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摘要]老木抒发愤怒的方式在很多人眼里太高调,尽管他很少直接点出抨击对象的名字,但大家觉得他用“谁都看得懂的暗示”去表达反而更显狂妄。所以老木在业内被很多人扣上了一顶帽子:阴阳怪气的喷子。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在游戏圈里,有太多老木(微博)(庞益军)“看不惯”的事。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他鄙视厂商动不动在宣传游戏时提“月流水”、“日流水”,顺带着一并鄙视发这类通稿的媒体:“产品本身品质不咋的,吹这些虚的有啥意义?今后手游市场人员面试高分题应该为:回答一下近期10款游戏对外公布的流水数字。”

他厌恶朋友圈里到处发红包求转发、刷屏游戏广告:“请问你看过这些以后有啥感觉?只能说毫无感觉,这种营销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别让我转发,我屏蔽还来不及呢。”

他痛恨抄袭,痛恨换皮,痛恨蹭IP……

他不怎么骂脏话,更擅长讽刺、挖苦;总是跟一些圈内好友联合起来写段子,在微博上转发互动。

老木抒发各种愤怒的方式,在很多人眼里显得太高调,尽管他很少直接点出抨击对象的名字,但大家觉得他用“谁都看得懂的暗示”去表达反而更显狂妄。

所以老木在业内被很多人扣上了一顶帽子:阴阳怪气的喷子。

老木很明白自己的争议,还笑嘻嘻地告诉我们:“曾经有人恐吓说要叫人上门砍我呢。”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负面评价,称:“我那不叫毒舌,毒舌是瞎咬人,我只是吐吐槽而已。”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不过,如今自己创业的老木似乎消停了许多,曾经是他吐槽主阵地的微博已经基本不更新,朋友圈不是Y2 Game的消息就是晒闺女的照片。“现在自己开公司做发行,不能像以前那样随便得罪人啊。”他停顿了一下,“我换了个模式,face to face,私下当面吐槽你。”

“我上学的时候特别像《夏洛特烦恼》里的夏洛。”

老木出生在一个条件不错的江南水乡家庭,小时候父母对他基本是“散养”,管教并不严格。高中时,老木自称受《古惑仔》影响,变的叛逆不羁,在一帮混社会打群架的同学堆里充当谋士角色。“那段时间的我跟夏洛挺像,很叛逆,看到我哥早早就不读书混社会,很快成了亿万富翁,我很羡慕,一度觉得读书没用。”他回忆道:“长大了才知道,读书很有用,至少人的城府不一样。”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虽然老木说自己高考考砸了,但最终还是去了西安一所重点大学念机械制造专业。1999年,老木毕业后进了一家电脑硬件公司做电脑机箱,正赶上国内网吧起步阶段,因工作关系他常常要跑网吧,在目睹了网吧里人人打网游的盛况后,也一发不可收拾地加入了2000年初的网游大军,沉溺在《石器时代》、《天堂2》、《仙境传说》等游戏里。在那个用56K猫拨号上网的年代,老木每个月会在网游里投入3000元,甚至做外挂挣钱来养自己的帐号。

2006年,怀着对游戏满腔的热爱,老木加入了巨人,正式踏入游戏行业。然而,“玩家”和“游戏从业者”之间巨大的差别,让他一时难以适应,“毒舌”的个性也就此逐渐显露。

“我以前很和善的,是行业改变了我。”

做游戏后,老木发现了很多以前他不知道的事,比如:90%的游戏都只以挣钱为目的;抄袭很常见;许多人做策划案都是做给老板看……这个行业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混乱。“行业、微博,这两个要素催化了我爱吐槽的性格。”老木说:“以前我可是一个很和善的人。”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因为吐槽,他引发了一场沸沸扬扬的“打赌门”事件。当时,一款名为《武林至尊》(微博)的产品被老木喷为:创意抄袭、炒作低劣,并发下毒誓:“如果这游戏能成功我就退出游戏圈。”随后,《武林至尊(微博)》的研发商作出强烈反击,在各种论坛上公开批判“大公司的老木侮辱、蔑视小作坊”。那时的老木已加入盛大,公司的公关迫于压力,提议他删帖道歉。

“我没有删帖,也没有道歉,我说的都是事实。”提起此事,老木说:“而且我也没有退出游戏圈啊,因为他们很快就死了。”

此事平息后,老木的“毒舌”形象开始在业内传开,且愈发白热化。有一次,热酷CEO刘勇在一个行业会议上提及不看好昆仑万维,时任昆仑VP的老木临场修改自己的演讲内容,对刘勇一一还击。“这也是我的性格,别人要无端贬低我,我一定会反击回去。”

“创业以后我不怎么公开喷人了,我都私下当面说。”

因为“毒舌”,老木得罪了很多人,但也收获了不少朋友与合作伙伴。2015年3月,他离开昆仑创业,成立了Y2 Game,“自己当老板以后就不太方便公开喷人了,但我还是要吐槽,所以现在都当面直接说。”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公司开业的前三个月,老木接待了100多家CP,最终只签了3款游戏。面对那些自己眼中的“渣作”,他甚至当面直言:“你们把这游戏停了,然后回家吧,做下去是浪费时间。”在他看来,比起说假话让CP抱着无谓的希望,不如直接说狠话劝他们回头是岸。“迄今为止,我虽然不敢说我看好的游戏一定会火,但我看衰的游戏全都死了。”

业内的大佬、合作伙伴,一些与老木私交不错的人,都没少被他吐槽。在老木看来,自己的吐槽是一种“交流方式”,也是一股“正能量”,“有不少曾经的仇人,现在都跟我关系很不错。”但他坦言:“这几年我也错怪过一些人和事,但是吐槽让我们形成交流,我发现彼此的理念其实相符,这样更能成为朋友。”

“这个世界就像游戏,是有等级的”

“北漂”创业的老木身上带有明显的上海男人特征——讲究。

他喜欢把自己收拾得光鲜体面,甚至比爱打扮的女同事更清楚各个一线奢侈品牌的风格特征,以及每年新品动向。他同时也培养了一些文艺爱好:摄影、茶艺、古玩和手串、养鱼。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老木把公司的地址选在了北京繁华、昂贵的世贸天阶商圈,装修都亲自监督。公司刚成立时,他专门拉着自己的两位创始人做了造型,去专业的摄影棚拍了一套“大片儿”,说以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能提供一套精致配图,向外界展示高端形象。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我们是做发行的,总得让客户感觉到我们是一家靠谱的公司吧?”老木说。

老木的办公室有40多坪,光明敞亮,宽大的老板桌和舒适的老板椅,专门接待客人用的茶桌和茶具,亮着灯的鱼缸……丝毫不同于别的创业公司。与之形成对比的,则是30~40号员工坐在大开间长条桌前伏案,他认为这样更能刺激别人的努力:“这个世界是有等级的,就如游戏中打怪升级,我是CEO,所以我坐在这儿。我的员工应该努力以这个位置为目标。”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女儿一定要富养,长大以后才会挑个优秀的男人。”

创业后,他和妻子女儿分居两地,每隔1~2个月才能见一面。即使人出差到上海,也常常“过家门而不入”——今年中秋节,女儿知道了老木人在上海却没回家,托妈妈问:“爸爸为什么不回家看我?”老木只能无奈地告诉她:“宝宝,对不起,爸爸一会儿拍月亮给你看。”

“我对家里有很多亏欠,游戏行业很多人都面临这个问题,我老婆临盆时,正好赶上巨人上市,我没陪着她。原本我打算让女儿到北京上学,但她想在上海跟着外婆,所以我就依了。”老木说,“她从小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她爸妈是不能陪在她身边的。”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老木并不否认自己对女儿的溺爱,在他看来,女孩就该富养,“免得长大后挑男人的眼光太低。”他从小就让女儿穿奢侈品,小姑娘才8岁,就已经知道不同品牌档次的区别,还会不定期在网上找衣服,看到喜欢的就截图让爸妈买,看到学校里有同学跟她穿一样的鞋子,她会很不爽地跟家里人说:“这双鞋我同学居然也在穿,得换!”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女儿天生喜欢画画,老木全力支持,给她买了数不清的笔。小姑娘时不时给爸爸发自己的作品,“看女儿的画”已成为老木工作之余最开心的事之一。小姑娘也喜欢玩游戏,甚至还能给老木提想法;每年Chinajoy,老木都会带着女儿去搜刮各家厂商的周边,“我女儿特别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家里有一间屋子,专门用来摆放周边。”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说起女儿出生之后曾带给自己多少惊喜,老木沉默了很久,喃喃地说:“挺多的,挺多的……”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我创业不是为了挣钱,我想成为一个被游戏行业记住的人。”

老木坦言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我有我的游戏理想,但不能拿别人公司的钱来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我要自己当老板。”他举了Y2 Game引进《刺客信条》的例子,“我很清楚这游戏在国内不会发大财,如果我在别的公司,不会允许我这样任性,但这是主机平台上世界排名前五的游戏啊!我引进它,就是为了一份情怀。”

不过,老木坦言现在的资金还不允许自己盲目“任性”,在他看来,活下去是实现情怀的前提,“商品养活情怀,Y2 Game也会选择很多迎合市场口味的产品,比如《斗破苍穹微博)》。有时候还是得做一些妥协,毕竟我们都要吃饭啊。”

老木:我不是毒舌,我只是爱吐槽

创业让老木甚至变得宽容起来,曾经最鄙视蹭IP的他,如今却表示“能够理解”:“大家都在想办法捞钱,否则他们的公司活不下去;如果有一天我的公司也活不下去,我或许也会考虑这种做法。”曾经他时常对中国玩家的游戏品位感到失望,如今也觉得“无感”了:“玩家也很可怜,因为没人给他们提供高质量的产品。”

采访的最后,我们问他:“你到底更想挣钱,还是更想要游戏情怀?”老木笑着说:“都要!但都不是我最想要的。”他停顿了一会儿,缓缓地说:“可能你们会觉得很虚很矫情,但我希望自己的名字能永远被中国游戏行业记住,未来提起游戏发展史时,也能有我一席之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beckywe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