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其伟:在中国做纯粹的独立游戏依旧是我的理想

[摘要]行业内的人对梁其伟也有几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觉得他本来就渴望商业化,只是标榜“独立游戏”;有人说他是善于变通的人,但《影之刃1》的现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也有人猜……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2014年9月,网易独家代理的手游《影之刃》(以下称为《影之刃1》)公测。在一段时间内,这款独立游戏横扫了一切它可以获得的奖项,游戏制作人梁其伟和他一手创立的灵游坊,也很快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清华耶鲁建筑系高材生,坚持梦想做独立游戏”的故事被无数媒体报道,无论是业内,还是玩家,均给予他“排山倒海”式的称赞,毫不夸张。

梁其伟:在中国做纯粹的独立游戏依旧是我的理想

如今,再打开App Store,看玩家对《影之刃1》手游的评价:5星和1星遥遥领先,且1星已经快追上5星了。

“游戏越来越圈钱了!”

这是被吐槽得最凶的一点,不仅仅是App Store评论区,梁其伟的微博评论、私信,游戏的贴吧,也充斥着抱怨和不满。有玩家甚至直接抛出这样的结论:“梁其伟膨胀了,他掉钱眼里了。”

与此同时,行业内的人对梁其伟也有几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觉得他本来就渴望商业化,只是标榜“独立游戏”;有人说他是善于变通的人,但《影之刃1》的现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也有人猜他是在“探索独立游戏商业化边界”……

就在玩家和业内议论纷纷之时,《影之刃2》手游公布了,交予英雄互娱代理,将进军移动电竞。惊艳的宣传片放出后,人们的好奇心更重了:这一次,梁其伟会如何平衡独立和商业的关系?

“我在创业初期没有任何资源或经验,但‘炼狱般的名校’训练了我的学习能力。”

如果光看梁其伟人生故事的主线,基本可以当作一部“知识改变命运”的经典案例,供许多年轻人膜拜:

出生于海南,中学时成绩优异,本科考入清华大学建筑系,老家大办酒席为他庆祝了三天三夜;本科毕业后,申请到美国耶鲁大学深造,又摆了三天三夜……在耶鲁期间独立开发《雨血》系列游戏,挣到几万美金;毕业一回国就拿到投资,成立游戏工作室,自己当老板,发布的第一款手游获奖无数,名利双收;如今公司发展顺利,不缺钱,新作也即将问世……

童年时期的梁其伟(左2)

童年时期的梁其伟(左2)

但仔细探究其成长经历,便会发现,他人生的各个阶段都充满了“任性”,一般人恐怕难以复制:

中学时代疯狂迷恋二次元,喜欢CLAMP和由贵香织里那种华丽的日系画风,把零花钱都省下来买漫画,晚上寝室熄灯后不睡觉,跟小伙伴一起到水房研究漫画的分镜——即便如此,他还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清华;本科学的是建筑,但却把大量时间花费在研究游戏制作上,以至于错失保研资格——但他依旧申请上了耶鲁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有两份建筑相关外企的Offer摆在他面前,待遇非常优渥——但他毅然选择了回国,顺利拿到徐小平的投资,创业做游戏;两年后,手游《影之刃1》一炮而红……

梁其伟第一次去日本秋叶原时狂买大量手办,自称为中国大妈扫货

梁其伟第一次去日本秋叶原时狂买大量手办,自称为中国大妈扫货

天才!大多数人都这样形容梁其伟。

“我自己不会这样觉得,海南的高考比别的省容易一些嘛。”梁其伟笑说,“我觉得自己确实算比较好学,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我一没有资源,二不会管理,我甚至连一家游戏公司应该怎么做游戏,都不知道。我唯一拥有的,就是在‘炼狱般的名校’中训练出来的学习能力。”

梁启伟2010年在荷兰unstudio实习,参与了杭州莱福士大楼的建筑设计

梁启伟2010年在荷兰unstudio实习,参与了杭州莱福士大楼的建筑设计

2012年初灵游坊成立后,梁其伟“与世隔绝”地埋头做了两年多单机,拿着最基本的工资,在十多坪的工作室里吃着外卖盒饭。直到2013年,转折点出现,《雨血:蜃楼》引起了网易的注意,梁其伟认识了丁磊。

“丁磊当时对我说:虽然网易还没做手游,但两年内我们一定能做好。他果然没吹牛。”

起初,是雷火游戏的胡志鹏先注意到了《雨血:蜃楼》,邀请梁其伟到杭州。“网易有一个专门跟踪市面上产品的部门,我没想到他们连单机都会关注。”两人见面之后,聊得十分投缘,当天晚上梁其伟原本计划坐火车离开,在车站时便接到了胡志鹏的电话:“你先别走!老丁要见你。”

就这样,梁其伟拖着行李去到了丁磊家楼下的酒吧。

当时的网易还没有开始做手游,但丁磊坦言自己很喜欢《雨血》系列,劝梁其伟把它改编成手游:“现在游戏市场上手游很火,别看我们现在还没做手游,但是,我觉得以我们网易的基本产品能力,两年内,应该没问题,你可以相信我们。”彼时的梁其伟既没做过手游,也不了解行业,对于丁磊提出的一切完全没有概念,他只能机械般地附和“是是是”,脑中一片混沌。但两人依旧相谈甚欢,喝了一个通宵。

“那真的是我第一次见到行业大佬,如果是平常,我会找他要个签名。”梁其伟回忆道,“他跟我聊了对游戏行业的看法,但当时我什么都不懂,基本上处于懵逼的状态。”

之后,梁其伟的团队灵游坊获得了网易数百万美元的跟投,开发了首款手游《影之刃1》,由网易独家代理。产品上线后,好评如潮,原本只是小范围被《雨血》系列粉丝熟知的梁其伟,瞬间成了业内名人。

灵游坊团队

灵游坊团队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丁磊那句‘两年内,应该没问题’完全没有吹牛,甚至目前做到的比他当年说的更远。”梁其伟笑说。

“探索独立游戏商业化边界?太高估我了,要真是那样就好了。”

或许是前期被给予了太多的期望和信任,当玩家察觉《影之刃1》开始不断变动、明显趋于商业化的时候,梁其伟也承受了更大的诋毁。

“玩家的骂,我是完全预料到了的。”梁其伟说道,“那一年我们很痛苦,每天都很忙,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

他这样描述那段时期:《影之刃1》面向市场后,玩家、渠道、其他同行对产品提出了无数修改意见,比如:你应该加个新角色;你应该加个新系统;你应该在这里把新手引导做得更小白……在各种舆论下,灵游坊受到了多方的压力,他们只是觉得“大家说的都有道理”,几乎将全部意见照单全收,并疲于更改,夜夜加班。很快,随着《影之刃1》的系统越来越多、内容不断庞大,几十人的灵游坊连正常的运维都难以负荷了。

“《影之刃1》后来几乎被改成了一款‘线性游戏’,就是堆系统、堆内容、拼数值的产品,这种产品需要一支人多、且执行力极强的团队来做,比如大厂。”梁其伟形容道,“但我们当时彻底迷失了,我相信大多数CP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影之刃》系列大量剧情设计文稿

《影之刃》系列大量剧情设计文稿

游戏行业许多人依旧给予梁其伟更多的宽容,他们将其解读为:梁其伟是在探索独立游戏商业化边界。并体谅地说:在这个过程中走一些弯路、踩一些雷很正常。甚至将他奉他为“探路者”、“指明灯”。

梁其伟听过这个评价,这事也一直让他感到很惊讶。“真的太高估我了,要真是这样就好了,我们没有得出任何探索成果。”他回应说,“实际上我们当时大部分的做法仍然依赖于纯粹的商业化产品所提供的经验,但我们的产品其实并不适合那样。”

梁其伟将那一系列商业化尝试比喻成:一个粤菜的厨师去做川菜,所有川菜行家都说你做得不够辣、不好吃,但其实他就该坚持做粤菜,粤菜本来就很好吃。“我们被带入了完全不熟悉的领域,过后才意识到这是不正常的。”

“应书岭算是我认识得最早的行业高管之一,他跟我挺像,比较任性。”

3月27日,英雄互娱宣布代理发行《影之刃2》,并公布了两笔高额投入:5000万代理金,5000万打造该产品移动电竞赛事,合计1个亿。在台上,梁其伟和英雄互娱CEO应书岭笑着拥抱在一起。

梁其伟:在中国做纯粹的独立游戏依旧是我的理想

发布会结束后,梁其伟的朋友圈很快就被这则消息刷屏了,当时应书岭给他留言说了这么一句话: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我不是担心《影之刃2》的品质问题,我们已经倾注了全部心血,做到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状态;我担心的是它做移动电竞,因为我们没做过。”

梁其伟的担心并非多余,这场声势颇为浩大的合作,在业内也引起了一些议论:一个更擅于资本运作的公司,要代理热门国产独立游戏的续作?表面看上去确实有些耐人寻味。

但事实上,在梁其伟还默默无闻的2013年,应书岭就与他结识了。当时的应书岭是中手游的高管,而灵游坊正在闷头开发《影之刃1》。“我至今不知道应书岭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我们当时在市场上一点声音都没有,他就说想谈《影之刃》代理发行的事。”梁其伟回忆说,“现在想来,应书岭算是我认识得最早的行业高管之一。”

“因为应书岭跟我一样任性,我才决定把《影之刃2》交给英雄互娱。”梁其伟解释说,“我们的产品理念很相似,他给予了我充分的空间,同时在资源、资金等方面也给我们一些保护,让我能够尽可能地按自己的意志来做。”

梁其伟和原真格基金、现英雄互娱CIO吴旦

梁其伟和原真格基金、现英雄互娱CIO吴旦

“我们想做的是‘环状游戏’,也只能做这样的产品。”

经历了《影之刃1》的忙乱、迷茫后,梁其伟冷静了许多,他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到底该如何做游戏?”行业内的人也在等待,被誉为“中国独立游戏扛旗者”的他会交出什么样的新品,他到底准备如何平衡独立与商业之间的关系?

“我并不是过度任性、不考虑市场的人,比起陈星汉,或者雷亚工作室,我们没办法像他们那样纯粹。”梁其伟坦言,“我们不能对合作伙伴不负责任,但怎样既负责任、又能让我们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梁其伟思考过后给出的答案是:环状游戏。

灵游坊工作室墙上贴满了游戏原画设定

灵游坊工作室上贴满了游戏原画设定

在他看来,如今市面上的产品大体可分为两类:“线性游戏”和“环状游戏”。在线性游戏中,玩家只能一路向前,不断提升数值,研发运营则必须不断更新迭代,挖更多的“坑”,以保证玩家有事可做;而在环状游戏中,系统和玩法都不多,但却有极强的可循环性,玩家每一次游戏过程都能获得全然不同的体验——典型案例是CR、《炉石传说》,与之对应的,是其普遍具有较强的竞技性,这也是梁其伟决定《影之刃2》跟英雄互娱合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认为创业团队的规模,就应该做环状游戏,这是我们目前所向往的理想状态。”梁其伟顿了顿,说:“我不敢保证《影之刃2》不会陷入跟第一部类似的情况,但应书岭很支持我,所以我们可以比较放心地朝那个方向努力。”

“我不太在乎亲戚朋友,或者行业对我的评价,我更珍惜我在玩家心目中的形象。”

事到如今,梁其伟的父母还是不太清楚儿子具体在干什么。

儿时,父母并不支持梁其伟二次元的爱好,他偷偷买的漫画、手绘的一沓又一沓的作品,一旦被父母发现,就会被无情撕烂、扔掉。如今,那些被保存下来的作品,被梁其伟的母亲当宝贝般保存着——虽然不甚理解,但却支持儿子的选择。

梁其伟早期的设计作品

梁其伟早期的设计作品

但梁其伟出生的老家,包括他的亲戚,就没那么“开明”了。考入名校,让梁其伟的亲戚朋友都对他抱有极高的期望,在他们看来,名校毕业无非三种出路:公务员,国企做高管,被国家重视的技术人员。但当梁其伟的父母说“儿子在做游戏”时,人们都会流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

梁其伟:在中国做纯粹的独立游戏依旧是我的理想

“我生长的环境就是那样的,人们会更在意你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梁其伟也不在乎亲戚朋友们是否理解,挣了钱之后,他把一部分钱交给父亲打理,支援老家的建设。“回馈一下,助学、教育什么的,这些都是该做的。”

在游戏从业者和玩家心目中,梁其伟的形象也不尽相同。在他看来,独立游戏“代表人物”、“扛旗之人”、“指明灯”等行业称谓,都不符合实际情况,也不希望被扣上这样的光环。“产业层面的形象,确实让我能够更快地融入这个圈子;但我更珍惜TO C层面的评价,就是在玩家心目中的我。”

其实,在梁其伟独立制作《雨血》系列单机的时期,他便已经在二次元的圈子里小有名气,在游戏制作、同人画创作上,均被不少人奉为“大神”。他的微博粉丝数是11万,都是实打实的,没有僵尸粉;他网名叫soulframe,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S大”。

梁其伟回清华建筑系进行分享

梁其伟回清华建筑系进行分享

“灵游坊在招人的时候,很多都是从微博招来的,我觉得这样招人的成功率最高。”梁其伟曾经在微博发布过一篇题为《单纯着,把钱挣了》的招聘贴,引起不小震动,粉丝们纷纷投简历,甚至有高中生来咨询:我特别喜欢你的游戏,能上你们那儿工作吗?“我要求所有员工必须熟知《影之刃》系列庞大的世界观,不是粉丝的话,很难满足这个条件。”

“在中国,掌握自己产品的走向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但我们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做到。”

如今,灵游坊有70多人,办公区的每一面墙都贴满了不同产品的原画设定图,会议室摆放的手办都是梁其伟的个人收藏。作为老板,梁其伟没有独立办公室,他的工位毫不起眼,连椅子都跟一般员工没区别。

我们去采访时,一些画师正在画一款新产品的原画,风格是极具特色的中国风,和《影之刃》不太相同。“这是一个比较小众的产品,目前还不能曝光。”梁其伟说,“但这是我们最想做的产品,比较任性,所以得等到资金更充足的时候才会放出来。”

梁其伟:在中国做纯粹的独立游戏依旧是我的理想

任性,也是很多人对梁其伟的评价。有人甚至形容他是独立游戏圈的古龙,梁其伟听后大笑着回应说:“古龙可是黑社会老大拿着枪指着他的头,逼他写小说,他都不写的任性,我们没有人能成为他,哪怕是接近。我们还是比较现实的,只能说这个行业的大多数人都太不任性了。但我能够理解,在中国,你想要能够掌控自己的产品走向,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梁其伟:在中国做纯粹的独立游戏依旧是我的理想

虽然奢侈,但梁其伟并没有放弃去实现这个理想,他依旧希望能够在挣了足够的钱之后,做一款他自己想做的单机。“我觉得这很难,也可能那款游戏完全不赚钱,但没关系,能够不愧于大家的期待就够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lingli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