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工长君:如果还跟以前做一样的事 那不会有挑战

[摘要]工长君宣布复出创业写小说,要进军泛娱乐,时隔近2年再出发,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专一做单机游戏的“古剑之父”了……

上海,在中国被称为“魔都”的城市,一家幼儿园的园长正忙于接待许多前来咨询的家长。这家幼儿园条件很好,颇得认可,费用不菲,因此对前来申请入园的孩子和家长,也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身材微胖,脸上挂着笑意,一开口说话,夹着浓重的台湾腔,来为自己的女儿办入园申请。园长跟他寒暄了几句之后,按惯例,问了一个问题。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已经退休了,在家里休息。”这名中年男子耿直地回答说。

园长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似乎在质疑,这位看上去还正当壮年的父亲,为何会已退休?他付得起幼儿园高昂的学费吗?……中年男子察觉出了园长的态度,当时他并没有解释太多,这样的小事他一向是不介意的,但回到家后,他一直觉得心里有些不得劲,因为这次的事关乎他的宝贝女儿,倘若因为没有工作,导致女儿申请幼儿园失败,他一定会很懊恼、愧疚。

那位园长恐怕并不知道,这位早早就退休的中年男子,是著名游戏制作人工长君(微博)

工长君:如果还跟以前做一样的事 那不会有挑战

提起中国的单机游戏,工长君可谓是不可忽略的一个名字。他的作品有《仙剑3》、《仙剑3外传》、《仙剑4》、《古剑奇谭(微博)1》、《古剑奇谭2》——这里面的每一款单独拿出来,都足以让一个游戏制作人骄傲一辈子,而工长君集这所有荣誉于一身。

他已经退休1年多了,本想从此待在家里,跟家人一同安逸度日,幸福地看着女儿慢慢成长。但这个世界,这个行业,包括他自己内心的创作欲,始终无法让他真正平静下来。

工长君:如果还跟以前做一样的事 那不会有挑战

于是今年7月,工长君宣布复出创业写小说,要进军泛娱乐。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游戏行业的关注和热议。

“退休后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开始创作之路,既纠结煎熬,其中又有万般盎然生机与乐趣。”在自己的复出微博里,工长君这样写到。

近2年再出发,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专一做单机游戏的“古剑之父”了,他创办的“工长君工作室”目前工作以小说创作为主要业务,同时与凤凰网合作打造一个新的IP《九霄奔云传》——不局限于游戏,直接布局泛娱乐。

“当初退休主要是因为家庭,带女儿不比做游戏轻松。”

时间倒回2013年,在烛龙时的工长君其实很早就萌生了退休的念头,工作交接了1年才正式离职。

曾经的工长君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工长君”的外号就是由“工作时间很长”而来。在他印象里,自己加班得最凶的时候是做《仙剑3外传》,他记得,当时自己每天都会点同一家店的蛋炒饭外卖,完全没去想自己吃了多少顿,只知道饿了就拿过来吃。直到有一天,他打开外卖盒子,发现里面多了几根青菜,他下意识问公司前台“我是不是拿错了,我没要青菜啊”,前台告诉他:没错,你已经连续吃了100多天蛋炒饭了,我看不下去,给你加了份2块钱的青菜。

《仙剑4》北京签售会时的工长君

《仙剑4》北京签售会时的工长君

后来创业做烛龙,工长君也是拼命三郎,太太怀孕时,正值《古剑奇谭2》制作的关键时期,他几乎不怎么回家,只有在太太临盆那天,也是工长君生日当天,他老实的待在家中,随时准备陪同太太去医院,最终如愿以偿成为第一个抱自己女儿的人。《古剑奇谭2》发售后,工长君又开始全国签售,每次回家,都只能躺在女儿身边陪她睡一会儿,第二天一早又出发。

“等于说怀孕、小朋友出生、坐月子……都没怎么陪。后来古剑品牌终于走上正轨了,我觉得真的该休息一下了。”工长君回忆说。

当时,工长君也大致对外说过这些退休的原因,但依旧免不了议论纷纷,甚至流传出多个版本。面对外界的猜测,工长君只是无奈笑笑,说:“真的是累了,我其实是一个标准的巨蟹座。”

《古剑奇谭》上海签售会后制作团队的合影

《古剑奇谭》上海签售会后制作团队的合影

退休后,工长君成为了旁人眼中的“全职奶爸”,与太太一起洗衣服煮饭打扫卫生哄女儿睡觉……女儿睡着时,他就像一个“独居老人”,看着窗外、数着鸟;女儿一醒,全家人就立刻进入战斗状态。让一个闹腾的小孩平静下来,对工长君来说比做游戏难得多,“做游戏就是不要有Bug,所有事都是有规则的,但小孩就是个失控的生物。所以,真是难为我们做游戏的人带小孩。”当然,跟所有父母一样,工长君说这些的时候,脸上依旧是幸福的笑。

“最开始写新小说只是兴趣,没想过要用来赚钱。”

在陪伴女儿之余,工长君也终于有时间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比如打游戏、看书、创作、旅游……他喜欢读一些神话的起源,边读边琢磨,三皇五帝到底是什么意思?女娲是怎么补天的?……旅游则被工长君称为“采风”,他去了白云观、泰山、神农架、东岳庙等地——这些都是曾经出现在他制作的游戏里的场景,“就想去看看自己以前胡说八道的东西实际是什么样的。”别人都在拍照留念,他就静静地坐着,任思绪随处飘。

女儿从小就跟着工长君一起四处旅游

女儿从小就跟着工长君一起四处旅游

天马行空的事想得多了,工长君就又有了创作的冲动。他想把这些碎片化的灵感都拼在一起,写一部小说,构建一个新的神话世界——这与他当年做游戏时写剧情世界观,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这依然是他最喜欢、也最擅长的神话故事创作;不同的是,他走访了各地后,对这些事物有了不同的看法,更大的区别是,这部创作是自由的,没有商业压力。

他不仅自己一个人写,也邀请了以前的朋友一起参与;写到某段特定剧情时,他的脑海里就会自动浮现一段音乐,这时,他会花钱去找朋友把音乐做出来,再听着音乐,继续想更多故事情节……久而久之,等工长君察觉时,自己已经在上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金钱成本,架起了庞大完整的世界观设定,完成度约1/3,早已超越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兴趣爱好”。

“我太太看我不断在支出,都很担心我会不会有一天把家产全投进去。”工长君笑说,“最关键的是,我们开始想,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啊?费了这么大精力,但这个东西最后要干嘛呢?”

工长君身边始终不乏劝他复出的人,他顶多是帮忙,始终没有答应这些邀请。但这次,想到这个新作品,又想到自己“无业”状态给家庭和生活或多或少造成的不便,工长君终于开始认真考虑结束退休状态。这时,凤凰网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喵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工长君:如果还跟以前做一样的事 那不会有挑战

“人生的路就要不断进取,如果还跟以前做一样的事,那不会有挑战。”

喵球,这个名字其实就是工长君帮凤凰网起的,意思是:要让玩家像猫爱玩毛线球一样喜欢我们的游戏。工长君复出后,出任了喵球的泛娱乐高级顾问。

“我觉得人生的路就要不断进取,如果还跟以前做一样的事,那不会有挑战。”工长君说,“所以,以前我是做游戏的,现在我就要把我的经验,用来做泛娱乐。”

工长君的办公室,书架上的书、手办、游戏都是他的私藏

工长君的办公室,书架上的书、手办、游戏都是他的私藏

工长君的新作称为“九霄”系列,它包含几个部分,《九霄志》是九霄系列旗下所有产品的世界观,是一款完整的设定集,包含13万字、音乐集与大量精美图集等设定;《九霄奔云传》则是在这个世界观下所展开的一部小说,是一个故事。

在工长君看来,如今创作的源头已经变了,九霄IP最开始创作时,就不是以“写小说”或者“做游戏”的角度出发,而是直接从泛娱乐的角度去构建世界观和剧情——当他拿着自己的作品去跟游戏厂商谈合作时,对方会说:你的世界观设定完全适合做游戏。而当他去见影视公司时,对方也会说:你这就是一个现成的电视剧大纲。

“是啊,没错。我觉得就是要做一个这样的IP,才对得起我以前的经验和辛苦。”工长君把自己的游戏制作人经验,和《古剑奇谭》时期的影视经验,在九霄IP里融合到了一起,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进步和突破,当然更是一次新的折磨。

12月13日,九霄IP公布了自己落地的头两款产品——《九霄奔云传》小说和手游将在2017年面世。

“单机游戏是我的本命,是我的起点,也可能是我最终的归宿。”

复出并公布九霄IP后,尽管工长君对外都很少主动提“单机”,也依然躲不开玩家和业界在各个场合的追问:还会做单机吗?

工长君15年职业生涯90%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单机,在他心里,单机游戏永远占据着最特殊的地位,“单机是我的本命”,是他“表白示爱”时最常说的一句话。

工长君的收藏

工长君的收藏

当年,在《仙剑3》、《仙剑3外传》、《仙剑4》接连为他在游戏行业赢得荣誉和地位之后,工长君离职成立上海烛龙,却依旧选择了做单机——在那个网游盛行的年代,连他的太太都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明知道困难,你还要做单机?工长君说:“女人永远少一件衣服与一双鞋,我对单机也一样,永远想做下一款更好的。”所以,即使当时拉投资遭遇白眼、疯狂加班、背水一战,工长君仍然坚持,交出了《古剑奇谭》这份成绩单。

如今再复出,很多人盼望自己见到的依旧是当年那个执着于单机的工长君,他却没有选择这条路,多多少少令人感到遗憾。其实,工长君并不是不再爱单机了,他只是不再如当年那么任性、经得起折腾了,也可以说,他变沉稳了。

“时代不同了,做出一款好的单机游戏,一般都要大团队大制作,我这次复出,没有那个条件。”不过,对于九霄IP未来的泛娱乐计划,工长君没有排除单机,“单机游戏,那是我的本命,是我的起点,也可能是我最终的归宿,一步步推进吧,该有的,总会有的。”

独家曝光:《九霄奔云传》的新角色 赤将子暝

独家曝光:《九霄奔云传》的新角色 赤将子暝

“所谓争议,其实都是别人吵起来的,是他们的争议,不是我的争议。”

工长君是个话痨——采访持续了2个多小时,几乎都是他在说。他很直接,有话直说,从不拐弯抹角。

其实,如果从《争议·面孔》的栏目名称出发来谈,工长君确实有很大争议。在烛龙做《古剑奇谭》期间,他曾发微博说起从软星离职的原因,细数一系列艰难境遇,此事被不少玩家解读为“恶意抹黑老东家”,遭致一些人的不满;到了后来,事件不断发酵,玩家们开始攻击工长君买水军写软文、谎称《古剑奇谭》是“仙剑4原班人马制作”,甚至给他扣上“忘恩负义”的帽子,“古剑粉”与“仙剑粉”两派对立,骂战不停……

“我发微博只是回忆我自己的事而已,仙剑4原班人马是媒体写出来的,我们自己没这么说过,写软文更是没有的事。”事到如今,工长君虽不避讳当年的争议,却也不想过多解释,该说的,当年他已经说得足够多了,“所谓争议,其实都是别人吵起来的,是他们的争议,不是我的争议。如果你觉得你可以比我当年做得好,那你来试试吧。”

直接了当的作风,才华横溢又有一些偏执与骄傲,这样的性格或许会让一些人不喜欢工长君,但也正是很多人喜欢他的地方。

工长君:如果还跟以前做一样的事 那不会有挑战

“工长君工作室”目前只有4名成员,不会扩编,也没有口号;凤凰网的子公司喵球也才刚刚成立,九霄系列是一个起步,目前只公布了小说和手游的计划,还没有产品推出——摒弃之前的光环,踏入新的领域,反而是这样有挑战的事,让工长君更加热血沸腾。

“根据我的原则,宁愿失败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也不愿成功在自己厌恶的事情上。”工长君笑说,面对未来,他很有信心,“我目前非常确信,这次小说的剧情,在我个人心目中不是排第一就是排第二,这就够了,衍生授权就慢慢来吧,心急坏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beckywei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游戏视频
    腾讯网社区
    诚邀您加入腾讯网社区 参与社区调研活动
    就有机会获得q币或公仔奖励
    忽略 参与调查

    视频推荐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