展览——毫无疑问,一个人不可能知道在这么大的场所里发生的所有事情的。我可以在这里用最传统的方式递交并接收商务名片(递交:用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名片,并且拇指在上方。在接收他人的名片后,了解名片上的细节信息,并大声读出对方的名字),但是我却不可能把所有的谈话都串在一起。
  同样很难理解的是,在ChinaJoy的现场西方人的面孔很少见。展会的部分活动纯粹专注于设计、商业、以及电子游戏社交等问题。是的,中国游戏开发者会议的大部分都是使用中文发言,并且只会被翻译成日文。但是还是有一大块的内容是由说英文的发言者进行演说,又或者是被翻译成英文,以便与会者可以了解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比这更重要的是,这里真正的生意,与其他展会一样,都是在酒店的大堂与酒吧里完成的。也只有在这些地方,地面上的人看起来似乎变少了许多。
  毫无疑问,从西方人的角度来看,中国是一个相当难做生意的地方,由于各种各样显而易见的原因,也由于各种各样晦涩难言的原因。但是不管是什么时候,值得做或者说好赚钱的生意都不会一件轻松简单的事。我从那些在CJ期间遇到的西方企业身上所感受的特点就是,他们对在一个繁荣的市场中开创一门新生意拥有极大的热衷与激情…[点击查看全文]
  虽说CJ的重点正在逐年回归到游戏之上,但相比国外单纯注重游戏体验和推广的几大游戏展来说,未来的道路还很漫长。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 ·本期责编:白豆
  • ·出品:腾讯网游戏频道
  • ·版权声明:腾讯网游戏频道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 ·010-82173903
  • ·aniszhou#tencent.com(#改@)
ChinaJoy的“美女经济”不能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