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我是手机控宅男 但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摘要]这次见面,王一说了很多,语速缓慢,逻辑清晰,想象中那些应该会遭到拒绝的问题,他都认真的回答了,不矫情,不装,不说空话,关于他的童年、学生时代、入行经历……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一开始我们向王一发起《争议面孔》邀请时,他是拒绝的,这个结果完全在意料之中,王一在游戏行业出了名的低调,除了产品宣传,几乎不会抛头露面。但他每次有动作,几乎都能成为业内的热议话题:为什么突然从畅游离职?为什么突然创业做了紫龙互娱?……当然,还包括他跟他太太的故事,那位在影视圈声名显赫的唐人影视总裁蔡艺侬。

正当我们快要放弃的时候,紫龙互娱突然告诉我们:他答应了。

他不仅答应了,甚至表示愿意聊一些从没对外说过的话题,满足一下读者“八卦”的意愿。

难道王一突然性情大变?掐指一算,他答应的时间恰好是紫龙互娱首款产品《青丘狐传说》手游的宣传阶段。原来,不是王一变了,而是他的身份变了:自己创业,毕竟跟做大公司高管是不同的。

王一: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公司要建立品牌形象,就要有声音。所以就算我本性是不愿意的,也不得不做。”王一说这话时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看着我们。

这次见面,王一说了很多,语速缓慢,逻辑清晰,想象中那些应该会遭到拒绝的问题,他都认真的回答了,不矫情,不装,不说空话,关于他的童年、学生时代、入行经历……到如今的紫龙互娱,以及公司与唐人的关系。这或许是王一进入游戏行业以来,第一次不纯粹为了产品,向媒体说起自己的故事。

“从畅游离职,家庭因素是重要原因。”

去年5月29日,王一从畅游离职的消息爆出,业界一片哗然。离职的原因,他本人当时的说法是“累了”,含糊不清的解释引起了人们各种各样的猜测:有人说他对生活有了新的感悟;有人说他与畅游高层矛盾不可调和……

不过,用王一本人的话来说:“我迟早都要走的。这是家庭因素决定的。”王一同时还是唐人影视的董事长,唐人即将在国内上市,这个身份迟早会跟畅游的工作起冲突。

当然,“累了”也是句实话,王一说:“王滔的离开对我心情影响比较大,他走以后,我确实有失去搭档的感觉。”

“我没办法适应不舒服的环境,也可能是因为没经历过多少的苦难。”

王一出生重庆,家境算优越。和很多游戏行业的人一样,王一从小就疯狂迷恋打游戏,总是泡在游戏厅、网吧,还曾经在游戏厅里被大孩子抢劫,尽管如此,他根本停不下来,常常接近凌晨才回到家,学习成绩时好时坏,父母恨铁不成钢,打骂成了家常便饭。

“我父母打我还是很下得去手。”王一笑着说,“我记得有时候,玩游戏回家晚了,父母就把我赶到阳台上挨揍。凌晨12点整个小区都听到我嗷嗷叫的声音,第二天所有人都偷偷看着我议论:王总家小孩又挨揍了。”

即便是这样,王一的父母还是给他买了游戏机,让他得以在家里打游戏。就这样,“痴迷打游戏”和“家长管控”这两件事,贯穿了王一小学、初中和高中生涯。

“我对大学毕业后的出路毫无规划,当游戏公司找我时,我感觉很幸运。”

进入大学校园以后,“家长的管控”没了,只剩下“痴迷打游戏”这一件事。

他没有住在学校的8人宿舍,整个系只有他一个人在外边租房子。那时网游刚刚兴起,王一瞒着父母攒钱买了台电脑,接了根网线,从此便窝在自己的小出租屋里,彻底成为了一名“游戏宅”。他经常不去上课,以至于一些老师、同学毕业时对王一都没有什么印象。

“那时候我跟现实中的同学几乎不打交道,只是沉浸在网络的世界里,跟网友聊天、交朋友,我觉得那样的社交方式对我来说足够了。”王一顿了顿,突然笑了笑说:“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大学四年都没谈过恋爱,光打游戏了。”

王一: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王一一直很喜欢拆解主机机箱,研究电脑的配置

王一爱玩日系游戏,大学期间接触到的网游是《魔力宝贝(微博)》,他混进一个论坛里,时不时就发表游戏攻略。有一天,重庆一家游戏杂志给他发了封论坛私信,问:“你这篇帖子,我们能登在下一期杂志上吗?”王一心里挺高兴,回复“挺好的,用吧”。接着,对方又回复:“稿费1000字60块,行吗?”这令王一喜出望外:“居然还给钱?太好了!随便用。”

之后,这家杂志便经常找王一约稿。那时的他也只想着多挣些打游戏的钱,从没想过有一天,《魔力宝贝》的运营公司网星会找到他,说:你别给杂志写稿了,直接给我们官方写,我们出1000字150块。王一一听,这个好,钱多,便成为了一名官方撰稿人。

就这样,王一因为写《魔力宝贝》稿件,在后来大学毕业时获得了网星提供的工作机会:做项目市场主管,工资5000/月。“当时我什么都不懂,也没想毕业该干嘛,所以当他们说让我去上班时,我特别惊喜,原来游戏还能成为工作!”于是,王一打包行李就只身去了北京,正式踏入了游戏行业。

“挫折,那肯定是遇到过,不过我比较粗线条容易忘记。我觉得好像天生就该做游戏一样。”

许多游戏玩家在初入游戏行业时,都曾有过“原来打游戏跟做游戏完全不是一回事”的落差感,但王一没有。

他迅速地将自己对“打游戏”的兴趣转变为“做游戏”,对工作无比积极上心,反而逐渐对打游戏少了一些当年的热情。“我忽然觉得,游戏行业的工作非常好玩、有意思,好像我天生就该做这个。”

“天生的游戏人”,王一这样自我评价。在从事游戏的道路上,他的经历几乎符合“一帆风顺”的全部定义。2006年,他离开网星,去上海光通工作了1年多,按照他的说法是去先进企业学习去了;2007年中,又去了九城,彼时《燃烧的远征》刚刚上市,才工作了2个月,试用期还没过,完美时空(现完美世界(微博))便向他抛来了橄榄枝,请他回北京出任运营项目总监,负责所有项目市场营销的工作——从初出茅庐到成为知名游戏公司王牌运营,王一仅花了3~4年。在完美期间,他负责过《诛仙》、《梦幻诛仙(微博)》、《完美世界国际版 (微博)》、《笑傲江湖 (预订)》等项目,如今,“诛仙”已是完美旗下最有含金量的品牌之一。

随着一款又一款产品的成功,王一在游戏行业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亮。2010年底,王一从完美跳槽至畅游担任副总裁,这场大公司之间的“挖角”事件还曾轰动一时。而在畅游期间,王一临危受命接掌手游,提出重度手游与IP品牌的战略,在2013年拿下包涵"金庸系列"、"秦时明月系列"、"仙剑系列"、"轩辕剑系列"等数十款顶级IP震惊行业,并抢先推出《天龙八部3D》重度手游大获成功。

“我从参加工作以来到现在,确实算顺的,挫折比较少。可以说这是一种幸运,但我觉得这种幸运源于把自己的兴趣作为职业,那些烦恼的事,我没精力去思考,所以感受不到。”

“黎瑞刚提议我创业时,我还楞了一下,之前没想过这条路。”

王一从畅游离职时,不仅放弃了即将任命的集团COO职位,也放弃了全部股票,可谓是“净身出户”。他完全没透露接下来的去向,让行业猜测纷纷。事实上,他不是故意不说,而是确实没想过。

离职后,王一没心没肺的玩了两个月,跟一帮朋友一块儿去美国参加E3游戏展,到处旅游、吃喝玩乐……“感觉就像回到了读书时的暑假,纯玩,什么都不用考虑,下一步要干什么也完全没想过。”

王一: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日本是王一最喜欢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玩了一圈回来之后,王一才开始正经地考虑“就业”问题,当时的他认真考虑过两条路:

跟太太蔡艺侬一起,投入到唐人电影的经营。“我们仅仅是尝试坐在一起讨论影视,就会吵架,她说我做游戏的不懂影视行业。一讨论就争吵,我觉得实在不合适,就算了。”王一笑说。

再去一家游戏公司做职业经理人。“当时确实有不少选择,但我发现好像无论怎么选,都是在走回头路一样,失去了新鲜感,而且因为家庭因素也无法离开北京。”

这两条路都被证明不可行之后,王一说自己有点后悔离职了,“那个时候算是有些迷茫,”王一微笑着,“这行做了十几年,虽然已经是所谓的前辈了,但内心里终究还是冲动的年轻人。”

即使处在迷茫期,王一也从来没考虑过创业这条路,直到7月,朋友介绍他认识了CMC(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黎瑞刚。听了王一的情况后,黎瑞刚提议他创业,王一的第一反应是:创业啊?转念间,内心是有疑虑的:“我知道创业还是比较复杂的,很多事是对人性的考验,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适合”

黎瑞刚听后笑笑,开始耐心地向给王一分析了他的优势和劣势,就像一个老师给学生补课一样——事实证明,这很有效,王一开始认真评估自己创业这件事的可行性了。

8月初,王一正式开始考虑创业了,“现在动漫、游戏、小说、影视,包括粉丝经济等各种娱乐内容开始进行大融合,你会发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内容领域是很相通的,并同时处于爆发期。我想到了一些可能,忽然觉得这些可能很有意思,很有挑战。”

一旦决定,王一的行动就变得非常积极迅速,他邀请了一批老同事共同创业,出乎他意料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愿意跟着他干,但并不代表这个过程很轻松。“公司其实就是人的集合体,选人是最难的,还很容易得罪人。”王一坦言。

仅仅用了1个多月,9月19日,紫龙互娱便开业了。9月底,紫龙互娱就完成了天使轮融资,金额数亿,堪称中国游戏史上估值最高的天使轮,领投公司正是王一“创业导师”黎瑞刚所在的CMC。

“我太太属于女性典范,她对我的生活影响很大。”

“紫龙”这个名字是王一的太太蔡艺侬取的,因为唐人影视的LOGO是一条紫色的龙。作为唐人影视的总裁,蔡艺侬创立唐人,一手打造了《步步惊心》、《仙剑奇侠传》等热播电视剧,捧红了杨幂、刘诗诗、胡歌等一线艺人,可谓是成就显赫。这样一位“女强人”与王一结婚,也难免被不少人议论。

王一: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在向王一提起蔡艺侬时,我们也是小心翼翼的,但王一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避嫌。“她其实从来不避讳,我一开始倒是有点,毕竟那时我们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异。”王一说,“我不怎么说这件事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工作没那么多交集,她做她的影视,我做我的游戏,确实是两个圈子。”

王一跟蔡艺侬是在《鹿鼎记微博)》游戏与《步步惊心》电视剧的合作过程中认识的,用王一的话来说:“我是宅男,她成名很早,我们生活习惯相差很大。”但他们还是迅速被对方吸引了,认识半年便结婚。蔡艺侬拉着王一去旅游,去享受生活——这些都是王一此前从未做过的,“她带我见识了一些我以前未经历的事情,我才知道,原来以前我觉得很无趣的事情,其实还是蛮好的。

王一: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在家里,王一还是更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怎么做家务,连碗都不洗。”家里时不时会来一些明星做客,即使蔡艺侬招呼他出来一块儿聊天,王一很少参与,窝在房间里琢磨自己的事,“我不知道聊什么,我不擅长这种社交。”

在王一看来,太太就是女性典范,自己在婚姻中是被照顾的一方。”王一感慨说,“她为人处世远比我成熟得多,很包容我,在家里又能把一切都打点好,让我能专注于自己想做的事,我很幸运。”

“我挺八卦的,爱看娱乐新闻,娱乐小编知道的我都知道”

如今的王一又回到了全身心投入工作的状态,每天会在公司呆10个小时,离开公司就是回家睡觉。他一般不参加饭局、聚会;喜欢收集安卓手机、看娱乐新闻。

“我喜欢研究那些有特点的安卓手机,买了几十部,每部都是玩一个星期就放一边去了。”说起爱好,王一再次展现微笑,“我同事朋友如果看上那部新手机,不用买,基本就等着我先当小白鼠,完事了可以捡便宜。

与他之前描述反差很大的是,虽然不喜欢跟明星聊天,但王一很关注娱乐新闻,甚至比他影视圈的太太知道的多。“我跟她聊八卦,她还经常问我:真的吗?”王一笑称,“所有新闻我两个板块看得多,科技和娱乐,娱乐编辑知道的我都知道,特别熟。”他甚至告诉我们,自己以前喜欢的男星是金城武,觉得马天宇很帅等等。

王一坦言,希望自己保持对所有新鲜娱乐的敏感度,王一说自己擅长快速提炼内容精华,并精准表达出来。“比如一部新小说、漫画、电影,我不用看完它,只看介绍、故事梗概、很快就能把其中的创作逻辑,和打动用户的精华梳理出来。”王一说道。

“首款产品用青丘狐传说IP是经过认真思考的,我一直觉得影游联动应该是‘先游后影’。”

如今的王一更多的是负责公司战略的制定,以及内容的研发和创作——不仅仅是游戏,还包括动画等其他产品。

“我现在的所有精力和兴趣都投入到了创作上,紫龙所有的自研产品我都亲自参与了,这些自研产品会集中在今年第四季度到明年推出,都是题材、类型比较新鲜的产品。”一开始聊工作,王一就迅速进入状态,“有机会自己创作后,我实在是很沉醉其中。”

紫龙的首款产品《青丘狐传说》曝光后,很多人看到这是一款与唐人合作的影视剧IP产品,认为理所当然是王一创业首秀。事实上,王一解释这并不是为了影视剧去做的游戏。

“我们最开始就想做一款仙侠题材、唯美的MMORPG,正好唐人要做的《青丘狐传说》跟我们想要的题材完全匹配。”王一解释说,“然后赶上祖龙想立项新项目,他们非常擅长开发此类产品,就一起合作了。就是这样,不是为了电视剧做的游戏。”

说到这里,王一顺便强调:“我的理解一直是:先游后影,你本身就算没有IP也能成功,才是立足的根本。靠别人的品脾来竞争,那这个核心竞争力不是你的游戏好不好玩儿,而是别人的品牌够不够大,这个商业逻辑下研发的价值比较低。”王一还顺手拿起自己的手机,举例说到:“这就像富士康,手机品牌都是别人的,自己是代工厂,这个商业模式我不喜欢。”

“我没有想过很多伟大的目标,而是想让紫龙成为一家知识型的公司。”

创业后的这半年,王一坦言是压力的,但过程很顺利且行业是往健康的方向发展。由他亲自挑选组建的团队,在公司开业后迅速度过磨合期,一名原畅游员工形容说:“紫龙的氛围很愉快,能明显感觉到Simon(王一)变了很多,以前我们觉得他挺可怕的,现在很亲切。”此外,各款产品的进度都在精准掌控中,与各资方的关系也处理的很好。

王一: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他很少跟同行交流创业心得,也很少参加行业活动,为了宣传接受媒体采访也笑称是被迫的。“我不是低调也不是高冷,只是比较宅,不善交际。”他解释说,“我比较尊重每个人自己的感受,每次要麻烦别人都很不好意思。

对于公司的未来,王一坦言没有巨大的野心,“我没想过要让紫龙成为行业领袖或怎样。”他顿了顿,接着说到,“我就是想同事们,能够在工作中经历成长,希望公司是一家知识型的公司,让股东们得到应有的足够的回报,我就没什么遗憾了。”

如今,王一和太太蔡艺侬各自经营着自己的公司,能共处的时间不多。蔡艺侬曾对外表示:自己有个愿望——退休以后环游世界,跟丈夫一起。我们试着给王一出了一道难题:“假如太太要你陪她环游世界的时候,紫龙正处在巅峰期,你会放弃事业跟她去吗?”

王一沉默了很久,整个采访间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清。“我……愿意,但是有个前提。”他缓缓开口说,“我必须找到一个能代替我继续把这家公司运营好的人,如果能找到,那我就可以放手了……有时候你放不下,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尽管他一直在强调自我,但其实创业后的他已经不一样了。

王一:我要做一家知识型游戏公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aniszho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