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本文来自于腾讯游戏频道原创作者招募活动,作者:放学堵他。转载请注明来源。】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相信很多玩家都遇到过这么一种有趣的游戏体验:因为玩游戏太过入迷,玩家会随着游戏的进程而不断扭动身体。比如一些玩家在体验《极品飞车》系列游戏时,即使只是使用键盘上的方向键,身体也会重力感应漂移时的左右摇摆。这种迷之代入感一方面体现了玩家的沉溺程度,另一方面还是因为游戏操作难度大,让人浑身拧巴。那么我们今天就盘点一下这些让人拧巴到发疯的游戏

一、掘地求升GettingOverItWithBennettFoddy)

最近一段时间,一个赤裸上身蹲坐在缸里的男人,突然挥舞着他的大锤闯入玩家们的视野。这款民间译作《掘地求升》的魔性游戏以其诡异的物理机制与“恶毒”的惩罚模式成功在游戏直播平台发酵。凭借“让主播发狂”的视觉效果,《掘地求升》迅速走红。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该游戏的制作人称开发此款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去伤害某些人。诚如此,游戏的玩法非常简单,只需要通过鼠标或者触碰版来控制角色从低端一直爬到最高层即可。可是当你玩了几分钟游戏就会发现,鼠标和触碰版绝对不是它唯一的操作方式,跟着班尼福迪一起摇摆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面对一些有难度的游戏节点,即使是专业的游戏主播也会发疯。韩国某主播就在挑战这款游戏14个小时之后突然因为bug跌回原点,不得不重新开始,以至于痛哭流涕捶胸顿足,甚至削发明志。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二、QWOP百米赛跑

实际上《掘地求升》的开发者开发过另外一款令人发疯的游戏——《QWOP百米赛跑》。该游戏是一款以跑步为主题的小游戏,操作时只需要使用键盘上的QWOP这个四个按键。然而这款游戏却因为其高超的难度而被国内玩家称为“史上最难跑步游戏”。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究其原因,是因为《QWOP》采用了布娃娃物理系统(Ragdoll physics),让游戏中的运动员看上去仿佛患有先天性大腿肌无力小腿间歇性抽搐以及严重的习惯性脱臼。游戏的本来目标是鼓励玩家操控运动员在田径场上跑的更远。然而,过高的难度却使该游戏被玩家视作“跳远游戏”,恨不得自己能够钻进屏幕里代替游戏人物,跑完这纠结的赛程。著名游戏主播老E在尝试了该游戏之后取得了负两米的优异成绩,对,你没看错,一米都没有前进,反而倒退了两米。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三、死亡独轮车(HappyWheels)

同样基于布娃娃系统的游戏《死亡独轮车》,则是使用血腥画面来增加游戏的真实感。这是一款非常奇葩的游戏,玩家们需要通过细微的操作来挑战不同的难关。游戏的终极目的是让玩家控制各种款式的独轮车,避开所有的机关陷阱,顺利的到达指定的终点。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然而该游戏却不像其他横版过关类游戏一样,游戏角色处于无敌状态,可以飞檐走壁又毫发无伤。与之相反,《死亡独轮车》里可操纵角色异常脆弱,稍有不慎就会被不同的物件斩首、射杀或者压碎。正因为游戏角色的易脆性使得该游戏充满了魔性。玩家们一方面要提高游戏速度一方面又要小心翼翼操作角色避免血肉横飞。

、八分音符酱

前面提到的几款游戏还只是魔性到让玩家的身体跟着抽搐,接下来要介绍的这款在日本以及各大社交平台走红的魔性2D动作游戏《休むな!8分音符ちゃん(不要停!八分音符酱)》则是让人拧巴到声嘶力竭的游戏。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该游戏的流程很简单,只需要控制小怪物跳来跳去即可,但是玩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因为这是通过声音来操控的游戏,不仅需要玩家发声来控制人物,还得需要控制好发声的力度。声嘶力竭或使游戏角色跳的过高,一头栽进悬崖,而细声私语则只会让角色缓慢向前移动,无力避开休止符等障碍物。视频达人papi酱玩此游戏的时候直接气到拍桌子走人,最后失控到对着游戏大唱《难忘今宵》……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Flappy Bird

同样操作方式简单,但是游戏难度不简单的游戏还有《Flappy Bird》。在这款游戏中,玩家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用一根手指操控小鸟躲避高低不平的管子,点击屏幕,小鸟便会往高处飞行,放松手指,小鸟则会快速下降。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乍眼看去,这款游戏和普通的手机游戏没有什么区别,然而它却十分火爆,相信有不少玩家都曾经沉浸在此款游戏中,或许理智会告诉玩家停止这种“自虐”行为,但情绪锁死了注意力,促成了强迫症,玩家只想再玩一局,取得一次高分,然而一局接着一局,欲罢不能。从某网友为了玩此游戏入迷到敲碎手机屏幕可见一斑。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猫里奥

还有很多游戏体验极差,但是玩家们趋之若鹜的游戏。比如改编自超级马里奥的独立游戏《猫里奥》,国内玩家又称之为《变态版超级马里奥》。游戏开局看起来和正常的超级马里奥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游戏中会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陷阱,稍有不慎,就需要从头再来。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猫里奥》的操作并不难,难的是游戏里面的所有威胁因素要么是不可预见的,要么就是不合理的。比如《猫里奥》中的蘑菇,金星等道具,在《超级马里奥》里面都是降低游戏难度的道具,玩家们惯性思维,觉得在《猫里奥》中也是同样功能的道具,结果却是大相径庭。由于游戏实在太难,美女主播崔瑟琪就在直播体验该游戏时崩溃到大哭。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我想当爷们(Iwannabetheguy)

《I wanna be the guy》是一款难度高到变态的游戏,能让大部分玩家玩到手麻,一般来说,游戏中死个几千次是很正常的数据。所以在民间,《IWBTG》被玩家们称作《我想当爷们》,只有纯爷们才会挑战的游戏,来面对无尽的跳跃和令人沮丧的重头再来。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然而这个系列的成功之处则是由于其出色的操作手感与较低的重试成本。比起上面提到了《掘地求升》等游戏,《我想当爷们》设有存档点,降低了游戏挫败感,反而激发了玩家的逆反心理:我就是要打过去。所以在与该作相关的视频中,除了时常伴有的不甘咆哮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对于成功的执着。比如SKT战队的大魔王faker,就是用这款游戏来锻炼反应和手速的。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魔界村

《魔界村》是CAPCOM出洛克人之外的又一硬派动作游戏系列,一直以超高难度著称。由于己方角色采取了低HP设定,而敌人的动作敏捷且招式繁多。喷神james就是在一周目通关后发出了自己终于是纯爷们的感慨,然而事情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该游戏最令人咋舌的是必须二周目才能完成真正的通过,并且如果没有拿到二周目指定武器还会被强制退回重来。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魔界村的游戏难度虽然高到变态,却又吸引了一大票粉丝沉迷其中,还是因为这款游戏充分掌握了玩家的心理。游戏难度其实是在于固跳跃高度和随机出现的敌人。正因为敌人出现的随机性,让游戏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也让玩家造成如果注意到这些敌人下次一定能通关的错觉。从而一遍又一遍的接受游戏折磨。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九、世界上最难的游戏

接下来介绍的这款游戏名字就叫做《世界上最难的游戏》,英文名“The world‘s hardest game”,改编自经典的“吃豆游戏”,由原来的吃豆发展到现在躲豆,不仅要靠智慧选择最优行进路线,更重要的是需要强大的敏捷能力,保证自己不被别的豆子触碰到。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这款游戏的魅力在于具备一定的解谜模式,然而仅仅解谜还不够,如果手速及反应能力达不到通关要求,会在某一关卡住许久。久而久之,玩家就会出现失落、沮丧、发狂、神志不清、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等不良症状。但如果玩家过了,也可能会高兴过度而晕过去。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是男人就下100层

接下来介绍的这款让人拧巴的游戏相信大多数人都玩过,即便到了现在,网吧里依然可以看到此款“休闲”类小游戏——《是男人就下100层》,这个著名的反人类游戏,操作起来比之前面的《猫里奥》《我想当爷们》要简单不少,仅仅只需玩家用左右键控制游戏主角移动,尽可能的躲开机关,达到100层即可。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此款游戏有多个变种,比如玩法相反的《是男人就上100层》,类似飞行射击类躲避弹幕的玩法《是男人就撑100秒》。由于其上手简单,单局时间短,核心体验以突破极限为主,又曾移植到文曲星、快译典等平台,深受学生玩家们的喜爱。上自习课时如果看到某个学生双肩耸动,身子左右摇摆的,多半是在玩《是男人就XXX》系列游戏。

那些年虐哭我们的游戏,最后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玩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gamxu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游戏视频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