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本期嘉宾
  钟亮,锐德CEO,毕业后在一家台湾手机开发公司英华达做手机驱动开发随后到北京everywhere开发手机社交游戏,在everywhere时个人开发的壁纸软件占美国免费榜第一。
  杨珂,锐德合伙人,创办锐德之前在广告公司担任创意总监,还创办了自己的视频制作公司。
  王义勇, 锐德合伙人,2008年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装饰设计专业。2009年起,他开始任职于在北京麒麟游戏公司并负责3D角色美术。
  

记者手记: 这次采访很特别,是游戏人生开播两年以来,打破1V1模式实现1V3的首次尝试;也是我第一次以短T,休闲裤和人字拖亮相。所以我在采访的开场时就说了这样一番话:“今天的这身打扮是有心之为,只是为了和“哥几个”找到那种在街边吃烤串聊家常的无拘无束的感觉!”

  这三位分别是飞流的创始人和合伙人,平均年龄26岁,都是典型的85后,采访开始前我默默的在化妆间观察了一会,怕在节目中叫错了名字,跟身边的人打探着:“那个手里拿着手机不停的在给我们同事讲产品攻略的是……”“昂,他是王义勇,我们的合伙人,主要负责技术这部分。”“那个坐在他旁边,若有所思的是?哦,他也穿了人字拖?”“钟亮,现任CEO。”“那我知道了,最后这个高高大大看上去很有气场的就一定是创始人杨珂了。”

  化妆间里,三个人三个画像,而且辨识度都很高。这迅速让我想到最近的热播电影《中国合伙人》的海报:三个戴着眼镜穿着极富年代感的年轻人蹲在纽约街头傻笑的样子。巧了,这仨人也都带眼镜,也是合伙人关系,虽然创业产业不一样,年代不一样,但在创业中的酸甜苦辣,与合伙人的爱恨情仇,我猜想应该会和电影产生共鸣,于是这一期的标题应运而生《中国式合伙人》of 85后。

始于“网恋”
始于“网恋”
  20世纪80年代,三个怀有热情和梦想的年轻人在高等学府燕京大学的校园内相遇,从此展开了他们长达三十年的友谊和梦想征途。这是《中国合伙人》电影里的桥段,而在现实社会中并不往往都是这样,比如:杨珂和钟亮的相识就不是在象牙塔中,而是在水深火热的网络世界里……俗称“网恋”。
  茜茹:能不能具体帮我们回忆一下那是一个怎样的月黑风高的夜晚?
  杨珂:我跟钟亮是在网上认识的。
  茜茹:这么不靠谱的认识?
杨珂:对,很多人在网上结婚嘛……
  “创业”这件事是杨珂提出来的,在合伙人王义勇和钟亮的眼中,杨珂简直就是一个靠谱的不能再靠谱,用气场就能征服一切的典型晋商。而他们对杨珂的认识似乎也不无道理,因为“创业”是杨珂一直以来的梦想,他从初三起就开始写策划书,曾经做过几家公司(虽然都失败了),包括网站,服装,铺广告……以至于所有的亲戚都害怕见到杨珂,因为他每年过年回家不是借钱就是拿着一本厚厚的企划书给大家看。
  据杨珂回忆说,当时只是很简单的就想找一个人合作一款游戏,之后在网上认识了钟亮,钟亮立马共享了一套代码给杨珂,这让杨珂激动不已,“这哥们靠谱,执行能力强”,随即就决定了合作关系。当然,杨珂事后才知道,这套代码是从开源库里扒出来的,所有人都免费下载……
  其实,王义勇的加盟更具故事性。王义勇和杨珂是动画培训班的同学,创业初期的杨珂和钟亮吃不起饭,王义勇就天天去请他们吃饭,周末改善伙食或许还能吃个麦当劳,借钱供饭免费劳力,成了他们的救济站,之后这个仗义的好哥们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合伙人(估计当时也是没钱还了,才把王义勇拉进来的吧)。
改任CEO风波
改任CEO风波
  《中国合伙人》首映礼上,俞敏洪说:“真正的企业的发展和企业合伙人的关系比这个要复杂,我们三人打架打得比这个凶多了。”
  这个并不难想象,别说是合伙人关系,就是再亲密无间的关系也总有意见分歧的那一天,况且,合伙人之间有不可回避的利益关系。“我们也发生过争论,但是没有电影上的那么惨烈,唯有一次拍了桌子,就都出去散心了,之后钟亮给我打个电话说回来聊聊吧,我说行啊,仅此而已。”
   杨珂,性格相对豪放,具备探索和冒险精神,是典型的“右翼分子”当然,这点从他初中就写策划书想着创业就能够看出;钟亮刚好相反,他谨慎,细腻,相对保守,更“左派”;而王义勇在合作中给予了全面的技术支持,这在很多投资人眼中,是一个完美的互补组合。
  有一次,杨珂喝多了酒,把公司的银行卡和所有证件都喝丢了,导致公司发生了一次转型,由应用跳到了游戏。原因是之前做应用的时候没太守规矩,破坏了苹果的某些规矩,银行卡一换,苹果刚好审核一遍,发现了公司的问题,把所有产品都给下架了。也就是说当年前50名的3款产品白做了,从此就从应用界消失了。那段时期杨珂和钟亮天天吃泡面,憋了三个月,重新做了一款游戏,又翻身了,就此改行。而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甚至连桌子都没拍……
  钟亮说,他们之前有一个共识,两辆马车如果朝不同的方向走,一步都走不动,哪怕是一个错的方向,只要朝同一个方向,大不了掉头,都无所谓。没有错的路,只有坚持不下去的人。
隔三差五撞一次墙
  茜茹:从你们三个的履历来看好像之前都没有管理的相关经验,所以你们算是摸着石头过河,在这其中一定栽过不少跟头吧?
  钟亮:太多了吧。我感觉我们三个基本上是隔三差五就撞一次墙。
  王义勇:《龙之召唤》前一段时间刚跟羽泉合作做了一次推广,这个发布会大家也都看了,那时候我就预备好了一个版本,就是因为团队太年轻了,有一些bug根本就没有处理好,由于部门协调不到位,导致到现在才更新上传了一个版本。在我看来,这都是这个过程中交的学费。
  杨珂:其实还有一个比较严重的。我们之前也是因为决策和管理的失误,去年我们做砸了3款产品,而且都是大项目。有一款是开发了一年半,有剩下两款开发了9个月,就是没有做长期项目的规划和对这个项目的管理,造成最后我们这3个项目全部失败了。这次公司差点关门大吉。所以做完这3款项目之后,《龙之召唤》如果我们做不成的话就可以解散回家了。
  在这三个85后青年来看,创业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尝试失败”,他们笑称“这是一种自虐心里”。
  去年Q1,Q2的时候还没有亏钱,公司一直在盈利,很多朋友都讶异“你们竟然没有亏过钱?”这句话在三个创业者听来并不顺耳,甚至感觉没有亏过钱的公司就不是一个成熟的或者是成功的公司,因为在压力下做好的产品,或更能凸显出整个团队的竞争力,于是他们一直希望公司一定要亏一次钱,而且要亏特别惨,终于……他们做到了。
  在做砸了三款产品以后,也就是去年的Q3,Q4两个季度,他们被迫裁员,同时面对投资人的压力和市场内外部的压力,就在公司要倒闭的状态下,《龙之召唤》应运而生,而他们期望的“亏钱”这件事也真的强韧了他们的决心和承受力,因为即便之后再有更大的危险出现,他们也不再惧怕,这也是这个团队能走到今天的真正原因。
隔三差五撞一次墙
论梦想的重要性
  “乔布斯如果不想改变世界的话,也做不出来iPhone。而一直以来我们都犯着一个错误,那就是没有理想。”——杨珂
  在认识到这个问题之前,这个团队是没有理想或者说理想很小以至于不足以承载这么多人在公司为这个理想而奋斗的。但一个业内的前辈不经意的一句话点醒了他们:“哥几个赚了钱就分,这哪算什么理想啊?”之后他们才发现,一个公司连目标都没有的话,是没有办法走下去的。怎么也得定一个“要做到中国手游的前十或者前五”的目标吧?于是他们不再怯于描绘蓝图或是表达自己的梦想,他们不再担心自己的梦想是否有点太大,是否太虚,是否另团队接受不了,真的就硬着头皮说出来,硬着头皮做下去。
  终于,2012年年底的时候国外某游戏媒体评选中国首游top30的开发公司,锐德刚好排在第30名。“当时还感觉这个稍微有点高了,可能还有一些好的公司没进来。但是要放在现在,我们就敢说,我们绝对就是top30里面的其中一家。”如今杨珂说。
  我在节目的最后问他们,你们眼中的成功应该是什么模样?他们的回答我记忆犹新。
  杨珂:我们可以天天躺在夏威夷晒太阳。
  王义勇:我觉得应该像中国合伙人里面那样的理直气壮地代表中国人和外国人拍桌子,说我们的产品优于你们,这是我们的产品,这是我的理想。
  钟亮:打完以后回家各干各的。
  有一次杨珂在一个出租上和一个有了年纪的司机聊人生,杨珂问司机师傅“你的座右铭是什么?”老师傅说“错到底就是对。”就在这之后不久,大概是两年前,杨珂在五道口的酒吧里对钟亮说“创业是条不归路,反正人生没有什么特别正确的一条路,那就错到底吧……”由此,三个85后中国式合伙人的故事就此展开。
论梦想的重要性
总监制
监制主持人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