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摘要]移动小茶馆的初创目的是打造一个“专门面向移动游戏行业从业者的人脉共享及信息交换平台”,在这魏哲能够利用自己的人脉,为圈内朋友介绍和对接相应资源,如帮助CP找发行、为发行嫁接渠道等。

腾讯游戏频道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薄情。”这是我听到过的对魏哲最负面的评价。

“仗义。”这是朋友们对魏哲最常用的正面看法。

不管是早年在游戏公司工作,还是现在经营“移动小茶馆”,魏哲一直是个颇具争议的人——尤其是从Forgame离职开了茶馆后,赞美和诋毁的声音似乎都有愈演愈烈之势。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移动小茶馆总店位于北京知春路某座写字楼的一楼底商,大门上方挂着招牌“禅茶一味”,一眼看过去跟普通的茶馆没有多大区别,但茶馆的门前却立着一块牌子“私人场所,不对外营业”。或许,正是这块将顾客划分为“自己人”和“外人”的牌子,让这家茶馆变得特殊,也成了魏哲受争议的原因之一。

移动小茶馆的初创目的是打造一个“专门面向移动游戏行业从业者的人脉共享及信息交换平台”,在这里,魏哲能够利用自己的人脉,为圈内朋友介绍和对接相应资源,如帮助CP找发行、为发行嫁接渠道、为投资人介绍靠谱的创业团队等。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但是,并不是所有游戏从业者都能踏进茶馆的大门。茶馆的定位是行业内VP以上级别的交流会所,所以,魏哲会挑选茶馆的来客,按他的说法是“把关”:“把关是为了保护有价值的信息得到合理利用。有的人想借这个平台去攀附权贵,并不是真心想要来学习或者交换资源的,这种人我会委婉地拒绝掉。”

然而,判定这个人是不是“别有用心”的标准在哪里呢?魏哲答道:“这么多年我跟无数人打过交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只要聊两句我就判断得差不多。”

或许是因为被魏哲拒绝掉的人对他的“判断”很不服气,也或许是因为大多数茶馆的常客都是VP、CEO级别,总之,争议就这样出现了:在茶馆成功寻求到资源的人,都夸魏哲仗义、热于助人;而那些被拒之门外的人,会骂魏哲势利、薄情寡义、装逼,甚至指责茶馆所宣称的“人脉资源共享”理念就是个骗局。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对于“骗局”这个评价,魏哲沉默了。然后玩笑般的来了一句:“我相信那些说我仗义的人,他们的手里才握着真理……”

“小时候我性格很内向,一直被同学欺负。”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魏哲身材不高且消瘦,他自我调侃说:“100斤是我的梦,最近我终于104斤了。”说这话时,他把茶馆里的三位女茶艺师都逗乐了,“我小时候特别内向,还总是被同学嘲笑、拿来寻开心。在我老家东北,大多数人都高大,我这样身材矮小,长得还丑,不欺负你欺负谁?”

因为被同学欺负,魏哲小时候很自卑,这也让他在成长中显得有些叛逆,不肯听从父母的话,挨骂被打是家常便饭。大学毕业后的2年间,魏哲没有工作,窝在家里一直打游戏。父母给他找了份“收煤气费”的公务员工作,他却偷偷辞了职。

在游戏的世界里,魏哲反而成了一个被人尊敬的大人物,他组建了公会,自己当会长,还迷上了写文章,经常把自己的游戏心得发表在网上。

“我浑浑噩噩的情况持续了几年,直到有一个游戏网站看到了我写的文章,觉得还不错,就邀请我去做实习编辑,所以我拿上行李就来北漂了。”魏哲说。

“说我装逼,我一笑置之,说是骗局,我十分无奈。”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移动小茶馆的主意起初并不是魏哲自己想出来的,甚至开店资金都不是自己掏的。2013年,魏哲从Forgame离职后,有人建议他开一个茶馆,把自己的资源整合在这个平台里,为业内人士提供资源信息服务,顺便给“江湖豪客”搭个喝茶的场子……魏哲说:“当时我粗略地估了下预算,有15个朋友说要给茶馆掏钱做股东,他们每人掏了30万,凑了450万,这个茶馆就开起来了。”

对于茶馆目前的盈利模式,他解释道:“茶馆开业前,就跟15个参与众筹的投资人说好三年内不挣钱,大伙都没意见。话虽是这么说,但对于上门委托承办业务的朋友也会有选择的合作,每年会承办几个活动,不过大多都是朋友,报价也很低。”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对于那些说他“装逼”的人,魏哲总是一笑置之,但对于“骗局”这一评价,他显得十分无奈:“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事情让你无暇顾及,做好自己的事儿,帮助更多值得帮助的人,至于其他,任凭缘来缘去,顺其自然吧……”

事实上,开茶馆是魏哲儿时的第一个梦想,尽管提前实现了,但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我梦想中的茶馆就是一个退休老人聊天、喝茶、打牌的休闲场所,能让我有个跟朋友聚会的地儿,仅此而已。”

“她帮了我太多,虽然都是平常之事,但如果没有她,一定没有我的今天。”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魏哲的夫人张心原本是广电部下属某公司职员,在结识魏哲后便辞去了工作,当起了丈夫的事业助手。从茶馆的选址、合同、采购、私局的组织到大大小小的各种事务,夫人都能替他处理妥当。用魏哲的形容就是:“两个人很默契,想法总是特别一致,任何事我只要电话交代她一声,她就都能按我的心意给我办妥。”

问起魏哲最欣赏夫人什么,他有点害羞,想了很久后说:“她帮了我太多,虽然仔细想想都是平常之事,但如果没有她,一定没有我的今天。”

“父母根本不在乎我挣了多少钱,只会不停叮嘱:别干犯法的事。”

今年8月,魏哲带着夫人回了趟铁岭老家,庆祝母亲70岁生日。在父母眼中,魏哲一直就是个令人不放心的孩子,儿子这份“茶馆+移动互联网”的事业,几乎完全超出二老的认知范畴,他们不明白其中的具体内容,也不了解儿子怎么赚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叮嘱他:“别干犯法的事。”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我打电话时会提到几千万、一个亿这种数字,这在游戏行业很常见,但父母不明白啊,他们还特别认真地问我:儿啊,你不会在贩毒吧?”

为了打消这种念头,他带着父母去参观了自己北京和上海的移动小茶馆,也向父母介绍了很多圈中好友,他自认口才说服过很多人,但在“茶馆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事上,始终没能把父母说明白。

“他们根本不在乎我挣了多少钱。我都把存折给他们看了,他们也只是点点头,买点好东西孝敬他们,他们也是心疼。每次我回去,从来不在外面吃,我妈一定要在家亲自做饭给我吃。”说到这里,魏哲的心情略沉重,他说:“我得经常回去,多吃几顿。”

“我很喜欢保存实物作为纪念,这样以后我跟孩子吹牛逼的时候,才有物可证。”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刚走进魏哲在北京的家时,我们都以为他有个孩子,因为客厅摆满了毛绒玩具。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跟我媳妇虽然认识了4-5年,但是今年才领证;一年下来我俩大概2个月见一回,每回3天。我很想要孩子,但是没条件啊。”魏哲笑着说:“这些公仔都是我参加各种活动的纪念,我觉得摆在家里显得挺温馨。”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除了公仔,参加活动时的证件,魏哲也会全都保留。工作之余,他们每去到一座海滩,也都会装一些当地的沙子带回家,并标注地点和日期。“总有一天我要退休的,只有真正触摸到这些实物纪念,才能唤起我的记忆。以后跟儿子吹牛说爸爸当年多牛逼的时候,得有证据啊!”

“老有人跟我抱怨,说我很难约、耍大牌,我真不是故意要装逼。”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在与魏哲见面前,有人告诉我们说:“老魏特别爱吃小龙虾,一天能吃四顿。”事实上,这只是因为游戏行业常常约小龙虾饭局而传出的谣言。

对于自己的“人缘”,魏哲这样形容:每去到一个城市,很多朋友们都会约他见面,而且90%的局都是喝茶与小龙虾。他无奈地解释:“有的人说我装逼,可能就是因此而来;我得郑重地告诉大家,不是我不想见,是我真的见不过来。”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魏哲分享了自己2015年截至10月上旬的行程:坐飞机总共192次,里程超过20万公里。“我得想办法让每家茶馆的气氛都活跃起来,目前的解决方案只能是我多跑跑,所以老是在出差状态,希望以后建立好的团队可以让我结束‘飞人’状态。”

“我只看得到明年的事,要说更远的目标,那我没想过。”

魏哲:说我“装逼” 我不想做过多解释

每当别人问他关于“未来”时,魏哲总是用一个万能的四字成语来回应:顺其自然。虽然如此,在谈到自己接下来的目标时,他显得格外明确:“继续开分店。”

明年,魏哲计划让移动小茶馆走出大陆,在台北和日本各开一家分店,同时组建一支运营团队,让这个平台发挥更大价值。

“人才需求很迫切,顺便打个广告,愿意来茶馆泡茶的同道朋友可以拿简历过来找我,我管饭”。魏哲打趣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魏哲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aniszho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