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摘要]应书岭身上有太多争议点:张扬的处事风格、资本运作能力、在中手游的那一段、攻击性强但又对员工很照顾……以及一系列的标签:狂、任性、退学创业、敢说、勤奋、玩资本、外交官、认真、聪明……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在见到应书岭之前,对于他的大多印象皆来自于传闻。

他身上有太多争议点:张扬的处事风格、资本运作能力、在中手游的那一段、攻击性强但又对员工很照顾……以及一系列的标签:狂、任性、退学创业、敢说、勤奋、玩资本、外交官、认真、聪明、游戏圈“老炮儿”……甚至更多更夸张的褒义词或贬义词。有人很佩服应书岭,说他在游戏行业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有人反感他,说他“搅乱了整个游戏行业”。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有人曾经提醒我们:“应书岭是个直接、有情绪就表达的人,面对媒体的采访很难超过1小时……”

我们甚至为采访做了最坏的打算:踩到雷之后应书岭不耐烦地中止访谈,不欢而散。但事实是,期间他一直亲自泡茶,看到茶凉了就帮我们倒掉换一杯热的。每个我们认为可能是“雷区”的话题,他都平静地回应了。

“我情商很低,这是我最大的软肋。我很难能捕捉别人的情绪变化,也不太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应书岭说,“所以在一些特殊时期,我对媒体会表现出暴躁,但那也是因为我比较直接,暴躁是我的态度。”

“我本人很低调,高调是公司战略需求。”

采访过程中,应书岭低着头缓缓摆弄着茶具,安静的样子很难想象他就是那个在外界“张扬、高调宣扬移动电竞”的应书岭。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我不高调。”他斩钉截铁地说,“你看我行业活动参加得都很少,一大堆人聚餐拍个合影你都看不到我,这叫高调吗?”

在应书岭看来,自己做的很多事目的都很单纯——公司战略需要。他的朋友圈和微博更新频率很低,基本上只发与公司相关的内容。得知自己登上“胡润榜80后白手起家富豪”第4名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挺好的,对公司的形象有加分。

“那是公司高调,不是人高调。”应书岭解释道,“我们是一个发行商,品牌是第一位的,英雄互娱在发展初期需要快速提升自己的知名度,让大家认识我们。”

“大家说我玩资本,但我做游戏也做得很好,有什么好怀疑的?”

有很多争议事件,他公开回应过很多次,却依旧被反复提起。

对于英雄互娱200亿的估值,应书岭称:“就是200亿,有争议就有争议吧。”

有关去年中手游人事地震期间他与肖健“关系不和”的传闻,应书岭也已无数次强调:“我跟老肖是6年多的好朋友,属于即使吵架也会迅速和好的关系,或许我们的团队曾经有意见上的摩擦,但我跟他本人没有不和,即使现在我们也经常通电话,聊一些行业内的事。”说罢,他补充道:“我甚至觉得那件事对于我个人来讲是一种修炼,是一件好事。”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应书岭把这张照片挂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而最富有争议的一点——“玩资本”,应书岭不太喜欢这个说法:在他看来,“玩资本”的说法意味着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优秀产品,纯粹依靠资本运作挣钱。“资本是一方面,但是我们游戏做得很好啊,《全民枪战》、《冒险与挖矿》、《天天炫舞》这些不都很出色吗?大家为什么没看到我们产品背后巨大的流水和企业巨大的利润呢?”他甚至觉得大家搞错了逻辑关系:“实业做好了,资本才会来追捧你。”

“我刚开始提移动电竞的时候,很多人觉得我傻,其实……我挺高兴的。”

说到“为什么看好移动电竞”,应书岭就像被启动特定程序的开关一样,把他曾无数次跟媒体、投资人、其他同行说过的那一套复述一遍:“原始社会物种通过竞技争夺交配权……古罗马时期有角斗士……后来有了古代奥林匹克、现代奥林匹克……如今出现了电子竞技……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竞技,6亿手机游戏用户也必然需要移动电竞……”倒背如流。

2013年底的一场大会上,大多数游戏厂商都在谈IP,作为中手游高管的应书岭却全程都在聊移动电竞,当时,这是一个几乎没被提起过的新概念。下台后,他立刻收到了几个朋友发来的微信,关切地问:老应,你是不是被边缘化了?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如梦似幻”四个字源自于日本战国枭雄织田信长,应书岭认为他是一名真正的英雄人物,将这四个字挂在了办公室里

直到现在,应书岭对移动电竞执着的推崇依旧饱受争议,就在不久前,应书岭在知乎上就“手机游戏做电竞可行吗?”的提问作出类似答复,虽然收获了3140多个赞,但依旧有560多条评论在质疑他的观点,一些不认识应书岭的网友甚至说他是水军、打广告。

“我简直太无语了。大半夜用手机键盘敲了这么长一段来回答问题,居然说我是水军!”应书岭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很多人不看好移动电竞,说我傻,其实……他们越这么说我越高兴。因为这说明他们都不懂。如果你提出一个新概念,所有人都能认同,那这个东西哪来的机会?”

“大家只看到我把王思聪这些人吸引过来,却看不到背后。”

英雄互娱初成立时,华丽的董事会阵容曾让业界一片哗然,甚至有人评价应书岭是一个天生的“外交官”,应书岭觉得这个说法有些夸张:“谁这么给面子啊?”

对于应书岭聚集行业资源的能力,英雄互娱的CFO黄胜利曾表示:“大家只是看到应书岭有本事把这些人吸引过来,但没人意识到一个33岁就已财务自由、之前还是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总裁的人出来创业,这本来就是一个罕见的标的。”对于这个观点,应书岭也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胜利在捧我。”

而随着王思聪也成为英雄互娱监事,出任“中国移动电竞联盟”主席后,应书岭再次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

事实上,应书岭之前与王思聪并不相识,但王思聪在传统电竞上的资源让他很感兴趣。半年多以前,为了联系上王思聪,应书岭同时给3个他认为可能认识王思聪的人发了微信。5个小时之后,一个人回应道:OK了,你们约个时间吧。3天后,应书岭就与王思聪见了面。

“王思聪也知道我,对我也很好奇,所以整个过程其实很顺。我对他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他很聪明、勤奋。”与王思聪见面之后双方的一系列合作,应书岭认为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并没有费多大的口舌。“我们都算是最早播种电竞行业的人,对这个行业的热情都能感染到对方,很多事是一拍即合。”

“人们总说我喜欢冒险,但其实也是因为这个‘险’在我可控的范围之内。”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在应书岭的人生中,有两次“抛弃原本已经足够好的一切从头开始”的经历。

第一次是决定进入游戏圈。毕业后,应书岭进入了金融行业,当年在渣打银行,这份工作在外人看来十分体面,年薪和业绩节节攀升。然而,就在大家以为他会稳稳当当把这条路走下去时,他却毅然决然地创业了,一头扎进了游戏圈。

第二次,是辞去中手游高层的职务,创立英雄互娱。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应书岭的办公桌

“冒险精神”也是应书岭的标签之一。他曾经差点因为潜水而葬身海底:在40米深的海底,应书岭的呼吸器突然损坏,但如果他迅速向上游,气压会导致他肺部炸裂;如果他直接呼救,同伴可能会出于“氧气不够”的担忧直接将他抛弃,“不要妄图对抗人性。”千钧一发之时,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快速游到同伴身边,把两个人绑在一起,拔下对方的呼吸器,你一口、我一口地逼着对方慢慢上升,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他喜欢一个人去旅行,一去就呆1个月,在当地边打工边游玩,还曾遇到武装分子暴乱,他恐高,却会去尝试高空滑翔伞,他还喜欢帆船、滑雪、打猎,尽管每一个在他人看来都是冒险运动……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2010年应书岭在国外支教时与学生们的合影

“其实,人们总说我喜欢冒险,但也是因为这个‘险’在我可控的范围之内。”应书岭说道,“之所以两次抛弃原有的一切去创业,也是因为这样。”

“我并不算聪明,从小就是努力型的。”

童年时期的应书岭一直是个敢想敢做的人。

4岁时,应书岭背着父母玩火,烧掉了外公家一整栋房子。上学时,他迷上打游戏,放学后只要没按时回家,父母一定能在某个游戏厅里找到他,为此没少遭母亲的暴打。高中,他喜欢上足球,加入校队队担任前锋,每次训练或比赛,都会吸引一批女同学场边围观,应书岭笑称:“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像我这样颜值毫无优势的人,就只能靠踢足球来为自己加分了。”他还因此在高中时交到了女朋友。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应书岭办公室放着的球鞋和运动器材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我什么都玩,但我是个学霸,所以父母也拿我没办法。”应书岭觉得自己不是聪明型的人,只能靠努力,他喜欢回到家就先睡觉,凌晨2:00到5:00爬起来学习,这让他的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不过,就在距离高考仅剩1周的时候,应书岭骑自行车疯玩,把自己的手摔折了,于是原本目指北大的他考砸了,去了华东师范大学。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应书岭很喜欢圣斗士,他笑称:读书时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圣斗士周边

大学时期的应书岭依旧特立独行,入学仅3个月就退学创业,拉着几个小伙伴一起创办了一个英语培训机构——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创业,年仅18岁,还为此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但这份事业还是在维持了一年多之后以失败告终,“我觉得失败不光是因为缺乏经验,还有资源,那个时候不懂如何整合资源,也没有现在的好环境。”

应书岭还干了很多事——他成为了携程的第一批“旅游记者”,给网站提供游记和照片,如今颇为热门的景点婺源,就是应书岭他们发现的。在学校里,他还盘下了校园里一家即将倒闭的酒吧,把它改造成了KTV,以远低于市区的价格吸引学生前来消费,生意十分火爆。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我觉得其实还好。”应书岭评价自己“丰富”的大学生活时说,“为什么不做呢?有想法就做,这个事情如果有需要,并且受欢迎,在哪里都可以做。”

“现在我的个人目标是拥有一支优秀的电竞战队。”

最开始进入游戏行业,应书岭只是想挣更多的钱,彻底实现财务自由——09年左右,他基本达成了这个目标。

现在,应书岭觉得自己做了最想干的事情——把爱好当工作。他回忆起自己某天坐在办公室里偷偷玩手游,助理突然敲门进入,正当他为自己“上班时间打游戏”而感到惭愧时,助理的一句话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应总不好意思,原来您在工作,那我待会儿再汇报。”谈起这件事,应书岭感慨万分:“打游戏竟然成为了我的工作,原来我正在从事我最喜欢的事。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到无比幸福。”

应书岭:我不是高调,我只是没时间低调

应书岭在办公室里设置了一个游戏休息室

对于未来的目标,应书岭曾经从公司的角度说过很多宏伟愿景:“做一个受尊敬的企业”“向玩家们提供能带来欢乐的游戏产品”……但这次,他说到了个人梦想:“我曾经特别想要拥有一支足球俱乐部,我确实非常喜欢足球,去到A米的主场看球时我还哭了;但现在,我应该想拥有一支优秀的、粉丝众多的电竞战队。”

然而最后,我们问他“是否已经在计划做电竞战队”时,他却坏笑着说:“保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beckywe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