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摘要]娄池在作为媒体人的五年间,以文笔犀利、擅长写批判性的负面稿件而闻名,尤其是率领深度调查组报道的《暗访电商假货链条:聚美等平台涉嫌知假售假》一文,让他在科技行业声名大噪。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娄池或许是我们见过的人格最复杂的创业者。从腾讯科技频道副主编,到VR创业公司焰火工坊CEO,他一路走来收获的不仅仅是知名度,还有无数褒贬不一的评价:工作狂、懒惰、口才好、不善表达、高傲、喷子、犀利、活泼、逗逼……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当我们向娄池本人一 一列举这些时,每一项他都点称“对”,还自己补充道:“我骨子里其实一直是个文艺青年,我的梦想就是当小说家。”

“我性格其实很内向,外向的一面都是被逼的。”

娄池2011年进入腾讯科技频道做记者,2015年离职创业。在作为媒体人的五年间,以文笔犀利、擅长写批判性的负面稿件而闻名,尤其是率领深度调查组报道的《暗访电商假货链条:聚美等平台涉嫌知假售假》一文,让他在科技行业声名大噪。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众人眼中自信甚至自负的娄池,学生时代学习并不出众,成绩中等偏上,没有什么爱好,既不喜欢跟同学疯玩,也没得罪过谁。父母对娄池的管教严格,但他也没正经好好学习过。高中上的自费,大学念的三本,娄池就这么成年了。

“我真的是一个没什么特别爱好的人。”娄池回忆自己的学生时代说:“读书时我没什么自信,在那个看成绩的年代,我成绩一般,能有什么自信啊?但书看的比较多。”

当上记者时的娄池也并非一开始就善于与人沟通,虽然从小经常读课外书的他文笔不错,但外出面对采访对象时,常常因为找不到话题而导致冷场。“刚入行那会儿什么也不懂,准备好的问题问完答完后,就只能呆在那里了……”娄池说:“所以有人说我不善表达,这评价没错,我一直就是个挺内向的人,现在让我聊一些我不了解的话题,我也聊不下去;外向和口才纯粹是因为我选择了记者作为职业,被逼出来的。”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我是个攻击性特别强的人,在我的专业领域谁也别跟我争”

基本上,娄池是公关们眼中最讨厌也最棘手的媒体人:名气挺大,喜欢写负面,几乎没办法“控制”……久而久之,公关们纷纷给娄池贴上了“不好接触”、“高傲”、“喷子”等标签。娄池当然知道这一点,但不以为然:“我写的都是事实,凭什么让我改?”

“我本身是个攻击性特别强的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更擅长发现负面的东西吧。”娄池坦白道:现任焰火工坊CTO王明杨,俩人就是因为吵架结识。2013年,娄池在微博上因为重度手游方面的观点不同,与王明杨争执不休,谁也没能说服谁。吵到最后,他们发现双方的想法其实是一致的,只是思考角度不同,成为了哥们儿乃至创业伙伴。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不工作时,娄池“逗逼”、“活泼”的一面就会表现出来。一名曾经跟娄池参加公司活动的同事描述道:“团建时,在整个队伍都比较疲惫,只有娄老师特别嗨,一个人扛着小旗子噌噌地冲在队伍最前面,但是由于娄老师走错路,后面的整个队伍都跟着迷路了。”

娄池立马补充道:“所以其实我挺好接触的,对吧?”他顺便分享了自己的奇葩个人观:那些抱着目的接近他的人,他不仅不反感,还挺喜欢且佩服。娄池的逻辑是:“我认为那些人有上进心,希望获得我的帮助,这种人我挺佩服的,能帮上忙的,我都会帮一帮。”

“我是个极其怕麻烦的人,但挣钱我就不怕麻烦。”

娄池提及的许多细节都足以证明他是个“懒人”:公司离家才800米必须开车;如果公司离住处远,就会直接搬进公司旁边的酒店;减肥成功纯粹是饿瘦,因为懒得运动更懒得吃饭;房贷2011年就还清了但直到现在都没办最后手续;我们问他为什么总是吃外卖时,他伸着懒腰大声叹曰“下楼多累啊!”……

在如此多懒惰的事迹下,娄池只对一件事勤奋——挣钱。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回顾自己的奋斗史,“挣钱”似乎贯穿了他事业的每一个阶段。大三时开始给科技垂直媒体供稿,目的是——赚钱。毕业后正式入行,决定好好做个科技媒体人,最大动机也是——挣钱。现在自己创业成立焰火工坊,目的之一还是——挣更多的钱。说到这儿,娄池强调:“当然,还是得通过自己喜欢的事来挣钱。”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你们就别煞费苦心地给我塑造‘艰苦创业’形象了。”

焰火工坊成立于2014年10月,公司定位为虚拟现实内容供应商,娄池的身份也从媒体人变成了CEO。他本人对这场创业胸有成竹,希望以此来证明——媒体人也是可以当CEO的。

他与王明杨、张闯两位合伙人踩上了VR概念大热的风口,凭借之前积累下来的人脉和资源,焰火工坊在2015年8月便宣布获得首轮1000万融资。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真没这么难。”谈到创业,娄池说:“很多人创业,就觉得自己得当个乔布斯,弄出个惊天动地的东西来。我就不这样,我只做自己能做到的,哪怕只比市面上现有的东西进步一点,也觉得足够了。”

尽管外界对VR的爆发持怀疑态度,也对媒体人转型的看法有所保留,但焰火工坊前期的一切都很顺利,朋友们也纷纷看好娄池的事业,但他却坦言:“大家都觉得我绝对没问题,但其实我还是希望他们能来关心我一下,问问要不要帮忙什么的。”

娄池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文艺男青年嘛,有时候就是有点儿矫情。”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我觉得自己不算个好爸爸,对闺女唯一的要求就是别影响他人,乖乖做个富二代。”

娄池现在租住在公司附近,他的屋子超乎想像地简洁:打开橱柜,空空如也;打开冰箱,只有一盒速食快餐和几罐生姜水;打开衣柜,只有几件常穿的衬衣和西服外套;盥洗室里,只有最常用的几种洗浴用品……整个屋子没有任何个性化装饰,娄池也懒得去布置,“就是个睡觉的地儿。”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在这个宾馆一样的屋子里,娄池基本上只干三件事:睡觉;边看电视边看推理小说;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抽烟。他说自己选中这套房子的最大原因,就是可以在阳台抽烟眺望“大望京”,他可以在这里一坐就是大半天,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由于3岁女儿常年在老家,一年下来,娄池能与女儿相处的时间只有20~30天。“她很喜欢我,虽然我觉得自己不算个好爸爸。”

娄池的歉疚主要是因为觉得自己陪伴时间太少,而事实上,他非常疼爱女儿,在某些人眼里或许已经达到“溺爱”程度。在为数不多与女儿相聚的时光里,他都会竭尽所能地让女儿开心——虽然花样并不多,基本上都是逛街买东西,偶尔去去公园。只要女儿想要的、想玩的,娄池都会满足,在这个方面花钱他毫不心疼。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女儿也成为了娄池与父母之间的重要纽带。大学毕业到北京工作后,娄池与父母的联系渐渐变少,但自从女儿出生后,父母会时不时打电话,告诉他小姑娘的成长情况,顺便叮嘱娄池“要减肥”、“要注意身体”。小时候被父母管得喘不过气来的娄池,如今面对父母的唠叨,倒觉得挺欣慰:“至少他们是一直最关心我的。”

对于女儿的成长,娄池表示既不会关心她的学习,也不会给她制定任何目标去捆绑:“我对闺女唯一的要求就是别影响他人,然后乖乖做个富二代就好。”

“你很自信自己会成为富一代?”“对啊。”娄池干脆地答道。

娄池:媒体人凭什么就不能做VR这种前沿技术?

在接受采访的2小时10分钟里,娄池一共抽了10几支烟——他说自己每天的量是3~4包,并且特别偏爱“钻石国嘴120”的长烟,能燃得更久,省得一直换。他擅长采访别人,但被采访时,聊及工作之外的故事却数次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真的太难了。”当我们提出:来聊聊VR吧。他就像一个被老师拷问了半天、终于得到解放的孩子一样大舒一口气。

我们“按照惯例”问了娄池一句:你的梦想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他说不是媒体人,不是CEO,也不仅仅是富一代。他向我们描述了一个画面:在北海道或者欧洲找个小镇上的小旅馆,窗户外面有雪,然后抽着烟敲着字,写不知道能不能出版的推理小说。

“我希望自己40岁之前能完成这个目标。”31岁的娄池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beckywe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