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竞产业生存现状:专业公司仅6家

[导读]事实上,大型游戏营运商也早已经从电竞上尝到了巨大的甜头,正是这个原因,让不少年轻人将目光再次聚焦这个行业上,并小心谨慎地投入其中。

国家体育总局组建电竞国家队,何超引发的关于“电竞究竟属不属于体育运动”的争议(相关阅读),让已经沉寂了许久的电竞再次火了起来。借助这股东风,不少人将目光瞄准了这个在欧美有着巨大产业链的运动,并想借这股东风一举突破,在市场上分得属于自己的蛋糕。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有消息称一直将电竞列为禁区的电视也将对这项运动开禁,电竞在中国隐然有破冰的趋势。只不过,这也许说起来很轻松,实际做起来却并不容易。

2012中国昆山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现场

2012中国昆山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现场

专业电竞公司全国只有6家

近日在上海市中心某商业广场,以电竞为平台的新兴媒体——SCNTV正在搞一个《星际争霸》的相关庆祝活动。没有大牌明星,公司也没有投放广告,仅依靠公司几个在电竞界颇有些人气的工作人员在微博上发布消息,就让坐落在广场负三楼的能容纳200多人的小型演播厅挤满了人。

电竞真正进入中国人的生活,准确地说是从《星际争霸》这类单机即时战略游戏开始的。而电竞在全球掀起狂潮也正是由《星际争霸》、CS等项目引发的。昨天的活动正是电竞迷缅怀《星际争霸》的庆典。负责这次小型庆典的人是该公司的一位部门经理,他在电竞界有个很拉风的名字——小火,曾获得全国《星际争霸》冠军,随后进入媒体工作数年,然后又在成都、上海等地从事电竞赛事承办、经营等活动。这次,他又被钟爱电竞的老板专门请到上海。小火所在的公司颇具规模,去年年底成立,到现在老板已经在公司的硬件器材方面投入了上千万元,其中包括上万元顶配的台式机、小型演播厅、直播间。这还不包括近2000平方米的公司用房(每平方米每天的租金高达10元,全年租金高达700多万元),所幸该用房是老板自己的。

据小火介绍,像他们这种规模的与电竞相关的公司全国现在只有6家,而且基本分布在北京、上海、浙江等地。电竞国家队的成绩、关于电竞是否属于体育运动的争议以及最近电竞界盛传的央视将对电竞开禁的消息,让他们看到了电竞背后巨大的产值。事实上,大型游戏营运商也早已经从电竞上尝到了巨大的甜头,正是这个原因,让不少年轻人将目光再次聚焦这个行业上,并小心谨慎地投入其中。“大多数一年投入不多,几百万元吧,主要还是稳定发展,毕竟现在中国的电竞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盈利模式。”

发展瓶颈 尚未建立适合自己的模式

什么样的模式才适合中国的电竞从业者?当WCG微博)世界总决赛2009年在成都举办时,我们曾畅想中国也举办堪与该项赛事媲美的相关赛事,也像韩国人一样通过举办赛事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目前看来这种想法不太实际。WCG的模式——以游戏为资源办赛盈利,似乎是一种不可复制的模式。因为现在电竞游戏的版权主要还是在大的网络营运商以及较权威的网站手中,而他们与真正意义上的电竞公司之间的合作,因为利益关系不可能像WCG那么长久。

中国的电竞是否可以照搬欧美的成功模式呢?几乎不可能。“如果说欧美有10种模式的话,中国则100种都不止,而且谁也不知道哪种是成功的。”现在中国以电竞为主业的公司,大多数想走的还是通过替游戏商推广游戏,从而达到让自己的品牌在业界拥有广泛的认知度,最后推出自己的网页游戏(微博)的目的。一位负责网页游戏制作的人士对记者说:“这是最简捷、也是投入相对少的一种方式。一个网页游戏的制作,最多也就200多万元,一旦取得成功,利润非常大。”

选手揭秘 职业选手一天训练8小时(相关阅读

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打造的著名战队IG,已成为全球DOTA第一战队。然而,战队并未在经营上取得突破,当然也就谈不上盈利了。2012年IG战队在美国夺得第二届DOTA2 (预订)国际邀请赛冠军,获得了100万美元奖金,按战队的分配原则,奖金由5名选手平分,IG在经营上也获得了突破,大大小小的赞助加起来近300万元,但王思聪一年还是要亏100多万元。

职业电竞选手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以上海一支老牌传统强队为例,队伍每周训练6天,每天都坚持枯燥的一对一训练8个小时左右。不少年轻人进队并不完全是为了钱,有的是几千元钱一个月,有的则是1000多元包吃住。昨天记者在SCNTV的训练室看到,一群男女选手正在训练《星际争霸》《魔兽争霸》。小火介绍,选手每天上午9点半开始训练,下午6点结束,但大多数队员都要晚上才离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自愿超量训练的情况呢?原因在于真正爱电竞的人往往都是宅男宅女,他们并不喜欢在现实生活中接触太多的人,主要满足于在虚拟世界获得的成就。

市场前景 电竞产业创造惊人产值

虽然还是一项并不成熟的产业,但电竞却在制造惊人的产值,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

比如一项热门的电竞游戏会催生以下几种职业:网络销售人员、电竞视频的制作者(视频点击率超百万的制作者,即便不加入任何游戏公司每年的收入也非常可观);充当相关电竞的解说(这方面的从业者大多从中国电竞职业选手转型而来)。

当然,以上列举的仅仅是个体性质的从业者,而以电竞为平台的相关传媒收入也非常可观。现在电竞还没有在电视上解禁,全国以电竞为主体的电视台只有很少的几个收费频道而已。但据记者了解,这类电视台已经实现了盈利,沿海某电视频道一年的收入已经超过2亿元,电竞在传统媒体上巨大的经营潜力由此可见一斑。

尚需量变的积累

作为一项体育运动,电竞与游戏有哪些区别?对于这个问题,一般人估计很难给出准确的答案。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很简单的评判标准,那就是较量的双方是否坚持体育竞赛中的公平原则,即对战的双方,无论是职业的还是业余的,是面对面的还是在虚拟的网络上,是否在一个真正完全平等的条件下对战。

从这个角度来说,很多打着电竞名头的游戏并不符合规定,因为人民币玩家和非人民币玩家之间有巨大的差距,胜负的决定因素也不是电竞所提倡的微操作。从这个角度来说,对电竞或者对游戏的规范化、标准化管理,是让外界认可电竞是体育运动的最基本途径。

当然,电竞要想获得认可,更重要的一个前提是,中国的电竞业能有一个非常好的前景,比如电竞相关产品自身品质的提高,大量的就业机会,更为庞大的产业效益等等。从这一点来看,中国的电竞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我们的电竞主打产品多是从国外直接引进的,或者引进后融入中国元素进行改装。现在真正在业界获得认可的只有一两款产品而已。这种现状必然会阻碍电竞产业的发展,从而引发诸多怀疑的目光。

电竞破冰,尚需时日。作为一项运动,电竞在认可度、产业化发展等诸多方面都存在不足,这个不足不是两三年就可以解决的,需要时间,也需要数量和数据的积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ansh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