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雨:很多人说媒体日子不好过 我不认同

[摘要]能够进入游戏行业,成为一名游戏人,张广宇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在他看来,游戏是有趣的,它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如今的游戏行业,媒体日子普遍不太好过。

传统的游戏媒体商业模式在现在的环境下遭到了严峻的挑战,许多撑不下去的媒体已经逐渐倒闭、转行,坚持下来的媒体则几乎都面临转型或拓展新业务的压力,联运、做产品……探索更好的生存之道。

在诸多种尝试中,任玩堂微博)决定做的这件事,可能与其他媒体都不太一样——他们开始做综艺节目,把现下热门的“移动电竞”概念结合其中,并称之为“手游竞技综艺秀”,名字也颇有竞技的意味,叫《不服来战》。

节目第一季播出后,不少业内人士的评价颇有意思:“张广宇人很不错,但这档综艺节目……”前半部分罕见地非常一致;后半部分,有人说“谨慎乐观”、“能不能成功得再看”,有人问“真的能挣到钱吗?”、“靠谱吗?”……

(村雨,本名张广宇,朋友们大多称呼他为“村老师”。村雨这个名字,源自他做撰稿人时的笔名,如今他自己创业,很少再亲自写文章,我们决定在文章中使用他的本名张广宇。)

任玩堂CEO张广宇

任玩堂CEO张广宇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张广宇可能是《争议·面孔》栏目迄今为止争议最小的人物。他在游戏行业闯荡了20年,曾经是《电脑报》、《大众软件(微博)》等媒体的特约作者。每次采访前,我们都会按惯例去采访一些当事人周围的朋友,对于张广宇本人,几乎没有听到什么负面评价,但对于《不服来战》,人们却或多或少有一些质疑。

《不服来战》节目录制现场

《不服来战》节目录制现场

“《不服来战》第一季没有挣到钱。”

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服来战》并不是张广宇和任玩堂做的第一档综艺节目。2014年下旬,任玩堂和腾讯共同推出了一档名为《天天德州真人秀》的节目,这一次的试水,刷新了张广宇对“打造综艺节目”的种种认知。

“我们以前以为随便架一台摄像机拍拍就可以了,看着很简单。”张广宇笑说,“但是真正去具体做这些事情,拍谁的脸?给近景还是远景?插入什么字幕、放什么样的广告……这些东西都是很有讲究的。”

《天天德州真人秀》导播台

《天天德州真人秀》导播台

张广宇发动人脉,找来了一位在电视台干过很多年的老朋友,专门负责综艺业务,还陆续招聘到30~40名新人,直接新建了一支专业电视团队。在诸多准备推动中,最令他诧异的还是做综艺节目所需的资金成本。“电视台的摄像机一台就几十万,更专业的大型设备要几千万;光有设备不行,还得有棚,棚还得足够大,才有空间去放设备、打灯,一个大棚租金就是几万到十几万,自己买的话,装修很小的棚都要几十万,大一点就要上百万。”张广宇列举道,“我们原来做一个媒体,一年可能也就花1000万,但如果是综艺节目,一期就可能花1000多万。”

设备、摄影棚这些基本上都是固定成本,只要买一套就能重复使用,事实上,最让张广宇头疼的是邀请明星的费用。

第一季《不服来战》邀请了李治廷、大张伟、陈汉典、刘语熙等明星,这笔费用不仅十分庞大,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首先是明星的挑选,得符合节目定位,有一定的名气,还要刚好能凑上档期。另外,明星的出场费变动非常大,比如某一段时间他突然有一部剧火了,费用就立马上涨,随时都在变。”张广宇说,“可是一档综艺节目不能没有明星,明星的号召力是所有推广宣传手段都无法替代的。”

《不服来战》第二季请来了林更新(左一)

《不服来战》第二季请来了林更新(左一)

在商业模式上,《不服来战》主要依赖合作商以及冠名赞助。合作商即游戏厂商,主要是为这档手游竞技综艺节目提供手游产品,以及部分费用。凭借任玩堂在游戏行业的资源,第一季《不服来战》寻找合作商的过程相对顺利——但找冠名商却并不容易。张广宇解释:“任玩堂负责招商的团队既没有传统招商的经验,也没有成品能拿出来展示,光靠嘴说其实没什么用。”因此,第一季《不服来战》并没有启动招商,除了合作商提供的部分资金之外,其余成本几乎都是自掏腰包。

“第一季的投入是大于收入的,我们还没有挣到钱,这也在预料之中。”张广宇毫不避讳地说。

“2010年,大家都认可手游一定会崛起,但却觉得做手游媒体不靠谱。”

采访过程中,张广宇屡次提到了自己的“眼光”:“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在这个行业我唯一比较自信的就是眼光。”

2009年,张广宇拿出几十万的积蓄,跟合伙人共同创立了任玩堂。起初,他们只是想尝试做一家页游运营公司,但一年以后就放弃了这条路。彼时,大部分人都还没用上智能手机,手游也基本只有《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等休闲产品,但在体验过这寥寥几款手游之后,张广宇就明确了任玩堂今后的路线——做一家手游媒体。“手游肯定能火,但我们的团队做不了手游研发,所以做媒体最合适。”

那时,张广宇也跟一些朋友聊了这件事,大家普遍认同“手游肯定能火”的观点,但却很怀疑“做手游媒体”是否靠谱,理由五花八门,有人觉得:当时几大门户媒体实力强大,假如手游兴起后门户入局,小媒体便难有存活机会;也有人质疑:手游这种类型的游戏需不需要媒体?

但张广宇却始终没动摇过。“媒体有一个好处就是读者有惯性,小媒体只要保持住文章和内容的水平,读者就会一直看下去。”他说,“就算之后他去看门户也没问题,只要内容有差异化,读者就会两个都看,这不是非黑既白的。”

张广宇自己是媒体人出身,做内容是他最擅长的事之一,很快,任玩堂就建立了比较稳定的内容体系,积累了一批固定读者,逐渐在游戏行业崭露头角。

张广宇很相信自己的眼光:“在这个行业我唯一比较自信的就是眼光。”

张广宇很相信自己的眼光:“在这个行业我唯一比较自信的就是眼光。”

“现在很多人都说游戏媒体不行了,我不是很认同。”

尽管任玩堂的媒体业务发展得比较稳定,但张广宇他们很快就察觉到了行业的变化:手游行业洗牌,产品由“百花齐放”转向“集中化”;手游产品数量虽然多,但是玩法同质化严重;随着4G网的普及,视频开始成为媒体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形态。

在快速变化的情势下,张广宇发现,按照已有的模式继续走下去,可做的内容越来越少,评测、攻略等传统方向也不太适合手游市场,如果不转变思路,任玩堂很快就会面临瓶颈。

“很多人说游戏媒体不行了,我倒不是很认同,但是我们原有的媒体模式遇到了一些困难,这是事实。”张广宇说,“游戏媒体可以走下去,但是缺一点突破。”

于是,2013年至2015年期间,任玩堂开始尝试探索新的道路。

张广宇始终认为,手机游戏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大众化”,很多手游用户按照之前的定义,可能根本算不上“玩家”,但他们确实也在玩手游——任玩堂希望能触达这批用户。这次转型,他并没有讲一段冥思苦想、不断试错的艰难转型故事,只是语气平和地告诉我们:“游戏+综艺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想法,综艺是一个大众化的娱乐产品,手游也是,把这两个结合起来,我觉得并不需要很深的理解才能想到。”

如今,任玩堂更名为“任玩传媒”,原本的媒体“任玩堂”保留,新成立“任玩娱乐”专门负责综艺业务,公司的人数扩充了30~40人。“我其实不太愿意说我们是转型,而更倾向于说是拓展。”

任玩堂办公室

任玩堂办公室

“我不爱冒险,但我希望自己的生活能丰富多彩一些。”

身为创业者,张广宇并不算是一个爱折腾的人,但也从来不安于现状。

作为一名70后,他出生在河北张家口一个普通家庭。虽然从小就爱打游戏,但并不算叛逆。

“我小时候的游戏都很简单,就是吃豆、青蛙过河那种,这些都沉迷不了,没机会像别人那样通宵达旦,也没有网吧,逃课都没地方去。”张广宇基本维持了在老师家长心目中的好学生形象,顺利考上大学,选了一个自称“看上去很好找工作”的建筑专业。

大学毕业后,张广宇赶上了最后一批“包分配”的大学生,被分配到了家乡当地一家液化气公司,当时,他已经开始作为撰稿人给游戏媒体写稿了。在国企里坚持了2~3年,张广宇始终无法适应,2000年左右,他辞掉了振奋安稳的国企工作,自己一个人跑到北京,正式进入游戏行业。

他的跳槽并不频繁,干了3年媒体后,辗转又进入一家国企做游戏运营,负责《千年》、《红月》等产品。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他愿意,这家国企应该可以让他安稳“养老”,但5年后,他还是选择了离职。“我仍然不适应国企,原本应该干个1~2年就出来了,但我比较懒,一呆就是5年。”

从国企辞去游戏运营工作时,张广宇并没有想好接下来的去向,以前的他一直觉得“创业”离自己很遥远。但那时,他突然发现,自己除了创业,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就这样,2009年,任玩堂正式成立,在张广宇看来,这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我是一个懒人,不爱冒险;但也不是一个很喜欢稳定的人,我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更丰富多彩一些。”

平时张广宇比较宅,但是假期时他很喜欢去世界各地旅游

平时张广宇比较宅,但是假期时他很喜欢去世界各地旅游

“做编辑的时候很开心,但创业也很开心,可以自己把握命运。”

直到现在,张广宇依旧很怀念刚到北京的那段时光。

比如当撰稿人,第一次去杂志编辑部见“网友”时;自己做编辑,下了班就跟朋友去吃火锅、喝酒、聊天时……他甚至提到自己当时租住的房子,那里住过很多我们现在熟知的游戏人,他们在那间出租屋里一起打游戏,一起讨论攻略,谁喜欢看什么题材的小说,谁踢实况足球最厉害……种种情景,他都记忆犹新。

他回忆起参加第一届China Joy时,在北京动物园旁边的展览馆,是个冬天,展会开完出门就下雪了,当时在场馆里,张广宇每走3步几乎就能遇见一个熟人,但现在他去China Joy转一天,可能都碰不到一个熟人。“那时候游戏行业人很少,可能不夸张地说,常在外边跑的总共可能就100来人,大家相互之间都认识。”

“如果单纯只是论开心的话,那段时间是最开心的。”张广宇说,“但是创业也是很开心的,因为可以自己把握命运。”

张广宇参加2016腾讯合作伙伴大会时与《Father.io》开发商Proxy42创始人兼CEO Francesco Ferrazzino的合影。他经常需要出差参加各种活动,对此他笑称:“行业流转起来是需要商务过程的,交流沟通很必要,做媒体就是一直在‘刷脸’,这是日常工作之一。”

张广宇参加2016腾讯合作伙伴大会时与《Father.io》开发商Proxy42创始人兼CEO Francesco Ferrazzino的合影。他经常需要出差参加各种活动,对此他笑称:“行业流转起来是需要商务过程的,交流沟通很必要,做媒体就是一直在‘刷脸’,这是日常工作之一。”

在采访的2小时里,张广宇靠在沙发上,一杯接一杯地喝茶,偶尔开几个小玩笑自嘲。他也跟我们说到了创业期间的种种困难,比如公司资金,比如做综艺的成本投入和技术难度,比如在合作洽谈时的频繁“刷脸”,比如公司经营过程中“被坑”……但从头到尾都是轻描淡写,很难让人感觉到焦虑,似乎,他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张广宇经常在朋友圈晒吃的,鉴赏世界各地的啤酒是他的爱好之一

张广宇经常在朋友圈晒吃的,鉴赏世界各地的啤酒是他的爱好之一

“到我70岁的时候,如果行业出现了有趣的事,我依然会去做。”

能够进入游戏行业,成为一名游戏人,张广宇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在他看来,游戏是有趣的,它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举个例子,采矿、种地,本身就不够有趣,它的从业者也很难真的去热爱这份职业;但游戏有趣,所以我们热爱且愿意做这件事。”张广宇说,“如果有精力,一直干下去也无妨,假如70岁的时候,行业中又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新东西,我还是会干的。”

村雨:很多人说媒体日子不好过,我不认同

不过现在,张广宇还没有时间思考70岁、或者退休以后的生活,《不服来战》第二季已经开拍,他将马不停蹄地忙碌起来,目标是在第二季实现盈利。

“如果说我打算把我的团队固定在20人左右,不去尝试这些新领域,其实压力会小很多。”张广宇说,“但是我还是希望去实现一些想法,我没有多大的理想抱负,能在行业中有一席之地,这个程度就可以了。”

尽管业内对《不服来战》的模式、节目内容、制作水平等方面都存疑,但至少,大家普遍认可“这是一次积极的尝试”——游戏媒体扩展做综艺到底靠不靠谱?第二季上线后,或许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不服来战》第二季开拍,工作人员合影

《不服来战》第二季开拍,工作人员合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aniszho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