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摘要]被骂,回应,继续被骂,就这样吧。——这就是“战斧1”发布会后,多边形的日常。或许,多边形这十多年来积累的赞誉,都不及这一个多月来所受到的诋毁那么多……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多边形加入斧子,你怎么看?”

在做这期《争议·面孔》前,我们向一些玩家、业内同行提了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情绪都异常激烈,互撕局面凶残异常:“你们要给他做一期?是不是想黑/洗白他?!”——这也让我们确信一点,最近或许没有人比多边形更适合《争议·面孔》这个栏目了。

一切都起源于5月10召开的“战斧F1”发布会。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在那场发布会以前,多边形是备受尊敬的资深媒体人,许多80后主机玩家们都是“看着多哥的文章长大的”,即使离开让他成名的平台《游戏机实用技术》多年,依然有很多追随者在社交平台上与他互动。

然而,在几个小时的发布会之后,多边形的形象开始面临180度大扭转,“这台手柄山寨Xbox、还是安卓系统的‘战斧F1’,竟然真的是多边形做的?!”他们不能接受。紧接着,他们怀着满腔的失望与愤怒涌入微博、知乎,开始刷屏式的谩骂。一开始只是表达对斧子和“战斧F1”的不满,而后开始转向多边形个人……或许,多边形这十多年来积累的赞誉,都不及这一个多月来所受到的诋毁那么多。

“现在大家的情绪是大得有点儿……超出了我们觉得可以承受的一个最高的尺度,但是……也能够理解吧。”战斧F1发布之前,他原本的期望是“把我们的认真态度做出来,硬核玩家可以不支持,但先别骂”,现在看来显然太过乐观。这段时间,多边形已经在知乎和微博发表了两篇长文来回应玩家们的质疑,但收效甚微:他的知乎答案甚至因为被踩太多而折叠了。

被骂,回应,继续被骂,就这样吧。——这就是“战斧1”发布会后,多边形的日常。

“其实我原本想自己创业,做电视游戏媒体。”

时间倒回2014年,文化部一纸通知,被禁止了14年的国内游戏机生产与销售全面解禁。听到正式的消息后,多边形的内心无比兴奋,他等这一刻等了很久,曾经他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了。“国内主机市场的春天来了!”他觉得自己的机会也来了。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2014年“禁令”解除后,国行Xbox One发售,多边形认为其意义重大

多边形辞掉了原本相对稳定的工作,同时也推掉了所有朋友向他抛出的橄榄枝,回绝了全部待遇优渥的工作邀请,决定自己创业——做一个主机游戏媒体。“我当时根本没想过做别的。”多边形说,“我想为电视游戏行业做点什么,最擅长的可能也就是写写东西,做一个媒体,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内容去传达游戏文化,让更多人喜欢上电视游戏。”

创业方向确定后,多边形开始着手拉投资。顶着《游戏机实用技术》知名媒体人的光环,以及多年在圈内积攒的人脉,他原本以为这个过程会相对顺利。但事实却给了他带来了打击,找投资的过程并不理想,资方不仅质疑“媒体”的前景,更对“电视游戏”这种在中国已断档14年的游戏形态表示怀疑。

多边形已经不记得自己当初被资方拒绝了多少次,奔波了一年之后,2015年10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当时已经创立斧子科技的王峰(微博)

“王峰邀请我成为斧子科技合伙人时,我起初有过犹豫。”

最开始,多边形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说服王峰投资自己的主机游戏媒体。一个月之内,他们北京、深圳来回飞,总共见了四次面:前两次,多边形还在拉投资;后两次,就变成了王峰邀请多边形成为斧子科技合伙人,负责公司的社区和内容工作。

“他很大胆。”多边形说,“做游戏主机硬件风险极大,资金投入和技术难度都不是一般的量级,但王峰敢于来做这件事。”

起初,多边形对加入斧子有些犹豫,在中国做电视游戏硬件将面临的巨大挑战只是一方面,他担忧更多的是这件事与自己媒体理想的冲突:“媒体是独立、第三方,不受任何的利益关系影响的。但是如果说在一个主机厂商下面做内容,公正性可能就不存在了。”

不过,一年来寻求投资屡屡受挫,也让多边形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做媒体这事太难,就这么硬着头皮坚持或许结果也不会太好。而王峰的建议——“先共同将这个产业做大,让更多的玩家认识并喜欢上主机,只有市场真正起来了,媒体才能更好地存活”,用多边形的话来说:“这一点与我个人的理想有相当高的重合度。”

最终,多边形被王峰说服了。2015年12月,他正式加入斧子成为合伙人。

彼时,微博上的玩家们还纷纷留言对他表示了祝福:“多老爷加油!”“支持多哥!”“我也要跟多哥一起加入斧子,还招人吗?”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我也想把发布会开成E3那样,但现在我们还无法忽略资方。”

关于“为什么要用安卓系统”、“为什么手柄这么像山寨Xbox”等问题,多边形都能条理清晰、几乎没有卡顿地作出回应,就像已经解释过无数遍一样——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多边形看来,以斧子科技、甚至是整个中国主机行业目前的技术水平,没办法开发出一套媲美PS或Xbox的原创系统和操作设备,也不可能说服大厂为一个还没有正式发售的中国主机做适配。

“现阶段,我们宁愿用安卓系统去降低主机开发的门槛,用一个类似Xbox手柄的方案去降低用户适应操作和第三方厂商移植的门槛,而换来的牺牲就是被人骂说我们抄袭、山寨,这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难受的一件事情。”多边形说。

“战斧F1”的发布会结束后,玩家们诟病的不止是产品,针对发布会本身的抨击也不断,“冗长”、“作秀”、“开给资方看的”,还将矛头直指为其站台的多边形:“好歹也是去过十几次E3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好的产品发布会长什么样?”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迄今为止,多边形已经去过13次E3游戏展了

多边形当然更熟悉、也更擅长像E3那样纯粹的产品发布会,但在他看来,目前“战斧F1”还不能采用那一套。

“如果这是一个成熟的市场,开一个像E3那样的发布会当然没问题;我们现在还处在烧钱的阶段,确实需要资方对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有足够多的关注。所以我们做了一些平衡,前半部分是我来说产品,后半部分王峰来说一些资方感兴趣的内容。”多边形说。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显然,以目前中国主机市场的贫瘠环境,迫使“硬核玩家”出身的多边形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尽管他本人不太愿意用这个词。“如果我跟斧子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会对它有很多意见吧。但正是因为我参与其中,知道很多为难之处,所以也能多一分无奈和理解。”

“虽然‘战斧F1’的目标不是硬核玩家,但我们不会绕开他们。”

在“战斧F1”的发布会举办之前,斧子进行了大规模的铺垫宣传,并频频打出“情怀牌”,吸引了许多玩家、尤其是硬核玩家的关注。而产品发布之后,硬核玩家们对产品颇感失望,斧子却宣称自己定位的目标为中端市场——这一系列做法,也引发了硬核玩家们更强烈的反感:目标不是我们,为什么前期要吊我们的胃口?

“因为我们需要获得更高的关注度。”多边形解释道,“硬核玩家认为我们绑架情怀、吹牛逼,我可以理解,虽然目标受众不是他们,但我们不会绕开他们,也绕不开,因为他们是对这个行业信息最敏感的一群人。”

尽管如此,战斧F1”所定位的“中端用户”到底在哪?——这一点质疑,多边形自己、包括斧子科技也还没有找到答案。

“坦白来说,我们也不确定真的有‘中端’这样的一批用户存在。”说到这里,多边形的语速慢了一些,“我们也看到自己的朋友、亲戚、同事这样之间有这么一群人,他想要玩一些比手游更重度的游戏,又不愿意花3000块钱买一台专门只玩游戏的设备。中国的人口红利够大,我们觉得在这个细分市场里面,一定有这么一批玩家。至少,我们想试一试。”

试一试——由于没有可参照的先例,这是斧子现阶段做很多决定的出发点。他们不确定中端用户在哪里、有多少,也不确定该如何把“战斧F1”介绍推广给他们,甚至对于做国产主机硬件这件事,也不确定这是不是一条正确的路。

对于多边形,甚至斧子来说,目前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件事必须有人来做”。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战斧F1”发布会前夕,斧子科技办公室

“职业生涯中最快乐的时光,那当然还是在杂志社的时候。”

多边形加入电视游戏行业并非偶然,小时候,从他第一次在朋友家看到雅达利、握住那个摇杆按键的手柄开始,不知不觉,他就把自己的技能点都加在了“成为一名电视游戏编辑”所需要的方向上:外语,文笔。

多边形上学时成绩并不突出,初中时学校分快慢班,他始终没有进过快班。刚上初一的第一次英语考试,全班只有几个人不及格,他就是其中之一。但从这之后,他的英文学习突飞猛进。“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后来好像突然对英语开窍了,学得特别顺。”初三的时候,湖北省举办了奥林匹克英语竞赛,多边形代表学校参加比赛,他是唯一一个来自慢班的学生,结果所有人中只有他拿了奖。高中时,多边形上的是一所实用外语学校,要读四年,他在四年里不仅学完了高中的英语课程,还把大学头两年的英语全部自学啃完,还顺便自学了一些日语。

“为了玩那些看不懂剧情的英文日文游戏是主要动力之一。”多边形回忆到,在此之前,为了玩英文的《寂静岭》,解开游戏中的英文谜题,他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拿一个本子,把谜题抄下来,带回家去查字典,查明白了之后再回来继续打。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多边形(左一)高中时与同学一起踢球的合影

再后来,高中毕业,多边形没有直接去读大学,他在武汉一家叫快餐店里端过盘子,在路边给一家房地产公司发过传单,去农行科技部做过场地工程师,还创过业:和朋友一起开了个帮人装电脑的公司,但一年之后就关门大吉。在那个时期,多边形开始试着在网上为自己喜爱的主机游戏写攻略、评测、小说——他发现自己也还挺喜欢写东西这件事。

慢慢地,他写的东西获得了一些关注,顺理成章,一位名叫“东方蜘蛛”的《游戏机实用技术》撰稿人注意到了他,把他推荐到了杂志去;正好,杂志需要一个擅长英语的编辑。从面试到他踏上行程,只用了四天时间——2003年10月,多边形就这样背上行李,揣着仅有的向父母借的1000块钱,一个人离开家乡武汉去了深圳。

再后来,他就凭借着出色的英语和文笔,成为了“中国第一个去美国报道E3的电视游戏媒体人”,一去就是很多年,每年都不缺席。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2015年E3,多边形在媒体间和同行交流,其中有几位都是原《游戏机实用技术》的同事

“职业生涯中最快乐的时光,当然还是在杂志社的时候。”多边形脱口而出。对他来说,人生中最荣耀的时刻,是2007年时采访美国微软Xbox三位高层。“那场采访本来是个群访,但我捡了个便宜,因为其他记者都不是游戏媒体的,所以只有我在问,最后就变成像是我的个人专访一样。”多边形笑着回忆到,“即使现在来看,在整个中国主机游戏媒体里,这也算是走到最高峰的一个位置吧。”

“所有玩家的愤怒,我都理解;但我也希望大家能对我们多一些理解。”

在采访多边形的两个小时里,我们向他列举了一系列网络上玩家对他的攻击和质疑。无论骂得多么难听,多边形的反应都很平静,只是笑笑,反复地说“我能够理解,毕竟我也是硬核玩家”。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2015年E3索尼发布会,看到意料之外的《莎木3》重制版,多边形心情很激动

撇开游戏媒体人、或者斧子科技合伙人的身份,仅作为一名主机游戏玩家,多边形也能切实体会到,禁令实施的这些年玩家们的憋屈,也正是因为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成长,中国的主机玩家普遍把这项爱好看作是一件十分神圣的事,也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地方的硬核玩家都更忠于自己的阵营:瞧不上一般的网游和手游,索饭、软饭还相互对立。

“虽然这不太健康,但很正常,我都能理解。”多边形微笑说。从2003年入行到现在,多边形前十年都是一名媒体人,他用十年的媒体生涯,试图做点什么去改善这个贫瘠的市场,却发现,即便他已经做到“圈内人尽皆知”的影响力,离他所期望的依旧有太大的距离。

成为斧子合伙人,是多边形选择的一条新路——尽管他还不确定这条路是否正确,但他想试一试。

“当然,我希望大家能够对我们多一些宽容度,多一些理解,多给我们一些时间。”多边形缓缓地说道,“既然我们选择了做这件事情,委屈就是必须要承担的一部分,有可能,我只是说有可能,将来做成了,我相信到时候大家也会理解斧子现在走过的路,报以鼓掌和鲜花,这些东西都不会是白来的。”

截至发稿前,“战斧F1”在天猫斧子旗舰店的总销量为122件,京东旗舰店上畅玩版+菁英版总评论数为44条。一位业内人士笑称:“斧子还是很实在的,销量低就是低,我们认,我们不刷。”

但多边形对此强调说:“京东和天猫并不是我们的主力渠道,你看京东甚至连自营店都不是,我们主要线上销售渠道还是我们自己的官方商城,另外乐视作为重要合作伙伴,他们的线上商城也将在后面发挥巨大的作用。”

多边形:被骂我预料到了 但现在有点超出可承受范围

除了游戏之外,多边形还有一项爱好是看球。6月27日,梅西宣布退出阿根廷国家队,28日凌晨,多边形发了一则微博:有时候已经很努力,但能改变的太有限……配图是梅西。

“是在说自己吗?”有玩家留言问,多边形没有回应。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troyx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