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摘要]辗转10年,尚进又回到了游戏行业,而且还又回到了雷军的手下。一时间,业内很多人都在议论尚进:他不做电影了吗?怎么又回游戏行业了?他到底想干什么?他是不是就想抱雷军的大腿?……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2014年,尚进(微博)出任小米游戏总经理的消息引起业内一片哗然,这位参与了网游封神榜》、《天龙八部》、《成吉思汗》的金牌制作人,在2012年突然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学习拍电影。

两年时间,游戏行业天翻地覆,新旧交替,许多人开始逐渐淡忘他,没想到,尚进又回来了,辗转10年,且又回到了雷军的手下。

一时间,业内很多人都在议论尚进,知乎上甚至有人专门为他开了帖:他不做电影了吗?怎么又回游戏行业了?他到底想干什么?他是不是就想抱雷军的大腿?

对于外界的议论,尚进似乎并不知情:“真的有人在讨论我?大家不会这么无聊吧。”听到“抱大腿”之说,他“噗呲”一声笑出来,拍着自己的大腿说:“我当然要抱雷军大腿啊!这是一件多么正确的事,有大腿还不抱的人,你是不是傻?”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在尚进看来,雷军都是对的。“我说这话并不是出于盲从,我是一个目标不高,但对观念要求很高的一个人。雷总本人的目标都是正面的,并且不投机,跟这种人做事,一定是正确的。”

“一开始雷军让做游戏时,我其实不太愿意。”

2000年,尚进加入金山,一开始以程序员的身份负责WPS业务。2003年,北京非典横行,中国网游开始崛起,金山也趁机转型做游戏,尚进被雷军拉入了《剑网》项目组。此前几乎没怎么接触过游戏的尚进,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开始了自己的游戏事业。“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他说:“我又不懂游戏,纯粹是雷军让我做,我就做了。”

不过,《剑网》项目做完之后,尚进就被游戏迷住了。“游戏是当时金山所有业务中最靠近艺术的,我觉得这很适合我。”雷军很高兴他“开窍了”,让尚进成立了烈火工作室,几个富有激情的人花了一年的时间,交出了《封神榜》这部作品,这也是尚进第一次能够把自己对艺术的理解融入其中的游戏。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烈火工作室全家福)这一时期,长发飘逸的尚进给媒体留下更多文艺青年的气质与形象。

在金山干了6年后,尚进离职了,“第一次跟雷总提(辞职)的时候,雷总跟我聊了一个通宵,当时我就没走。时隔一年后,觉得世界还是挺大的,就决定出去看看。”很快,尚进跳槽去了搜狐畅游,参与制作《天龙八部》,没想到,这款网游又成功了,畅游也因此登陆纳斯达克。在最巅峰时,尚进参与制作的这两款产品都是中国排名前10的网游,也让他在游戏圈里声名鹊起。

“我做游戏特别顺!”尚进坦言。或许这样“太顺”的人生让他感到乏味,也或许是畅游的管理已经让30岁的他感到不适应,做完《天龙八部》后,尚进抱着“打死也不做武侠了!”的念头辞职去创业了。也正是从这时开始,尚进的游戏生涯开始进入一个“不那么顺”的阶段。

“搜狐对我很好,那件事对我有一定的影响,但没大家想的那么严重。”

2007年,尚进和几位合作伙伴创办了麒麟网,在此之前他其实还创建了另一家公司,也就是游戏谷的前身,“原来那家公司没钱了,才另起一摊的。”麒麟网的创业伙伴还有邢山虎(微博),也就是著有网络小说《佣兵天下(微博)》、后来凭借《我叫MT(微博) Online》手游而声名大噪的“说不得大师”。

在麒麟,尚进再次切入中国题材的端游市场——和兄弟们做了《成吉思汗》,在2008年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这款游戏又火了。

然而,随之而来的事将麒麟网和尚进本人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老东家搜狐畅游向麒麟提起诉讼,状告《成吉思汗》侵犯了《天龙八部》知识产权。一时间,各种针对尚进和畅游恩怨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业内议论纷纷,媒体不断骚扰,让尚进疲于应付。

这场官司持续了2年多,最后的结果是:双方私下达成和解,麒麟于搜狐畅游指定媒体《法制日报》中发布道歉声明。

即便已过去好几年,与畅游的恩怨依然被大众认为是尚进在游戏生涯中最有争议的一件事,但尚进本人显然不太愿意过多提起。“搜狐是一家很好的公司,对我也很好,那件事对我有一定的影响,但没大家想的那么严重。”他想了想,缓缓的说:“都过去很久了,我觉得现在大家都挺好的。”

“学电影打开了我世界的新大门,你在游戏行业做得再牛又怎样?别人根本不关心。”

2012年,麒麟开始涉足影视,投资了电影《画皮2》。尚进在董事会的建议下,报名参加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进修班。这是一个面向社会人士招生的班,把本科导演系四年的课程浓缩到了一年,要求在这一年当中脱产学习。

“那时候简直太忙了。”尚进早上7:00开车从家里出门,没时间吃早餐,只能在学校门口买个烤红薯或者烧饼。赶上要排练舞台剧时,尚进会直接穿着戏服去,节省更衣时间。下午15:00下课后,尚进还得赶回麒麟的办公室,很晚才能下班回家。

尚进形容自己这一年为“打开了世界的新大门”,双子座中对艺术的热情被激活,他学习了艺术的基础理论,排练舞台剧,拉片(一格一格地看电影,分析每个镜头的内容),写电影大纲……关于电影的一切都让他感到无比新鲜。

尚进的结业汇报演出,饰演一名警察

尚进的结业汇报演出,饰演一名警察

“我当时老演警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安排我演警察,刑警、便衣、民警……我全都演过一遍。”尚进饶有兴致地向我们介绍说:“我们演舞台剧,得自己去市场上买道具,扛着门板、脸盆、水壶什么的,太有意思了!”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尚进在表演课时常演警察

尚进的同学都来自不同的行业,没有人认识他是谁,也没人关心他在游戏行业的知名度,这反而让他感到很轻松。“我说我是做游戏的,他们说,哦,我不玩游戏。然后就聊不下去了。”尚进笑着说:“歌手胡彦斌还跟我一个班呢,还有央视的、北京台的,还有吴宇森的副手……你在游戏行业做得再牛又怎样?别人根本不关心。”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尚进在学校里自拍自导毕业大戏

就这样边读书边上班,一年后,尚进交出了一份名为《中关村》的电影大纲,这部作品还拿下了百花奖创作单元的一等奖,他笑称“这部电影讲的是雷军的故事”。

此后,在各个场合,尚进都毫不掩饰自己对电影艺术的热爱,正当外界纷纷猜测他是否要转型当导演时,“尚进出任小米游戏总经理”的消息突然公布。

“到小米上班是种荣幸。”

小米互娱的前身是北京瓦力网络科技,这家公司的CEO是尚进的太太刘泱女士,此前,小米应用商店内的游戏类App运营一直由瓦力负责。2013年,刘泱女士要生二胎回归家庭,作为丈夫的尚进便代替妻子,出任了小米游戏的总经理。“事情就是这样,没大家想的那么复杂。”尚进说。

2014年初,瓦力和小米进一步融合,成立了小米互娱。“我刚进小米的时候最想做的也是电影,但雷军太了解我了,一眼就看穿了我。”尚进说,“他告诉我,两年之内不准碰电影,先专注把游戏业务做好,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同意了。”

除了“两年之内不准碰电影”之外,雷军还要求尚进“不准做游戏自研”,因为在雷军的经营之道中,有一条铁打的规矩:不做不该做的事,剩下的业务自然牛逼。——虽然研发是尚进的强项,但他再次对雷军表示认同。

“其实刚回小米时,我有过犹豫,从老板到给别人打工,心态还是不一样的。我甚至花了半年时间才理解小米的方法论。”面对“抱大腿”的质疑时,尚进多少有些不屑,认为这帮人太矫情,这分明是种荣幸。“雷军是我这辈子认识的人中最牛逼的,能抱他大腿我为什么不抱?”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我一直认为,与所有人都要活得一样才叫不虚此行,活得不同就是出了意外。”

尚进1976年出生在四川山沟里的一个军人家庭,14岁前一直生活在与世隔绝的部队大院里,那里偏僻、闭塞,但物质并不匮乏,日子过得平稳安逸,学习成绩达到中上便足够满足,对于外面的世界,他既不了解,也不好奇。“那时候没什么梦想,就觉得自己应该活得跟别人一样。”回忆起当时单纯的想法,尚进自己也忍俊不禁,“活得与众不同说明你只是赶上一个小概率事件,活得跟大家一模一样才叫不虚此行,才是圆满人生嘛”。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初二时,尚进从四川的山沟搬到了东北沈阳,斜跨了大半个中国。在城市里上学,尚进终于开始意识到“外面的世界挺大”。从他住的地方到学校,要骑2小时自行车,有一次下大雪,尚进裹着厚厚的军大衣,顶风冒雪骑了整整4个半小时。

上学后,他突然发现自己英语不行,分不清动词和系动词。“我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英语考试只拿了26分。”为了提高自己的英语成绩,尚进把自己关在家里,奶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自己背对着电视记单词、做翻译练习,自动把电视的声音过滤在脑海之外。回想起这段岁月,尚进笑言:“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努力的一段时间。”

尚进常常强调自己是双子座,理工科的逻辑思维与对艺术的喜爱贯穿了他的一生,“我能切换得非常自然。”大学是在大连理工读的物理专业,毕业后进了一家沈阳的公司做“码农”,期间考了个微软程序员认证,成为了沈阳第一个拿到比尔·盖茨亲笔签名资格证的人。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我觉得自己挺顺的,我认识的天才太多了,总觉得自己不够聪明,所以只能努力。”尚进说。

“我没有放弃电影,说好的两年期限已经到了。”

两年来,小米互娱专注于渠道、发行、服务、游戏投资等几项业务,参与推出了《列王的纷争》、《全民奇迹》、《圣骑士之歌》等产品。尚进的能力也再次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可。“所以我说我的人生挺顺的嘛。”

他当然没有放弃电影,在取得一系列成绩后,两年的期限也到了。尚进迫不及待地向雷军提议:“我要做电影了。”这一次,雷军没有拦他。

“我悲哀地发现我做不了导演。”尚进说:“当导演至少得花7~8年去补各种艺术方面的积累,我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只能以别的方式做电影。”

11月12日,在北京电影学院学院剧本金字奖的颁奖典礼上,尚进代表小米互娱宣布与北京电影学院达成合作意向,支持学院剧本研发、短片摄制。此事也让行业内的人们看到,小米互娱开始真正涉足影视业务了。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明年,小米出品的电影就要上映了,这是一部很有我个人风格的电影,主题很宏大。”说起电影,尚进难掩自己的兴奋之情:“我终于可以做自己最想做的事了。”

“我怀疑自己对游戏是真爱。”

如今,尚进跟所有小米员工一样,每天9:30上班,晚上9:30下班。他有个私人助理,专门负责给他订中午的外卖,办公室里也常备红牛之类的饮料。

尚进:我怀疑我对游戏是真爱,但我并没有放弃电影

他的柜子上摆了很多家人的照片,“我肯定不能算合格的父亲,孩子最需要的是陪伴,我给得不够,这是没办法的事。”在家里,尚进也尽可能不跟媳妇讨论工作,他笑言:“不谈工作后,我们吵架少了许多。”

做了12年游戏,尚进用“谈恋爱”比喻了自己对游戏的感情:“最开始,我对她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疯狂地喜欢,所以我一直怀疑我是不是真心爱她。但我跟她相处了十多年,无论怎么辗转都没有离开她,而且每当我再次与她打交道时,依旧很兴奋。”说到这里,尚进停顿了一下,“这大概就是真爱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beckywe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