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涛:18年后出任金山CEO 对我来说是新征程

[摘要]12月1日,邹涛正式出任金山软件CEO。1998年作为一名普通程序员加入金山,邹涛度过了整整18年…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采访邹涛前,我们提前在公司楼下咖啡厅里占了一张大桌,以为他会带上助理或同事一起来——过了一会儿,一辆车开到门口,就他一个人下车,风尘仆仆地进了门,清楚地叫出记者的名字,说了一句:“北京实在太冷了,衣服都是临时买的。”

这天,他从珠海飞过来参加张宏江博士的欢送会。今年9月13日,金山软件发布公告:公司CEO张宏江任期即将届满退休,自退休生效之日起(12月1日),由邹涛接任。

从1998年作为一名普通程序员加入金山,邹涛度过了整整18年,他自己都不免感慨:“又要开始一段新的征程!”

12月5日,邹涛出任金山集团CEO的正式仪式上,和雷军合影留念

12月5日,邹涛出任金山集团CEO的正式仪式上,和雷军合影留念

采访过程中,我们发现,邹涛是感性的,且记忆力惊人:人生中大大小小的事,无论过去了多久,他都能说出哪一年、哪一月,甚至精确到哪一天的几点,连当时在场的人物、场景画面都能描述出来。他这18年,总结起来,挺契合一句网络流行语: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当年的金山激情四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一家传销公司。”

多年前的金山软件公司,一条醒目的横幅挂在门口,上面写着:让我们的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雷总(雷军)和求总(求伯君)当年提的这个口号,对年轻人来说真的很有吸引力。”

1998年4月,《金山游侠II》正式发布,连续3个月在大众软件(微博)排行榜上蝉联冠军,这是邹涛加入金山参与制作的第一款商业化产品,也是他实力获得认可的起点。

“刚进金山那几年,真的叫激情燃烧的岁月。公司一旦确立一个业务方向,全员、包括前台、司机都嗷嗷叫!”邹涛回忆说,“就是一种接近疯狂的状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一家传销公司。”

2002年春节,是邹涛记忆里最热血的时刻。当时在北京,金山全体中层干部开会,雷军提出2003年的战略目标——决胜网游,并鼓舞所有人说道:“我们是一支来自沙漠的雄师,怀揣梦想,敢于拼搏,要有勇气和决心去打造金山软件帝国!”,会议结束前所有干部起立,跟着雷军一起高唱军歌,声音震耳欲聋,邹涛当时唱着唱着就泪流满面了。

邹涛:18年后出任金山CEO 对我来说是新征程

随后,邹涛先是被调到北京网游部门负责运营相关工作,2003年底又被调任珠海,出任西山居总经理一职,负责游戏研发工作。那年的他28岁,毫无做游戏的经验。

21世纪初西山居的办公室

21世纪初西山居的办公室

“第一个资料片失败后,我给自己想了个一生的座右铭。”

初到珠海西山居时,邹涛很快就遭到了不少老员工的质疑,讨论问题的时候,下属老是用“雷总、求总怎么看”来回应。邹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统一思想势在必行,很快召开了一次全员会议,会上强调:“组织上派我来就是对我的信任,从管理结构上讲,西山居的问题到我这就到头了。”这句话也成为了日后业内人形容邹涛铁腕时的经典事例。

“我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这种强硬在当时的西山居是必须的,也得到了雷总和求总的全力支持,之后的决策非常顺利和高效。”邹涛说。

然而,由于缺乏经验,邹涛带的《剑网1》第一个资料片上线初期就遭遇了失败。在那个拨号上网的年代,他们制作了一个体量达50多兆的版本——且是强制更新。上线后,《剑网1》的用户从5~6万锐减一大半,仅剩下2万多。整个公司情绪都很低落。

《剑网1》第1个资料片《兵临城下》

《剑网1》第1个资料片《兵临城下》

这是邹涛第一次在工作上遭遇巨大挫折,他感到无能为力,该做的都做了,该拼的也拼了,似乎无计可施。失败后的一个晚上,邹涛一人独自在黑暗中沉思至凌晨4点,万般无奈中决定去珠海的海边看看日出——壮观的景色改变了邹涛,大自然的美妙让他感觉到个体的渺小,同时也意识到永远要心存希望。“我这个人没什么座右铭,但那天我给自己立一个座右铭。”邹涛回忆说,“哪怕是阴天,心中也要看到太阳。这句话一直激励我到现在,从那以后我觉得没什么困难迈不过去。”

那场日出之后,邹涛召集团队,制定了《剑网1》的改版计划,这次行动在内部被称作“716改版”,全体员工不分昼夜、疯狂加班。7月16日,改版发布。8月7号(微博)邹涛到北京和雷军讲解改版思路并承诺说:“8月底,《剑网1》用户数一定过10万。”

8月30日,《剑网1》用户数涨至107000+,雷军主动打来电话,对邹涛说:“兄弟,你做到了!”这一刻他永生难忘。

随着《剑网1》的重新崛起,西山居剑侠系列越做越顺,2005年《剑网2》发布,获得巨大成功,那年他们喝了好多酒,“剑侠情缘”也逐渐在业内成为了品牌。

《剑侠情缘Online》团队合影

剑侠情缘Online》团队合影

“2010年,我才在心理上真正独立了。”

在西山居10余年,邹涛不常在游戏行业的公开场合抛头露面。《剑网3》取得成功后,制作人郭炜炜被推向台前,与玩家群体打成一片,被玩家们笑称为“网红”,每年的“剑网3周年庆”,也都由郭炜炜主持大局,邹涛几乎不出席。久而久之,业内甚至有了这样的猜测:CEO的风头都被制作人压下去了,邹涛可能已经退居幕后。

“做游戏本来就是包装制作人,CEO更多地是战略规划、统筹管理,不需要对外露面。”邹涛回应说,“西山居人都清楚,我和郭炜炜是亲密的战友,外人觉得我退居幕后、被架空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反正只要我们西山居内部团结就行。”

2014年,《剑网3》业绩达成“连续3年翻番”成就,邹涛松了一口气。直到这时,他才觉得西山居真正活下来了,“从2010年开始,我真的是咬着牙过来的。”邹涛口中的2010年,是雷军离开金山、出任了YY董事长的时期,当时的金山内部矛盾重重,大量员工出走,《剑网3》也经历了业绩上的滑铁卢,那一年,是他十几年来,唯一一次想过要离开金山。

“我的内心很痛苦,雷总走了,金山当年的梦想遥遥无期,一起奋斗过的兄弟都‘四散逃窜’,自己又无能为力。”说到这里,邹涛突然表情严肃地问了我们一个问题,“你觉得人什么是最痛苦的?”我们愣了一下,没接上,他继续说:“是信仰破灭,那个指导你一切行为的准则倒塌了,你就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那是最痛苦的。”

那一年,邹涛35岁,早已实现财务自由。他站在自家的阳台上,一根烟接一根地抽,想着事业上的种种,只觉得人生索然无味。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外媒把长征评为人类历史上100件壮举之一,“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他想知道到底有多苦,于是读了4本书有关长征的书籍,书名他记得非常清楚:《毛泽东传》、《苦难辉煌》、《长征》、《长征鲜为人知的故事》。1年的时间里,他只读了这4本书,妻子说他“看得好慢啊”,他只回答了一句话“我不是在看书,是在寻找一种力量”。

没人知道那1年他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与斗争,他本人描述那段经历时,也只是寥寥几句话带过——“看了4本书后,我突然想明白了,雷总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指导帮助你了,现在到了靠自己的时候。”

“2010年,我才在心理上真正独立了。”邹涛留在了金山,这时的他相比以前,少了一些热血冲动,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是时候任性一把,自己当回制作人了。”

2015年,在雷军的倡导下,西山居同时启动了“剑侠情缘手游三部曲”的研发计划,并宣布第二部《剑侠世界 (微博)》由邹涛亲自担任制作人。“我觉得是时候任性一把,自己当回制作人了。”邹涛没有忘记自己当年的这个梦想,只是等得稍微有点久。

邹涛在《剑网3》公测庆功会上切蛋糕

邹涛在《剑网3》公测庆功会上切蛋糕

2016年8月9日,《剑侠世界》手游正式发布,雷军亲自到场助阵——这也是雷军第一次专门为一款游戏站台。

发布会现场,邹涛、雷军、尚进等几位高管衣着统一,手持宝剑,在宣传板前合影留念。

发布会现场,邹涛、雷军、尚进(微博)等几位高管衣着统一,手持宝剑,在宣传板前合影留念。

然而,《剑侠世界》一问世,其商业模式就充满了争议——不卖道具不卖数值,游戏商城里卖的,大多是跟角色造型相关的时装、染色、挂件,对战斗力没有任何加成。

这一做法,在端游时代其实并不稀奇,但在手游上采用这个模式,业内却有不少质疑的声音,有媒体称其为“最大胆的MMO手游”。就连西山居内部,也有人不理解邹涛的做法,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一直相信,手游的核心用户,就是端游转过来的那批人,只有这批人才是手游付费的主力。”邹涛心里有一套完整的逻辑方案,他分析道,“他们具备3个特点:年轻、渴望公平、喜欢社交,手游未来一定是照着端游的轨迹发展,西山居一定要率先去尝试这种公平的、强社交性的MMORPG手游。”

尽管如此,团队在制作时仍颇有顾虑,第一次测试时,商城里依然在卖数值道具。邹涛一看就急了,他反复向团队强势施压,强调这套逻辑。“压了好几次,产品上线前后,他们才彻底同意了。”

有人问他,以CEO的身份亲自做一款游戏,假如表现不如另外两款,是否会有压力,邹涛哈哈笑说,“我又没做过游戏,应该他们资深制作人有压力才对,万一被我赢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如今,《剑侠世界》手游上线2个多月,参考《剑网3》,目前的数据大概做到了1/3,“应该是达到我的预期了。”邹涛说。

“我们那代人,很多重要决定都是父母做的。”

邹涛的这套逻辑思考方式,大概和小时候喜欢物理息息相关。

1975年,邹涛出生于江西,高考时,父亲看到他化学分数高,直接让他报考了南开大学的化学专业。但事实上,邹涛喜欢的是物理,甚至到了痴迷状态,他初中就开始看相对论,晚上睡觉前闭上眼睛想的也全是物理学的东西。邹涛说,“我们那代人,重要的决定都是父母做的。”

上了大学,邹涛接触了台湾智冠出品的游戏《三国演义》,DOS下的游戏,没有音箱,却能模拟出语音来,他感到十分震惊。出于对游戏的兴趣,邹涛1993年开始自学编程,由于买不起教编程的书,只能拿着皮本子,到图书馆去手抄,就这样抄满了好几本;除此之外,还时不时泡在学校门口的书店,边看边用脑子记。大学4年的多数时间,邹涛都是在机房里埋头编程度过的,化学专业课花的精力很少,大一大二还挂了科。

“其实我们当时学的计算语言是编不了游戏的,C和C++都是自学。”邹涛说,“应该说,确实是对游戏很热爱。”

1997年,邹涛大学毕业,先是去了江苏一家乡镇企业。那是一个叫百米镇的农村地区,邹涛清楚记得:那个镇有一条主路,两边全都是稻田,那家企业下有空调厂、蓄电池厂、自行车厂、波纹管厂,一共四个厂,97年的时候,产值就有几个亿。但在那里的农村,种地已经全面机械化,全是插秧机、收割机大规模生产,整个农村的劳动力全部都能释放……“我只呆了1个多月,看明白了就走了,我就是好奇为什么我父亲对那里印象深刻。”

从乡镇企业出来后,邹涛回到了天津,投身软件行业。初入行时,他一连换了4家公司,最短的仅干了几天,最长的4个月。“我呆的最后那家公司,特别舒服,从来没人管,专门请一位阿姨给我们做饭,下午5点就下班,还不准回家,公司包场看电影吃烧烤……就是不关心你活儿干得怎么样。”邹涛描述道,“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幸福的公司,但我们还是选择了离开,和另外两个同学加入了金山,我们不想青春虚度。”

1998年,他正式加入金山软件,此后再也没换过公司。

“如果要问我退休后想做什么,我想应该是把研究成果出一本书吧。”

回想自己在金山的18年,从20多岁到40多岁,邹涛说自己最喜欢的时光是99~05年那个时期,所有人都朝气蓬勃、激情热血、敢打敢拼、有理想,但同时,那个时候的他们也是最不成熟的。“现在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是成熟稳重了,但内心依然还留存一份激情,依旧会为了一些事,像20多岁时那样澎湃。”

2005年6月10日,西山居10周年时的邹涛

2005年6月10日,西山居10周年时的邹涛

这一点,除了游戏,在他聊起物理时,我们最能真切感受到。邹涛会整个人眉飞色舞地描述他的物理见解,瞳孔里都放着光,说到兴奋时,还会掏出手机向我们强烈推荐自己喜欢的一本书《上帝掷骰子吗》。“如果要问我退休后想做什么,我想应该是去研究物理和哲学,它们讨论的终极问题是一个,如果有成果的话我会出一本书!”他说这些话时非常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

“我挺偏宅的,甚至不怎么会花钱,开销无非3项:游戏、抽烟、两个女儿,抽烟也就抽10块钱的蓝白沙。”除了工作,邹涛的日常就是玩游戏看影视剧,甚至在有段时间看了大量韩剧,他会研究韩剧为什么受欢迎,是开了美颜功能的摄像机,还是永远最漂亮和流行的衣服,或者是最会煽情的主题曲,他觉得这些和游戏息息相关,并把得出的结论,去用在游戏制作上。“我不喜欢抛头露面夸夸其谈,我觉得很浪费时间,我喜欢自己琢磨。”邹涛说。

上任后,邹涛的生活将会在北京和珠海各占一半,“我需要点时间来学习和了解其他业务,我有信心做好。”

11月4日,在小米互娱与金山云的“2016游戏生态年会”上,邹涛上台发表了题为“不忘初心,且行且得”的演讲

11月4日,在小米互娱与金山云的“2016游戏生态年会”上,邹涛上台发表了题为“不忘初心,且行且得”的演讲

从普通程序员到集团CEO,邹涛大概是业内最公认的转型成功典范之一。铁腕、聪明、强硬、坚持是外界给与他的标签,但采访的两个小时里,我们印象最深的似乎来自于他的“单纯”——毫不避讳地回答每一个问题,像跟朋友倾诉一般去讲自己的感受、事件的细节,甚至连我们都觉得一些故事并不适合以媒体角度写出来。

“我喜欢这样的单纯。”邹涛毫不谦虚地回应。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aniszho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