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摘要]“我想知道别人是怎么骂我的。”本期的主人公欣然接受了《争议·面孔》的邀请,而这个理由也是栏目创办以来,我们听到过最“奇葩”的。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我想知道别人是怎么骂我的。”

本期的主人公欣然接受了《争议·面孔》的邀请,而这个理由也是栏目创办以来,我们听到过最“奇葩”的。不过,他本人显然已经习惯奇葩这个评价了,因为他做的奇葩游戏在2015年大获关注,在业内看来简直奇葩的要死——他,就是《冒险与挖矿》的制作人、MU77创始人陆家贤。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我们邀请陆家贤到公司的会议室进行采访,在问他是否需要喝水时,他突然很不好意思站起来,坚持要自己拿杯子接水。“以前我是屌丝时,都是我给别人倒水,现在让别人给我倒水,我很不习惯。”他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我怕坐着等你们端水上来,会被误认为在耍大牌。”

开心,但是更恐慌,甚至变得很敏感——这就是《冒险与挖矿》成功之后的陆家贤。“行业里的一些人开始关注我、吹捧我,我能感觉到自己有点膨胀了,这让我感到很焦虑,所以我想让大家给我泼泼冷水,让我静静。”

“《冒险与挖矿》取得这样的成绩,我觉得就是靠运气。”

4个月前见到陆家贤时,他还是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在五星级酒店的咖啡厅花28块钱点了一听可乐,回答问题时会挠着头露出羞涩表情。这次再见面,陆家贤的说话语速变快了很多,紧蹙着眉头、附加着各种手势,浑身上下都透露一股焦虑情绪。

“《冒险与挖矿》取得这样的成绩,我觉得就是靠运气。”陆家贤说到,“并不是因为我很强或很有眼光,而是正好遇到了这个行业极度缺乏创新型产品的时期。”

其实,“做与众不同的创新型游戏”这件事,陆家贤已经坚持了很多年。当他还在做页游时,就尝试过跳出类《神仙道(抢驻新服)》和传奇题材,做了几款模拟经营和战棋类游戏。几年下来,一点儿水花都没有,连骂陆家贤傻的人都没有,因为根本没人关注这位无名小卒。

“只有和业界不同,才是中小团队活下去的途径,我一直是这个观点。”陆家贤说,“但是现在的状况,是我完全没有料想到的,我感觉事情已经有点失控……”

“我确实变了。很多以前我仰望的人,现在都能跟我坐在一起吃饭聊天。”

一天,陆家贤在一个老友群里说:好久不见,我们一起出来吃顿饭吧!结果却收到了一条让他尴尬的回复:“陆总,我们现在吃路边摊,不好叫你啦。”

几次之后,他发现,自己确实已经“甩下”了很多原本同一个圈子的人。“连我自己也会觉得,我跟他们不一样。很多以前我仰望的人,现在都能跟我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我确实变了。”

如今,陆家贤的生活里还多了很多“不得不做”的事。

公司规模扩大后,他不得不学习人事制度、财务报表、团队管理等接踵而来的新事物,这让做产品出身的他压力山大。“我可能会从一些所谓的鸡汤或者管理学上面看一些皮毛,但实践过程中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必须反复去学习、运用、调整,这个过程很痛苦。”

出于宣传的目的,陆家贤不得不去很多行业大会、商务会议,这占据了他大量的私人时间,与朋友们聚会吃饭越来越难,陪伴家人的时间也在缩减。“以前我是一有人叫就马上出门赴约的,现在往往要约上3~4次才能见上。”陆家贤苦笑着说,“我很怕之前的朋友会以为我现在成功了就不理睬他们了。”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更令他害怕的是,他觉得自己与玩家的距离越来越远了。陆家贤一直不认为“眼光独到”是自己成功的本源,除了运气,他更倾向于将《冒险与挖矿》归功于MU77团队前期与玩家打成一片、沟通亲力亲为的推广方式。“听不到玩家的声音,这是令我最焦虑的,脱离了我成功的本源,我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游戏了。”

“第一次创业时,觉得同事都在拖我后腿”

看到如今陆家贤平和、谦逊的面孔,很难想像他以前是个咄咄逼人、脾气暴躁的人。

进入游戏行业后,陆家贤做过页游市场、运营、制作人,均小有所成,这让他自信心倍增、一度膨胀起来。野心勃勃的他决定自己单干,于是离职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一家做游戏地推的公司。但仅仅3个月,公司就因入不敷出宣告失败,这也成为了陆家贤人生的转折点。

“我把创业想得太简单了,当时的我很自负,团队里有7~8个人,我觉得所有人都在拖我的后腿。”陆家贤几次回忆起这段往事,都会用“傻X”来形容自己,“第一次创业失败对我的打击非常大,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几个月不工作,都快得抑郁症了,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我很担心你会去自杀。”

为了走出阴霾,陆家贤开始学佛学。他买了《金刚经》、《心经》等书籍,每天边读边琢磨其中的道理,还开始尝试吃素、规律作息,每个月去一趟寺庙,与住持交谈学习。几个月后,陆家贤找了一份工作,但不是游戏相关,而是一家心理学网站,“因为我觉得我需要研究一下心理学。”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第二次创业:成立U77Flash独立游戏平台时,陆家贤剃了个光头,激励自己“从头开始”

虽然只在心理学网站干了3个月,但当陆家贤再次回到游戏行业时,以前的同事已明显感觉到他变得平易近人、戾气消退了。他的第二次创业是一个叫U77的页游平台,也是在这期间,他发现了放置类游戏“上一款火一款”的惊人事实,之后,才有了MU77和《冒险与挖矿》。

“或许是因为我吃过膨胀的亏吧,所以对现在的情况更加惊慌,我怕我会又一次在膨胀中摔死,那种死法比普通的失败更痛苦。”陆家贤说。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因为学历,我被九城拒绝过好几次。”

陆家贤的学历只有中专,这多少令他有些遗憾,但并非自卑,他从小就相信自己比周围大多数人要聪明。

出生在江西一个县城的他,上学比一般孩子要早2~3岁,小学到初一,他一直是班上的前5名。初二时转校去了上海的中学,由于课程进度不同,再加上年龄偏小,陆家贤的成绩一下从名列前茅变成了吊车尾。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到了上海后的第一次摸底考试,英语只有38分;每次英语老师让他站起来念课文,他那带有江西口音的朗读,都会引来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

“他们笑我,我也不觉得丢人,后来我也没那么差劲了,中考时英语120满分,我得了100分,也还不错吧。”陆家贤回忆说,“我读书时一直觉得学历并不重要,现在想起来则非常后悔。”

初中毕业后,家里认为儿子应当早点参加工作、挣钱,于是陆家贤放弃高中,去了中专,混了几年后出来工作,进入游戏行业——在他看来,游戏是最不需要学历的行业之一,但他却因为中专文凭几次被挡在大公司门外。“我被九城拒绝了好几次。”陆家贤苦笑着说,“虽然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严重的打击,但还是会感叹,啊!原来学历比我想的重要得多。”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陆家贤以前是一个“背包驴友”,但留下的照片不多,他笑称是因为对自己长相没自信

“我属于离开老婆就没办法生活的那种。”

陆家贤如今的生活和之前差不多:天气好的时候依旧骑自行车上下班,出差依旧坐经济舱,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没更换。为数不多的变化也不过是:出差不再住快捷酒店、改住五星级了;下雨天可以叫专车、而不必冒雨骑车了;还有,女儿上学的费用他暂时不必发愁了。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MU77成立时陆家贤买的二手自行车,他一直骑着上下班

“我最近有在考虑换一部车,换个……20万左右的吧。”陆家贤说,“我花钱的标准是:能明显感觉到体验提升,比如说飞机头等舱,我坐过,但觉得跟经济舱没区别;车也一样,我觉得20万和200万都一样开。”

陆家贤的妻子已经与他结婚十年有余,见证了丈夫事业的起起落落。

“我属于离开老婆就没办法生活的那种。”虽然陆家贤的微信朋友圈充斥着各种“推广内容”,但每周都至少会发一条来“秀恩爱”,“她比我大,本身就比较会照顾人吧,尤其是在我失落的时候,她没有抛弃我,这令我非常感动。”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陆家贤和女儿

“MU77是一定会死的,没有公司能永远不倒。”

4个月前,当我们问到陆家贤关于MU77的未来时,他还一脸憨笑地表示:哪有什么计划,光《冒险与挖矿》一款产品我们就已经忙透了。如今,MU77不仅确立了“面向中产阶级的独立向游戏平台”的定位,还已经为2016讨论出了好几条靠谱的、不靠谱的产品规划。

面对业界“做不出第二款成功产品”的质疑,陆家贤倒是很淡定:“很正常啊,第一款产品的成功本来就是运气,我不怕失败,我在给全体员工发的第一封邮件里就写清楚了,MU77是一定会死的,没有公司能永远不倒。”

陆家贤:我不怕失败,我更怕被过度吹捧后摔死

不过,比起以前那个“敢说、但常常打脸”的他,如今的陆家贤言行谨慎了许多。最近,他又开始亲自到贴吧里跟玩家们互动交流了——对于这件他曾经表示一定会坚持的事情,现在却是一脸苦涩和为难。“以前我天天在贴吧里跟他们聊天,现在机会越来越少了。”他沉默了一阵,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敢保证公司未来还能否坚持用户至上,至少在我能力范围内,会尽可能晚地背离我对玩家的忠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beckywe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