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名学生被逼富士康实习组装PS4 不去不发学位证

近日被曝员工集体斗殴的富士康烟台园区又卷入使用“学生工”风波,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是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该学院被指强制安排千余名在校学生进入富士康实习,不参加实习者将不予发放学位证。

正在富士康实习的多位学生向早报记者介绍称,今年8月,该校大一及大二学生被学校以两个月社会实践的名义安排进入富士康科技集团(烟台)工业园,入厂后学生被分配到与专业无关的流水线、物流运输等简单体力工种。

上述学生称,他们不被学校允许提前退出,否则将失去6个技能学分,并无法毕业。这一将实习与学位证挂钩的做法引发社会质疑,有观点认为,“明显带有强迫性规定,不符合自由、自愿、双向选择原则。”这种做法还触发坊间对校方与企业有经济利益关联的猜测。

不过,富士康9月25日给早报记者的书面采访回复否认这一猜测,并称“职工来去自由,富士康没有权力更没有能力要求任何人强制来公司实习”。

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同日发来的回复未回答“是否有中介费、赞助费,及费用流向”的问题,亦未直接解答记者对于“强制实习”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提问。院方回复称社会实践方面的政策可查询教育部的相关文件,并称社会实践属通识教育,“主要让学生认知社会、体验生活。”

而针对学生中流传的“厂区周边女生被强奸”的说法,院方回应称是谣言,散布谣言者已被警方处理。

据介绍,今天,实习满两个月之后,这批学生将办离职,明天离开烟台返回西安。

学生在流水线撕“贴膜”

王一然是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大二的学生,她告诉记者,此次进厂的至少包括有大一大二的学生,在缴纳了车费之后,学生被学校安排从西安乘火车到烟台。

对此,王一然早有心理准备。她告诉记者,上一届学生在去年也被安排来实习,而在富士康的实习是该学院学生大学四年的“必修课”,如当年暑假不能完成者,下一年需补上,实习期间学生们的正常课程全部暂停。

但让王一然想不通的是,实习与专业并不对口。她一个同学学的是财会,却被分往流水线“给PS4贴胶纸”,王一然自己的工作则是产线上的“外观检测”,具体内容是把PS4撕掉保护膜,贴上防开启标识,“每天重复同一个动作,搬机器,撕纸贴纸”。

王一然的说法得到另一位大一男生李新洲的印证,他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工作内容却是“把PS4的4条线路及说明书一起放到盒子里,传到流水线的下一人”。除此之外,李新洲还做过分箱、搬箱的“物流运输”工种。

上述受访学生称,他们和正式工人的工服并无两样,工作时间和内容亦和正式工人一致。进厂被禁止带手机、照相机及含有任何内存卡的电子通讯工具。

王一然向早报记者描述了她每天的工作日程:早上7点20分到7点半开工,中午11点到11点半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然后工作到下午4点半结束“早班”,继续加班的话则是到7点半结束,“一天8加3共11小时工作,上下午各有10分钟休息时间。”

上述学生称,在流水线上日均站立工作时间近11小时,她和周围的同学数度想退出,但校方回复称,规定的实习期截止到10月10日,中途退出者将失去“6个技能学分”,并无法拿到学位证。

10天4学生晕倒生产线

在上述学生看来,这是“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的重复劳动”,他们不懂学校为何坚持安排这个实习?

许多学生家长同样有这种困惑。“开始孩子说太累想回家,我还认为是他太娇贵,锻炼一下也好,但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既然做纯体力工作,那为什么要跑到那么远,去餐馆打工端盘子不是也一样?”徐永贤正在念大一的儿子也在今年暑假进入了富士康。

“感觉像机器人一样,下班之后只想睡。”王一然说,她每天没有力气想别的,长时间站立后她感觉全身都是肿的,胳膊抬不起来,因为厂区内噪音很大,她回宿舍之后仍然耳鸣,常常幻听到“小料车经过发出的声音”。

最让受访人不解的是,他们无法自主选择和放弃在富士康实习,“除非不想毕业了”。

“正式员工坚持不下去都能辞职,我们为什么不能自愿选择?”

在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官网校企合作专题下名为“收获体会”的栏目中,一篇名为“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文章写道:“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就有6位同学身体不适住院,几乎每一天苗老师都要赶往开发区医院看望学生,有时甚至一天之内要同时看几名学生。”该文章提到,9月1日到9月10日,该带队老师所带的246名学生中有4名同学晕倒在生产线上,另有两位同学身体不适送往医院,分别被诊断为心肌炎并发症和淋巴发炎。

代理费疑云

事实上,富士康被曝使用“学生工”并非首次,去年10月,媒体称,烟台市所有的高职高专院校都有学生被安排在富士康“实习”。而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亦是连续数年将学生送往该企业“实习”,即使经当地媒体报道后,该学院强制送学生实习的行为仍未叫停。

据华商报此前报道,烟台富士康招募中心的工作人员称,带学生做暑期工人数超过50人,可按照每人150元的最高标准给组织者提取代理费,代理费不需要代理人提供发票,且代理费不计算在学生的工资中,而由公司单独支付。

正在烟台富士康园区实习的学生给早报记者发来的照片显示,厂区内的走道旁拉着一条醒目的条幅,写着“推荐亲朋好友入职公司,与公司同心、同根同发展!400元的大奖等你拿”。

但早报记者近日以咨询的名义致电烟台富士康招聘中心时,对方工作人员否认富士康曾在厂区内挂过该条幅。

该工作人员称目前没有暑期工的需求,但确认介绍暑期工此前确实有介绍费,具体的费用标准她表示不便透露。

那么这笔介绍费是否存在,学校又是否收取这笔费用,费用的流向如何?学生们所称的“富士康赞助学校500万元设备”的说法又是否属实?

记者向北方信息工程学院提出了上述疑问,但对方回复的书面材料中并未给予回答。此前据《华商报》报道,去年6月,该学院副校长张君安回复记者称,“前两年我们几个学校和富士康有过学生自愿实习的合作,那时300个学生以下,带一个学生(代理费)是50元,300个学生以上,每个学生(代理费)100元。”张君安说,这笔代理费是在学生实习期满后,富士康公司按人数支付的。他强调称,这笔钱是用于贴补学生实习费用,没有发给个人。

不过近日早报记者向富士康集团提出“富士康与北方信息工程学院是否有经济利益牵连”这一问题时,对方回复了“没有”二字。

“学生工”背后的“用工荒”

在富士康源源不断地接收在校学生的背后,是该企业巨大的用工缺口。据经济观察网此前报道,在烟台富士康内部,基层工人很缺,加上富士康连续曝出跳楼事件,工人并不好招,目前富士康的招工办法主要依靠内部人推荐和动员亲朋好友加入。

为吸引工人,富士康甚至在2012年启动幅度为“16%~25%”的大幅加薪,不过内部员工认为,考虑到该企业高强度的工作,调薪对工人的吸引力并不十分大。

事实上,富士康缺工问题已经延绵数年,当地政府甚至动员行政力量帮助富士康解决“用工荒”。

早在2010年,山东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就发出《关于适应产业转移和就业形势需要协助富士康(烟台)公司招聘员工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通知称,富士康一线员工缺口将达3万人,“负责招聘的单位,每介绍成功1人,富士康(烟台)公司给予100元补助。”

而该省各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教育、职业院校和社会培训机构等均在被“动员”之列。

在面对早报记者提出的“富士康是否因缺工,才大量招收学生工”这个问题时,富士康方面回应称,“在市场经济大环境下,职工就业来去自由,企业依生产需求进行员工招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stevenwli]

    大家在说

    名人微播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